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龙应台:文明的力量,从乡愁到美丽岛(无删减版)

时间:2010-08-11 15:47:15  来源:  作者:

龙应台:文明的力量:从乡愁到美丽岛

 

我们的「中国梦」

第一次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一千枚飞弹
对准我家,我哪裡还有中国梦啊?」

可是沉静下来思索,一九五二年生在台湾的我,还有我前后几代人,还真的是在「中
国梦」裡长大的,我的第一个中国梦是什麽呢?

我们上幼稚园时,就已经穿着军人的制服、带着木製的步丄枪去杀「共丄匪」了,口
裡唱着歌。当年所有的孩子都会唱的那首歌,叫做《反攻大陆去》:


反攻 反攻 反攻大陆去
大陆是我们的国土
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我们的国土 我们的疆域
不能让共丄匪尽着盘据
不能让俄寇尽着欺侮
我们要反攻回去 我们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把大陆收复 把大陆收复

 

这不是一种「中国梦」吗?这个梦其实持续了满久,它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图腾,也被
人们真诚地相信。

仓皇的五十年代进入六十年代,「中国梦」持续地深化。余光中那首《乡愁四韵》传
颂一时: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一九四九年,近两百万人突然之间被残酷的内战连根拔起,丢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
、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海岛上。在战火中离乡背井,颠沛流离到了岛上的人,思
乡之情刻骨铭心,也是无比真诚的。那分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是「中国梦」吗

梦的基座是价值观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愤」的情结中挣扎着,我这代人在他们乡愁的国家想像中
成长。但是支撑着这个巨大的国家想像下面,有一个基座,垫着你、支撑着你,那个
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麽?台湾所有的小学,你一进校门门当头就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
。进入教室,简朴的教室里面,牆壁上也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如果一定要我
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个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这四个字。

小的时候跟大陆一样,四周都是标语,只是内容跟大陆的标语不一样。最常见到的就
是小学裡对孩子的解释:


礼,规规矩矩的态度。
义,正正当当的行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别。
耻,切切实实的觉悟。


上了初中,会读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释就来了: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管仲

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
之耻,是为国耻。——顾炎武


「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些价值在我们小小的心灵有极深的烙印。

二○○六年,上百万的「红衫军」包围总统府要求陈丄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飘着大
气球,一个一个气球上面分别写着大字:「礼」,「义」,「廉」,「耻」。我到广
丄场上去,抬头乍看这四个字,感觉好像是全台湾的人到这广丄场上来开小学同学会
了。看着那四个字,每个人心领神会,心中清晰知道,这个社会在乎的是什麽。

除了价值基座,还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年纪非常小,可是被教导得志气非常
大,小小年纪就已经被灌输要把自己看成「士」,十岁的孩子都觉得自己将来就是那
个「士」。「士」,是干什麽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
语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级的国文老师叫林弘毅,数学老师叫陈弘毅。同时期大陆很多孩子可能叫
「爱国」、「建国」,我们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们都是要「弘毅」的。

对自己要期许为「士」,对国家,态度就是「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
」。这是蒋介石的名言,我们要背诵。十一二岁的孩子背诵这样的句子,用今天的眼
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为国家去死。

然而在「国家」之上,还有一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对那麽小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期待,气魄大得有点吓人。饶有深意的是,虽然说以国家至上,但是事实上张载所说的是,在「国家」之上还有「天地」,还有「生民」,它其实又修正了国家至上的秩序,因为「天地」跟「生民」比国家还大。

十四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读到《国语》,《国语》是两千多年前的经典了,其中一篇让我心里很震动: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简单几个字,却雷霆万钧,给十四岁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这个价值系统,形成一个强固的基座,撑起一个「中华大梦」。

我是谁?

这个中国梦在一九七○年代出现了质变。

一九七一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可是,最坏的还没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一号,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台美断交,中美建交。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而强敌当前的恐惧之下,救亡图存的情感反而更强烈,也就在这个背景下,原来那个中国梦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强化了,因为危机感带来更深更强的、要求团结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陆人很熟悉的《龙的传人》,是在那样的悲愤伤感的背景下写成的。这首歌人人传唱,但是一九八三年,创作者「投匪」了,歌,在台湾就被禁掉了,反而在大陆传唱起来,情境一变,歌的意涵又有了转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