|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牛文元:为什么必须大力发展循环经济?

时间:2010-12-28 16:27:43  来源:  作者:

——访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牛文元
牛文元主要作品:《自然资源开发原理》、《持续发展导论》、《绿色战略》等学术专著16部;发表学术论文209篇;1998年起主持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国家报告》。
三赢经济模式
循环经济要求实现经济增长、资源利用与环境保护的统一
记者:循环经济和知识经济并称为21世纪发展新亮点,我国对循环经济介绍得还比较少。
牛文元:上个世纪的后50年,人类一直在探索可持续发展。1972年斯德哥尔摩人类环境会议和1992年联合国环境发展大会签署了可持续发展宣言,标志循环经济诞生。国内外实践证明,发展循环经济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最重要和最现实的选择。
记者:牛教授,您研究可持续发展早。听说在这个领域中科院有“一马一牛”的说法?
牛文元(笑):马,指的是马世骏院士。我们两人研究可持续发展战略开始于1983年。我到现在研究工作正好持续了20年。
记者:这么说,请您给我们读者介绍循环经济,再合适不过了。
牛文元:人类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三种模式:第一种是传统模式,18世纪以来的传统经济是一种“资源—产品—污染排放”的单向线性过程;第二种是以“先污染,后治理”为特征的“过程末端治理”模式;第三种就是循环经济模式,是个“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多重闭环反馈式循环过程,强调最有效利用资源和保护环境,以最小成本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
循环经济其实就是生态经济,其出发点在于减少资源消耗、保护生态、实现环境和经济建设的协调统一。
解决两大遗憾
要解决自然资源的超常规利用和污染物的超常规排放,循环经济是必然选择
记者:我国现在为什么必须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呢?
牛文元:我国20年工业发展,幸运的是吸取了第一种模式的教训;遗憾的是没有跳出第二种模式的路子,大多数地方都是先污染后治理。
我国经济从1985年至2000年的15年是个高速增长期,GDP的年均增长率达8.7%,而且发展势头不减。这是历史上值得骄傲的一个时代,但也留下了两大遗憾:一是自然资源的超常规利用;另一个是污染物的超常规排放。
记者:回首过去,这是一种遗憾;展望未来,现状已构成对发展的制约。
牛文元:我国正不可避免地遭遇人口、资源与能源的制约、环境的压力。从一组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还相当粗放。那就是我们每创造1美元消耗的能源,是美国的4.3倍,德国和法国的7.7倍,日本的11.5倍……
世界发展进程的规律表明,当国家和地区人均GNP处于500美元至3000美元的发展阶段时,往往对应着人口、资源、环境等瓶颈约束最为严重的时期,而我们目前正处于这一时期。按照现有增长方式,经济总量不断增加,能源、资源的消耗也随之增加。而我国并不是资源富国,被13亿人一除,数字就更低了。这一切要求我们必须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
记者:过去有种说法,叫“有水快流”,现在应该考虑水流光了怎么办。
牛文元: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如何找到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利用好、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发展路子,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记者:所以,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在下一步的发展中,大力发展循环经济。
牛文元:我们科学界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及时、具有远见的决策。
利用后发优势
可望在较低的临界点,翻越“生态恶化、资源超常规利用”两座高山
记者:您说的“及时”是什么意思?您牵头的课题组一直在专题研究可持续发展,监测着许多国家的数据,在经济发展和环境质量之间,有什么带规律性的东西吗?
牛文元:“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可以少走点弯路,少付些代价。我们的研究有一种描述,叫“生态环境倒U形曲线”。我们统计世界上133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和环境质量间的变化,即使在非常重视保护环境的前提下,也无一能逃脱这个规律的制约。就是说,画个坐标系,用横坐标代表人均财富增长,用纵坐标代表环境质量退化,退化的速率与人均财富有着类似于倒U字母的对应关系。实际上,环境质量的变化曲线在人均财富比较低的时候,生态环境质量随其增长是恶化的;到了倒U形曲线临界点的时候,随着人均财富的继续增长,生态环境质量开始变好。
记者:每个国家都是这样吗?还是会有很大的不同?
牛文元:根据世界银行统计,美国是在人均GDP达到1.1万美元的时候,日本是在达到人均8000美元的时候,达到临界点的。
记者:就是说,不同国家选择不同的发展道路,抛物线的形状可以不同。
牛文元:可以这么说。北欧国家工业与环保的协调发展起步早,临界点更低些。
作为后发展国家,他们走过的弯路我们肯定不能再走;他们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我们可以借鉴。这就是所谓后发优势。也许可以乐观地预计,当中国人均GDP达到3000到4000美元之间,应该就是整体生态环境质量向良性逆转的时候。
记者:具体来说,按照预定目标,这大致应该是什么时候?
牛文元:根据我们的模型预测,就国家整体而言,现在起大约要25—30年。对于东部地区是10—20年,中部地区20—30年,西部地区30—40年。
追求理想状态
经济增长,资源和能源的消耗几乎不增长
记者:发展循环经济,应该是个渐进过程。它有没有一个最佳状态?
牛文元:联合国提出一个说法,叫“四倍跃进”,就是利用现有一半的能源和资源,创造出现在两倍的GDP。循环经济的理想状态,应该是“资源和能源的消耗速率趋近于零”、“生态环境的退化速率趋近于零”。注意,我说的是“速率”!
记者:是不是说经济增长,资源和能源的消耗几乎不增长,实际上是有可能做到的?
牛文元:一些先进的、有条件的企业已经做到了,对更多的企业来说,仍是一个努力目标。
在传统的增长模式中,明年你GDP增加多少,那么你用的水、电力、原材料都必须增加多少;而在循环经济中,明年还增长8%,对不起,水一吨也不多给,电一度也不多给。在这个前提下,再来谈产值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