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顾彬: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信仰

时间:2010-09-15 14:54:06  来源:  作者:

记者:顾彬教授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初次来安徽大学吗?您对安徽大学有什么样的印象?
顾彬:是的,我今天第一次来到安徽大学新区。我觉得这里非常美丽,建筑非常有特色。我非常喜欢现代、当代的建筑,不论在中国还是在欧洲,我都会注意所到的城市有什么新的、从来没有看到的建筑。德国现代建筑比较少一些,因为我们比较保守,我们想保留所有古老的东西,这也有道理。但是有的时候,我也想看到完全新的东西。
 


 

记者:我们了解到,近些年您被很多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这次是出于什么原因接受我校中文系的邀请、担任兼职教授呢?
顾彬:我想我应该跟更多的大学合作。德国是个小国,但中国是大国,还有一些地方我没有去过。如果我不和中国的教授学着合作,我基本上没办法发展自己、加深我对中国的了解。十年来,作为中国不少大学的客座教授,我每年在中国上课,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越来越深。如果没有中国同行的帮助,我可能没办法对甲骨文有了解。我特别喜欢研究甲骨文和宗教等问题。
我原来是学习哲学的,所以对中国古代哲学保有浓厚兴趣。最近,我写了一些关于中国古代哲学的文章,但还不敢写书,因为自己感觉了解得还不够多。每次写这方面的文章,我都要和北京大学的老师畅谈,听取他们的意见。清华大学有一位老师,他专门研究中国美学。我觉得中国美学非常深邃,但是很可惜,在欧洲很少有人了解中国有自己的美学以及中国美学的特点。我经常和那位清华大学的老师专门讨论中国美学的问题,他对我的启发非常大。因为我有着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代当代文学方面的兴趣,所以我很希望在安徽大学期间能和研究这些专业的老师多探讨我的研究工作。

记者:作为兼职教授,您对我校中文系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什么建议?
顾彬:他们应该多学外语,多去国外学习,特别希望他们多去德国学习。

记者:您最初着迷于中国文化,真的像我们从网络上了解到的,只是因为读了一首李白的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吗?
顾彬:正如你了解到的,我着迷于中国文化,就是缘于李白的这首诗。

记者:据我们了解,您花了近40年的时间研究中国文学。是什么力量引起了您对于汉学的兴趣,并且支撑着您一直研究下去呢?
顾彬: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信仰,就是我精神和灵魂的力量。我身体的力量是从踢足球那里来的,我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参加长跑。
前边已经说过,我原来是搞哲学的。上高中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门课就是哲学,最喜欢的外语是古代希腊文。上了大学,我首先选择的是神学,因为我想成为一名牧师。但是在60年代的德国大学里,我接触到的是现代化的神学。那个时候我是个非常保守的年轻人,根本不理解一个现代化的神学有什么用,所以就继续学习哲学,学习包括日语在内的很多外语。有一次,我突然看到一个美国作家翻译的李白的那首诗,就意识到自己也是可以学习古代汉语的。在那时的德国,还没有学习现代汉语的机会,学习汉语的学生也很少,所以如果你开始跟一个老师学习,他不会轻易放你离开,我也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记者:您认为什么样的作品才称得上是有灵魂的作品?
顾彬:我觉得中国诗人特别是唐朝诗人,他们会用境界,就是王国维先生提出的创作古典诗歌的方法。当他们用境界、用意象的方法来写诗的时候,他们的诗里肯定会有灵魂,肯定能从中挖掘出他的灵魂和思想。不一定每位作家都可以写出有灵魂的作品,要看他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有的中国现代当代作家很喜欢用一种非常“冷静”的方法来表达对世界的认识,你就很难了解他们的内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