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马利奥-塞彼:社会合作伙伴方扮演重要角色

时间:2010-09-08 21:36:00  来源:  作者:

欧盟经济社会委员会主席马利奥-塞彼在《亚洲社会对话与经济社会理事会和类似组织的作用》为主题分论坛上发言。以下为演讲实录。

  马利奥·塞彼:非常感谢主席先生,我们是经社理事会的同事,我会用英文发言,但是我的英文不是很好,所以请各位见谅。

  首先我想感谢组织方邀请我来参与到今天这个讨论中,毫无疑问,21世纪的初期是人类历史上的关键时期,全世界人民第一次同时面对新的巨大的挑战,这些挑战要求人们共同合作应对,展望人类共同的价值观,那么我们如何来应对这些挑战,要应用怎样的经济工具和经济机构来应对挑战,而工商界、工会和其他组织,学术界如何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为了全人类的进步制定战略,应该摒弃在北方、南方、东方、西方之间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差别,在20世纪成立起来的国际组织似乎已经不再有能力制定这样统一的战略,世界各国人民文化交流越来越多,但是我们觉得现在这个新的地球村的建立,同时并没有合适的国际组织。

  我觉得这个论坛很重要,因为他给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机会进行对话和思考,我们可以共同互信讨论解决方案。欧洲经社理事会和中国经社理事会多年以来一直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从2006年开始合作,虽然在双方的政治和机构存在很大的不同,但是我们可以找到双方关系中的共同点应对我们公民、社会、组织的共同关切,这个对话比中欧政治的峰会更有成果,这就表明公民社会组织了解整个世界新形势所带来的变化,也就是说这些变化他们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全球的意识,年轻人都了解这一点。很明显这个问题不仅是组织一体化而是更深的互相了解,在几百年以来国家和大陆之间的界限一直都会引起哲学和意识形态的不同,但是现在的情况要求我们加深共识,促进全球合作,因此我很喜欢今天讨论的主题就是社会对话与和谐。这是欧洲经社理事会和中国经社理事会圆桌会议讨论的一个核心,也是我们的共同点所在。我们最初的讨论让我们意识到社会对话和和谐这两个概念在中国和欧洲是完全不同的,在欧洲社会对话是产生于经济增长本身的纠纷,很多人把这种纠纷是积极的,是可以促进社会和公民的进步,可是在我看来在中国却不是这样,纠纷是社会和谐的对立面,中国需要社会对话来促进整个社会的平衡和和谐,那么具体来讲很明显这两个概念是有共同点的。

  首先,在中国新的经济和社会结构表明在私营部门之间存在一些不同的利益,这跟西方是很类似的。社会对话,在西方人看来不是只要关于纠纷,相反最佳的劳资系统可以大量的减少社会纠纷。确实参与社会对话的成员越强有力,越具有代表性,那么纠纷就会越少。虽然各方之间有不同的利益,但是我们有不同的程序时间和共同利益去解决这些问题,由各个组织和社会服务部门提出的一些条件,可以应对各种问题,比如说工资分配的问题,基于这样共同的标准,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系列的对话和仲裁程序,在西方这些城市可以促进一种稳定的劳资关系,我不太清楚在东方和谐和平衡的概念具体是怎样的,但是很明确,我们在西方的社会模式是基于合同和公众的收入再分配、社会保险系统,包括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磋商和经济、政治参与的系统,这都可以让整个社会更加和谐,长期来看经济危机不会很大的经过到这种模式,但是确实让所有的机构都开始考虑一些新的问题。现在的社会对话模式已经远远超出集体谈判,欧盟的条约提出为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建立一个三方社会峰会,这可以使欧盟每年至少二次召开社会伙伴方之间的会议,讨论欧盟的就业和经济增长战略,主要的目的是评估欧盟2020年战略的进展,我们已经为经济发展、社会服务和就业增长提出了具体的目标,当然这些目标是和具体的环境保护义务所吻合的,所有这些都表明社会合作伙伴方在执行社会政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在欧盟的整体政治议程当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随着新形势的发展,欧洲经济社会理事会会一如既往的支持社会对话,特别是是促进社会合作伙伴方的贡献。当然对我来说,中国社会毫无疑问是在寻求自己独有的模式,而且中国发展的速度很快、很成功。现在欧洲和中国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此,最后我想回到挑战这个问题上,因为如果我们要实现东方人所说的和谐,或者西方人所说的公平和可持续的经济社会发展,我们应对几个挑战:

  第一个挑战就是经济和社会的危机,这主要是因为不断的追求利益,这样的一种行为会影响实体经济和社会发展,公民社会组织、经济社会理事会要求全球治理,不仅是要保护受害者,而且要为危机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在20国集团、8国集团、7国集团上都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他们都没有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我们的问题是现在的这种模式是不是正确,是不是应该由公民社会组织成为真正的推动者,因为这样的组织有社会协商的经验,而政府一直都是受到国家利益的驱动,这可能是实现全人类共同价值观的阻碍。

  第二个挑战更加困难,因为要求社会合作伙伴成为保护全球环境平衡的一个主力军,要做到这样我们必须开发出一种全新的国际方式,提起政府的注意。我想我的观点已经很明确了,在这样一个日益变化的世界我们需要长期的眼光来解决巨大的问题,政治的机构经常是缺乏这种长远的观点,所以社会对话经济和经社理事会应该发挥重要的作用,让人们更加关注未来子孙后代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今天这样的论坛不仅很有用,而且对一种新的发展方式是至关重要的。谢谢大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