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陆华普 郭继孚 荣健 段进宇 汪海: 谈交通拥堵

时间:2010-12-08 17:15:29  来源:  作者:

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新闻办公室警官 汪海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 陆化普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郭继孚

北京工业大学研究中心主任 荣建

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 段进宇

据有关部门统计,北京市在高峰期间仅在主干道行驶和拥堵着的车辆就接近三百万,这个数字远不是北京高峰时刻全程同时出行的车辆的总数。堵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没有权威的统计,但我们来算一下,仅燃油一项每一辆车如果按一小时1升燃油来算,仅高峰时期在主干道拥堵的这三百万汽车的燃油量来计算那它的经济损失将超过两千多万。

  无论坐公交地铁,还是开车出门,对很多北京市民来说,每天上下班的出行时间都是以小时为单位来计算。而在节前的9月17日,北京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大堵车,晚高峰拥堵路段峰值超过140条,全城路面交通几乎瘫痪。为什么在实行尾号限行等多种综合治理手段之后,北京的交通压力依然居高不下?记者也采访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新闻办公室的汪海警官。

   汪海:到中秋之前那天我们统计,全市机动车的保有量已经是突破了453万辆,而且从今年以来这个数字(增速)越来越快,现在我们统计过每天北京市光净增机动车就是两千辆以上,在中秋节前的那一周,一周新增机动车是1.6万辆以上,这么多人买了新车,那肯定每天早晚高峰的时候上班的时候他会开到路面上来,那个时候这么多车,集中在北京市道路上交通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汪海告诉记者,为了缓解北京路面的交通压力,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也想了很多的办法。

  汪海:增大路面的警力,通过人的疏导来让我们交通正常运转起来。比如说现在每天的时候,除了我们基层支大队的民警在进行疏导之外,所有的机关民警,上到局长下到每一位机关的民警,那么都会在早晚高峰的时候,上路执勤。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公安交管局在加大信息发布力度的同时,也加强了对违反尾号限行等违章处罚的力度,但汪海也坦言,随着机动车增速的不断加大,一些像尾号限行这样的措施,效果也正在逐渐减弱。

  汪海:因为现在流量不断的上升,特别是机动车保有量不断的增加,这个尾号限行的效果正在逐渐的减弱,因为机动车保有量毕竟是增加了嘛。

  汪海告诉记者,交通作为一个系统工程,仅靠交管部门一家努力远远不够。

  汪海:我们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只是负责路面、交通秩序方面的一些管理工作,那么从交通规划,包括路面的一些交通管理,包括一些设施方面的规划,都是需要靠很多政府部门协作完成的。

  很多北京市民都还记得,2001年12月7日一场小雪曾经让北京全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当时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不过100来万辆,现在全市机动车数量翻了四倍多,可同期城市道路面积增长了还不到一倍。车多路少的尖锐矛盾一时难以缓解,怎么才能保证我们的道路畅通起来呢?在北京城市交通压力不断增大的背后,是急剧增加的机动车保有数量。上路的车以每天一千多辆的速度上升(编者:?与前面数据不符),本来就十分有限的道路资源也就变得更加紧张。同样作为国际大都市,美国纽约比北京更早步入汽车时代,它又是如何面对随之而来的车流考验呢?林肯隧道是进出纽约曼哈顿的咽喉要道,每天都会出现车辆拥堵。纽约交通部门是如何缓解这一难题的呢?林肯隧道是进出曼哈顿的咽喉要道,由三条隧道组成,共有六条车道,可以根据车流情况灵活调整放行方案。每天早高峰,进入曼哈顿的车流量远远大于出岛车流量,这时就把中间一条隧道的双车道全都改为进城方向,共有4条车道通往纽约。在下班的晚高峰时间段内,这两条车道则调整为出城方向。联结纽约曼哈顿及周边地区的其它桥梁和隧道都采用相似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路面拥堵。

  陆化普:这种管理方法大大的提高了道路设施的利用效率。车道一改变就能非常充分的利用已有的道路系统。北京目前它这个涉及到城市规划,它说到底本质上还是一个单中心的结构。大家早高峰四面八方来到市区,到了晚上离开北京的方向车辆特别多,相反反向车辆特别少,这种现象的存在叫潮汐交通,非常适合改变车道的控制模式。

  在曼哈顿,停车一小时动辄收费十几美元,甚至二三十美元。今年市政府将最便宜的路边停车上调至每小时2.5美元,而且对停车地点、时长和车辆种类都有严格的限制。另外,由于路边停车位稀缺,在曼哈顿找车位是对运气的考验,转半个小时找不到车位是常事。在金钱和耐心的双重压力下,很多人放弃开车进城。

  纽约市民:我是坐地铁上班的,听开车的朋友们讲交通很堵,停车位难找,一不小心还要吃罚单。周五上午9点是曼哈顿的早高峰时间。记者沿出城路线通过林肯隧道,进城方向的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龙,移动缓慢。然而,占用出城方向最内侧逆向行驶的一条车道却畅行无阻,与缓慢的进城车流形成鲜明对比。

  记者发现,在这条路上行驶的只有公交车。这是因为,周一到周五早高峰期间,交管部门会将出城方向的一条车道临时改为进城公交专线,严格禁止其它车辆驶入。

郭继孚:在国外这种路权其实有很多地方,一条街道很窄,只有一条道,小汽车不能走公共汽车专用,两条道的,一个方向公共汽车专线,另外一条道小汽车专行。据统计,每天早晨这3个多小时内,约有1700辆公交车经由这条公交快线,运送6万多名乘客进入曼哈顿。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告诉记者,北京市也有类似的公交专用道。

郭继孚:北京的公共交通道已经很长了,但是实际上我们划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专用道实际上是不成网的,是断的,在最需要的地方恰恰没有的。公共汽车专用道应该是在哪个地方划?应该是在最需要的地方划,应该是在拥堵的地方划,可是在最拥堵的地方划你想想看本来我们的交通就很堵,我们要再划出一条道来给公共汽车,小汽车不就更堵了吗?社会压力不会更大吗?所以在这样一个选择当中作为一个城市来讲那一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北京、纽约这些大城市相比,新加波的土地面积只有700多平方公里,只相当于一个半朝阳区的大小,人口数量却高达500万。然而,在《2010年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中,新加坡成为了亚洲得分最高的城市。这个土地资源极度紧张的城市又是怎么解决交通难题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