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吴敬琏:权力过度干预经济是腐败之源 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

时间:2010-08-22 09:59:10  来源:  作者:

吴敬琏

引言:在行政权力的主导下,一个国家虽然也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取得某种程度的经济成就,但终究会因为法治不行而落入坏的市场经济,或称权贵资本主义的泥坑。

抽言:20世纪90年代初在出现了一些大的企业高层经理人员腐败丑闻以后,在企业界和社会其他各界中,几乎已不再有人认为企业承包制是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可行方式。

抽言:利用行政权力干预市场活动,进行权钱交易;利用转轨时期财产关系调整和变化的时机,将公共财产掠为已有;利用市场体制的不完善、不规范牟取暴利。这三类腐败活动都与权力有关。

目录抽言:中国的政府职能存在的问题是“错位”,既有“越位”的问题,又有不到位的问题。

解决目前我国种种社会问题的正确途径,在于推进经济改革和加快政治改革,而不是裹足不前,更不是向后倒退。改革的两种前途严峻地摆在我们的面前:一条是政治文明下法治的市场经济道路;一条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在这两条道路的交战中,后者的来势咄咄逼人。在某些情况下,弱势群体可能由于不明真相而受到误导。如果他们被误导,抑制市场竞争,强化政府控制就会成为社会上的一种基本取向,再经过传媒的放大,有可能对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造成冲击。这对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多数人都是极其不利的。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权贵资本主义对于我们民族前途造成的威胁。克服这种威胁的唯一途径,在于上下共同努力,切实推进改革,建设公正法治的市场经济。

市场化改革在中国

中国对集中计划经济体制的改革,最早可以追溯到1958年中央政府向下属各级政府放权让利的行政性公权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向地方政府下放计划权、企业管辖权、物资分配权、基本建设项目审批权、投资和信贷管理权、劳动管理权、财政权和税收权等原本属于中央政府和中央计划机关的权力。这次向地方政府层层分权所形成的分权型计划经济体制很快使国民经济陷入严重困难,又导致各种计划权力向中央政府回收。于是,集中计划经济的所有弊病又都卷土重来,不得不酝酿再次改革。在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前,由于把市场与资本主义等同这样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障碍,市场与社会主义的结合被看作“反革命修正主义”而遭到政治整肃甚至镇压。只是到了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扩大市场的作用、给予国有企业以市场调节下的自主权的呼声才再度高涨起来。

1978年10月,四川省在重庆钢铁[4.12 -2.83%]厂等6家企业进行了“扩大企业自主权”的试点。到1979年底,全国试点的工业企业达到4200个。到1980年,扩大到6000个,它们的产值占全国预算内工业产值的60%,利润占全国工业企业利润的70%。到1980年末,中国政府决定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国有企业也由进行“扩权”改革,转向强化企业对完成国家计划的“责任制”。

对企业放权让利的最高形式,是1987年在全国国有工商业中普遍推行的“企业承包制”。承包制造成的是国有企业的内部人控制状态,它既不能使这些企业成为独立自主、自负盈亏的企业,也不能实现政企分开和企业间的平等竞争。这样,20世纪90年代初在出现了一些大的企业高层经理人员腐败丑闻以后,在企业界和社会其他各界中,几乎已不再有人认为企业承包制是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可行方式。

当国有企业的放权让利改革在1980年陷入困境以后,当时已经掌握领导权力的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领导人改变了改革的重点,从城市国有经济转向农村的非国有经济。1980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允许农民根据自愿实行家庭承包制度。此后仅仅两年,农村经济气象一新。在此基础上,以集体所有制为主的乡镇企业也蓬勃发展起来。从那时起,中国开始采取了一种有别于苏联和东欧以改革现有国有企业为主的新战略,即把改革重点放到非国有部门去,在那里创建市场导向的企业,并依托它们实现增长。这种战略被称为“增量改革”战略。之后,政府将它推广到其它部门去,在沿海地带出现了相当数量与境外资本合资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些非国有企业逐渐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力。

1992年初,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后,中国的改革迎来一个新高潮。同年10月,中共第十四次党代表大会确定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1993年11月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又作出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在20世纪末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由此,我国走上了一条全面建设市场经济的道路。

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提法的最大争论,在于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是否可以结合。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对于这个问题作出哪一种回答,关键取决于如何定义社会主义。如果紧紧地守住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定义,把社会主义看作以国有制为基础、由国家计划调节的经济制度,那么,回答只能是否定的。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部分经济学家提出的“市场社会主义”之所以为多数经济学家所诟病,原因也正在于前者仍囿于苏联式的偏见,企图把新体制建立在国有制的基础上。不过,如果按照邓小平理论给出的定义,社会主义是一种追求共同富裕的理想和能够保证这一理想逐步实现的社会制度,那么,回答就必然是肯定的。

好的市场经济——法治的市场经济

在我国改革的早期阶段,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不少市场取向改革的支持者以为,只要放开了市场,就能够保证经济的昌盛和人民的幸福,而没有意识到市场的正常运行是需要一系列其他制度支撑的。没有这种支撑,市场经济就会陷入混乱与腐败之中。缺乏这种认识,对于改革深入以后,社会无序和失范的现象反而愈演愈烈的状况就会感到迷茫。美国贝克莱加州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钱颖一教授对于好市场经济与坏市场经济的区分作了分析。

他指出,在目前的世界上,宣称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占了绝大多数,但是建立起规范的市场经济的国家并不多。许多国家仍然在无规范的、由权力支配的市场经济,或者叫做坏的市场经济的陷阱中挣扎。原来实行计划经济国家进行市场化转轨,弄得不好,也往往陷进这种坏的市场经济的陷阱。转轨国家落入这种陷阱的概率很高的原因是:改革是在保持原有行政权力体系的条件下从上到下推进的,在利益结构大调整的过程中,某些拥有行政权力的人往往有方便的条件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如果一个国家建立了有效的民主制度和法治环境,抵制权力资本的能力就会强得多。反之,在行政权力的主导下,一个国家虽然也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取得某种程度的经济成就,但终究会因为法治不行而落入坏的市场经济,或称权贵资本主义的泥坑。这种经济至少存在三个问题:第一,政策的随意性增大了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导致经济活动缺乏效率;第二,政府官员的行为缺乏规范和约束,导致权力的滥用、腐败和社会不公;第三,公民的基本权益缺乏保障,公民缺乏安全感和从事经济活动的积极性,使经济缺乏长期的活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