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尤根·莫尔特曼:危机中的生命文化

时间:2010-11-06 14:41:18  来源:  作者:

 
我想谈谈一段时间以来令我最关注的问题:

——生的文化强于死的恐惧

——热爱生命战胜现世种种破坏力

因为我深信: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拯救”(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第一部分我会谈及现今我们面临的威胁,第二部分论及宜居世界的诸方面和爱的生命力。

 

 


现今对覆灭的恐惧

如今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不是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这本是亘古不变的,而是因为人们已经不再热爱、肯定和接受生命了。二战后,阿尔波特.加缪曾写道,“令人费解的是:在欧洲,人们不再热爱生命。”但凡经历过惨绝人寰的战争的人都明白他所指何意。一旦人们不再热爱生命,将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生命也会渐渐消陨。

如今我们面临一种新的死亡宗教:“你们的年轻人热爱生命”,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毛拉·奥马尔说,“我们的年轻人热爱死亡”。2004年3月11日马德里大屠杀之后,我们看到很多信里夹着这样的信息:“你们热爱生活,我们热爱死亡”。似乎这是自杀杀手的现代恐怖意识形态。大概60年前,我们欧洲就存在这种意识形态,西班牙内战中一法西斯老将这么喊道:死亡万岁!你不能威慑自杀杀手,他对死亡没有丝毫畏惧,也不再热爱生命,只想和他的被害人同归于尽。

恐怖分子的外表下掩藏着更深重的危险:国与国之间签订的和平及不扩散条约都有自不待言的前提:生存的愿望,双方都有活下去的愿望。如果一方不想活下来,只情愿死去,如果以他的死能毁灭整个“罪恶的”或“邪恶的”世界,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如果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醉心于“死亡宗教”,因被逼上绝路已放弃所有希望而成为世界其他人眼中的集体自杀杀手,那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只有当所有相关方有生的愿望并想活下去,威慑才起作用。

这种被当做陈旧的、罪恶或邪恶的毁灭世界的想法给人的诱惑可能会演变成全世界人同归于尽的愿望。如果一个人能毁灭整个世界,他将不惜牺牲自己似乎毫无用处毫无意义的生命。预示世界末日的“死亡宗教”是泯灭生的愿望、令人无法热爱生命、肯定生命的真正元凶。

如今各国常规生活中的政治变革还有一个潜伏得更久的威胁:核威胁。1945年8月投到广岛的第一颗原子弹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随之全人类进入世界末期。末期指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人类社会有可能在任何一刻终结。大型核战争之后的“核冬天”无人能存活。长达四十多年的冷战期间,人类就处于这种严重核战争的边缘。确实,1990年“冷战”结束后,大型的原子战就不大可能了,我们处于相对和平中。然而大国包括一些较小的国家的弹药库里还储存着那么多原子弹和氢弹,可能导致人类的自歼自灭。“开枪的人,随即死亡”。四十多年来这是所谓的“肯定的共灭”。大多数人已经忘却了核威胁,直到去年奥巴马总统在布拉格重温旧梦——“没有原子弹的世界”并同俄罗斯展开新的裁军谈判。陡然间,我们中间的大多数人突然再次意识到笼罩着各国的乌云般的厄运。足以为奇的是,我们都觉得核威胁公然存在,正如美国心理学家所谓的“核麻木”。我们压抑住焦虑,努力不去想这威胁,生活着,仿佛危险并不存在,然而潜意识里危险正折磨着我们,摧残我们对生命的热爱。


与核威胁不同,气候变化不仅是一种威胁,并且已然成为四处可见的事实。这一点大家都能看到、感觉到,并且闻得到。

在我们当前全球经济体制下导致的环境破坏将无疑严重威胁21 世纪人类的生存。除非我们能干预事物当今的发展模式,现代工业社会已经破坏了地球有机体的平衡并且正逐步导致全盘生态死亡。科学家已证明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排放已经破坏了大气臭氧层,而由于化肥和各种灭虫剂的使用,土壤已经不再肥沃。种种迹象表明如今全球气候已经发生了变化,以至于我们正经历着越来越多的“自然”灾害,如干旱、洪灾,实际上这些灾害并非自然发生的,而是人为因素导致的。南北极的冰正在融化,科学家预测下一个世纪如汉堡这样的海滨城市、如孟加拉国的滨海地区以及很多南海岛屿即将被淹。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面临威胁。

生态危机首先是西方科学技术文明带来的危机。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如果认为环境问题只是西方工业国家的问题,这是不对的。相反,生态灾难进一步加剧了第三世界现有的经济社会问题。英迪拉·甘地说得好,“贫穷意味着最严重的污染”。

我们明白这一切,但我们无所作为。我们知道要避免最坏的后果需要有所行动,而我们迟迟没采取行动。这样的无所作为可谓“生态麻木”。没有什么比无所作为更能加剧即将发生的灾难。

人类能否战胜自己主导的命运并存活下来,我们不得而知。如果能,也很好。因为如果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存活下去,我们不会有什么作为;如果我们知道我们将存活下来,我们也不会有什么作为。只有当未来有两种开放的可能性,我们今天就会被迫为了未来的延续做必须要做的事情。因为我们不知道人类是否会延续,我们现今必须有所作为,似乎人类的未来就取决于我们的努力,同时我们怀有这样的信念: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会战胜困难并延续下去。


人类作为一种族群必须存在吗?或者我们只是自然界的偶然现象?如今地球上已经有60亿人口,并且人口数量还将快速增长。地球也可能没有人烟。人类出现的数百万年前,已经有了地球,也许人类消失后,地球还会存在数百万年。于是就有了最后一个最深层次的问题:

人类出现在地球纯属偶然,还是生命进化注定人类必然出现?如果自然界显现出“强大的人择原理”,我们在宇宙中也很自在(斯图亚特·考夫曼)。如果无法证实这一点,宇宙将无法为关于人类存在的问题给出答案。然而我们能怎样热爱生命并肯定人类?如果人类不过是自然界的偶然现象,是如此多余,同宇宙没有任何关联,或许就是大自然的错误?是否有如汉斯·约纳斯所谓的“活着的义务”吗?有任何理由热爱生命并肯定人类吗?如果我们找寻不到答案,每种生命文化没有确定的根本性东西,其基础是不牢靠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