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吴良镛:完整社区与和谐社会

时间:2010-11-01 13:37:08  来源:  作者:

(吴良镛,清华大学人居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

世博会点燃智慧的火炬

从1851年英国伦敦召开万国工业博览会至今,世博会已经走过了159年的历史,它既展示了从工业革命至今每一时代人类文明的成果,浓缩了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又是人类实现“理想国”梦想的场所,创造了新的历史,为后世发展奠定了基础,引领着时代前进的方向。

在1900年巴黎博览会期间,英国生物学家、规划理论家帕特里克·盖迪斯(Patrick Geddes)共举行了134次特别会议,举办了800个班(每班都有40-50人参加),宣传城市发展与区域主义理念——曾经引领了城市发展的方向。上海世博会期间,有关方面也在杭州、苏州、南京等地举办了各种论坛,汇聚了多方的智慧与思想。今天,世博会即将闭幕,大量的展览馆虽将拆除,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所点燃的凝聚着智慧的火炬,必将照亮21世纪人居事业的发展之路,让生活更美好。

“城市即人民”

从上世纪初,特别是“二战”以后,城市规划领域出现了不同的方向。一种是“自上而下”的,从宏观上关注城市、地区、城市连绵区等的发展。另一种是“自下而上”的,以社区为基础规划城市,采用小规模的形式,致力于提升普通民众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凝聚力,如邻里单位(neighborhood unit)理论等等。

远在二战期间,许多有识之士在战火烽烟中即开始思考和讨论战后住宅与城市重建的问题。亨利·丘吉尔(Henry Stern Churchill)1945年出版的《城市即人民》(The City is The People)一书,强调人是城市的核心,没有人城市就无从存在,应关注基本的邻里规划,其思想深刻,影响深远。

这些学术思想和研究成果都激荡着那个年代年轻而又充满热情的规划学人。以我自己为例,上世纪40年代在滇西参加抗战,眼见战争破坏下的中国城乡满目疮痍,由此下定了投身建筑与城市规划事业的决心。1945年受到梁思成先生的鼓励与赞许,并于1946年初应其邀请到清华任教。其间有机会了解到邻里单位的理论,很受启发,当读到《城市即人民》一书时,更是顿然领悟。又在学校旁听费孝通先生的《城市社会学》、《乡村社会学》课程,经过多方阅读与思考,写出了我关于城市规划的第一篇习作论文,形成“完整社会单位的理论”的概念。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快速发展,城市规划与区域理论结合起来指导大城市发展、城市化推进等问题,取得了很大进展,也进行了大量的社区建设。但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很多实际问题既有的社区无法解决,这不得不说是中国学术界的遗憾。

社区本身是一个社会学概念,人是城市的核心,社区是人最基本的生活场所,社区规划与建设的出发点是基层居民的切身利益。不仅包括住房问题,还包括服务、治安、卫生、教育、对内对外交通、娱乐、文化公园等多方面因素,既包括硬件又包括软件,内涵非常丰富,应是一个“完整社区”(integrated community)的概念。在社会整体转型的今天,建设“完整社区”正是从微观角度出发,进行社会重组,通过对人的基本关怀,维护社会公平与团结,最终实现和谐社会的理想。

例如,社区养老问题:中国已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家庭养老问题日趋普遍,这对单个家庭来讲是难题,但若依靠社区进行合理有效的组织就能有所缓解。又如,残疾人康复问题:如今人们致残的因素很多,病人自医院就医后回到家中仍需进行康复治疗,这就需要社区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场所、设施和专业服务人员。再如,青年工作者的居住问题:学校毕业的青年人,海外归来的游子逐步融入大千城市,正当奋发有为,却每每“蜗居”一隅,难于“安居乐业”,施展抱负。

今天的中国已进入所谓“后单位”时代,由各事业单位的“大院”分头负责渐转向由社会负责,因此必须丰富社区的内涵,建设“完整社区”,承担综合功能,解决社会问题。

“完整社区”的建设首先是对物质空间匠心独运的创造性设计,以满足现实生活的需求。很多既有的小区设计僵化教条、考虑不周,留下了至今难以解决的后遗症,所谓的“物业”一般只能管理安全、维修。例如北京海淀区蓝旗营小区,是清华和北大老师共同居住的社区,2000年底在国务院副总理的直接关怀下才得以建设完成,但如今,公共空间匮乏,步行环境恶劣,甚至小区内都发生车辆相撞的事故,芳邻偶遇,竟无处交流,遑论居民的生活质量。

“完整社区”的建设更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社区精神与凝聚力的塑造至关重要。联合国及诸多学者所倡导的社区发展,其核心正在于组织和教育民众,要从社区的共同意识、友邻关系、公共利益和需要出发。因此社区建设中还应加强民主评议及对公共利益的关心,使城市建设的科学原理从“普通常识”和“平凡真理”进一步成为社会共识,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引导群众的广泛参与,形成完整社区,进行社会重组,共建社会和谐。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从中国当前的社区发展来看,主要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的建设经营模式,市场经济起主导作用。虽推进了住房建设,实则存在很大缺陷,导致房价暴涨不下,广大中低收入社会群体住房短缺。美国学者凯瑟琳·鲍尔(Catherine Bauer)1934年出版的《近代住宅》(Modern Housing)一书中即指责当时住宅经营为奢侈的投机(the luxury of speculative),指出“不好的制度不能产生好的住房,但只有良好的制度也不一定能产生好的住房”。从上世纪初到现在,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仍可认识到市场经济并不是万能的,不能盲目遵循美国房地产的发展途径,而是荷兰、新加坡、香港等地建设“社会住宅”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住者有其房”是1947年梁思成随孙中山提出的“耕者有其田”而最早提出的,是人民群众普遍的渴望,在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我们更要思考如何利用自身的智慧来解决时代的问题,在住房建设中加强社会主义的内涵。

中国历史上有良好的社会传统,至今仍是我们在社区建设中可以借鉴的宝贵财富。从孔子的“里仁为美”到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传统知识分子始终秉持着实现社会整体安居乐业的宏愿,并以实际行动努力践行,例如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兴置“义庄”周济宗族穷人,并在家乡创办“义学”培养乡里子弟,其济世情怀令今人感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