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杨叔子: 谈科学与人文相融合的演讲录

时间:2010-10-01 20:36:32  来源:  作者:

大学生跟中小学生不同,大学跟中小学不同,不仅仅是选择知识、选择文化,传递知识、传递文化,继承知识、继承文化,而且还有创造知识,创造文化,如果大学不能创造知识创造文化,大学生不能创造知识、创造文化,我们教育上也是一个失败。所以因此高等学校的主旋律,培养出来的学生应该是爱国的,爱我们民族的,是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而且是具有创新能力、创新精神的。

1948年梁世诚先生在清华大学讲过,我们要走出半个人的时代,我认为讲的非常好,不是培养半个人,只懂得科学技术,不懂得人文,不懂得人文,不懂得科学技术,这样的人不能够,也不可能成为大家,只有既懂得人文,有人问精神,既懂得科技,有科技能力,有科学精神,两者加总起来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大家,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创造性的人。

所以今天我想要汇报的就是着重谈一下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科学素质跟人文素质相融的事情,从三个方面向大家做汇报。第一、我想从我让我的博士研究生学习《老子》,学习《论语》谈起。第二、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科学素质和人文素质的关系。第三、我们要把学习、思考、实践结合起来,只有把学习、思考、实践结合起来,我们才可能把人文知识、科学知识升华到人文精神、科学精神,才可能把科学和人文交融。

第一、我想从让我的博士研究生学《老子》、《论语》谈起。并且有新闻媒体做了很多报道,说要戴博士帽先过《老子》关,问我有没有这个事情,我说有这个事情,查有此事。我跟我的研究生打招呼,我说有一天我要我的博士研究生学《老子》,《论语》,1998年,我对入校的考到我的博士生讲,从今年起新考进来的博士生要考《老子》,要背《老子》,如果你背不出来的话,对不起,你的博士论文我不同意答辩,博士论文不答辩的话就拿不到学位,拿不到学位这个博士帽子戴不成。1999年,对新考入的我的博士生又做了一个规定,今年进来的不但学《老子》,而且要学《论语》,要背。《论语》二十篇里面的前面第一篇到第七篇,如果你不学《老子》,不背《老子》,不学《论语》,不背《论语》第一篇到第七篇的话,对不起,我不接受论文答辩,你也拿不到学位,也拿不到博士帽,确有此事。

为什么这么做呢?我们学校有一位老先生叫徒尤光,他经常跟学生讲,说你们知道不知道在基督教国家,每一个人都要学一本书,每个人都要念一本书,什么书?《圣经》,的确是个情况。1982、83年我到美国去的时候,你住在公寓里面别人敲门把《圣经》送给你,要给你讲《圣经》,就这个情况。他又讲在伊斯兰国家每个人都要学一本书,都要念一本书,什么书?《古兰经》,因此徒尤光先生就讲,作为中国人,中国的子孙有没有一本书要读,有没有一本书大家应该知道呢?他说有,作为中国人至少要读《老子》、《论语》,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还要再读几本书,中国的高级专门人才还要再读几本书,至于说中国知识分子要读几本书,和中国高级专门人才再读几本书他没有讲,但是作为中国人要读《老子》和《论语》,他讲的非常明确,我非常支持这个观点。但是现在要学中国人都学《老子》、《论语》,不可能,但是作为中国的高级人才,最高层的人才,最高级的专门人才博士研究生应该懂得《论语》跟《老子》,我这种要求不过分。

我讲学它一是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民族,有个责任感。二可以改善它的思维,可以完善它的思维。三可以增加它的非智力因素。从它的思想感情,从他的思维方法,从他的非智力因素上讲,学习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绝对有好处的。下面我举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97年冬和98年春,武汉市科协召开了武汉市的中学里面最优秀的学生座谈会,大武汉市,包括郊区县城里面,找到二十几个高中生进行座谈,大家可以想一下,肯定是非常优秀的高中生,找了十几位院士跟教授同他一起座谈,在这个会上,有一位高中生给我提到两个问题,一举手,杨院士我有两个问题,我说什么问题,请你回答。第一,你对计算机的发展前途怎么看?第二,你对宇宙大爆炸理论怎么看?天哪,我是学工的,学机械的,你问计算机的发展前途怎么看,二是宇宙大爆炸理论怎么看?哎呀,我说我答复你,现在科学技术发展大家都在做预测,有人讲信息技术发展最快,但信息技术的最核心、最基础的是计算机,计算机技术发展太快,快得半年左右就更新,慢一点的话两年左右一更新,太快了,因此计算机的发展前途很难预测,太快了,因此,我讲,我学机械的,对计算机的发展前途根本没有什么话讲,无可奉告,我就答完了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对宇宙大爆炸理论怎么看?天哪,这是物理学的前沿,我搞工的怎么答呢?我答复他,我说这个问题我有研究,因此我想我先给你提一个问题,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不是想问我第二个问题,你真正要问的问题。他笑一笑,我说你是不是想问我在宇宙大爆炸之前,世界是什么情况?是不是想问我这个情况?他说是的,我是想问这个问题,我说你是好学生呀,真是好学生,好学生问问题往往不直接问,我说我理解你呀,就像宇宙大爆炸之前是个什么情况,我说我当过好学生,我问老师的问题都是绕着问的,绝对不直接问。我说我可以答复你,在宇宙大爆炸之前,世界什么情况?世界是什么都没有,他瞪着眼睛望着我,我说你别望我了,我说你读读《老子》,读读《道德经》第四十章,“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就是答案。我说“无”不是讲真正的什么都没有,是一种存在形式,我说你肯定看过这个资料,在美国的高能加速器里面,高能加速真空里面什么都没有的空间,竟然出现了反粒子,这不是无中生有吗?

后来我们还看到另外一个材料,就是一个正电子和一个负电子,电子有正有负,但是在1929年的时候,蒂娜克是个数学家,从数学解里面断定除了有负电子还有一个正电子,在1931年果然就发现正电子,一个正电子跟负电子相碰结合以后,闪现新的粒子,这个粒子的质量是正电子加负电子的6000多倍。请问,这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无中生有。当然当时我还没看到这个资料,我就告诉他高速加速器里面的情况,大爆炸之前是个什么情况呀?是无,这个无是个什么情况呀?我说你看看《老子》的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这个无是个什么情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