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杨振宁:北京大学演讲全文

时间:2010-07-26 18:46:39  来源:  作者:

非常高兴有机会跟这么多的台湾同学见面,这个大礼堂我曾经参观过,但还从来 没有在台上或者台下参加节目,今天是第一次。 我是1922年在安徽省合肥县出生,一共 在合肥住了6年。这是我最早的一张照片(现场投影),坐在妈妈的膝头上。那时我父亲 刚刚考取了安徽省公费(留学),要到美国留学,在离开以前我们一家三口人照的一张相 ,就在我们家住的院子里。我父亲穿着长袍马褂。
  我叔叔抱着我,我左边的是堂哥哥,右边的是堂姐姐,照这张相寄给我父亲。到4岁时, 我和我妈妈在一个照相馆里照的,穿的也是长袍马褂。 1928年,我父亲从美国回来,在 厦门担任数学系教授。所以我在厦门住了一年。在那个时候,合肥非常闭塞,没有电,比 如说晚上就点煤油灯。我到厦门第一次看见电灯。在合肥时,没有见过杨梅,也没见过菠 萝,那些都是我到了厦门才见到的,可以说从19世纪进入了20世纪。 这是我们在厦门照 的相片,我父亲从美国回来已经改穿西装洋服了。
  1929年夏天的时候,我父亲接受了清华大学的聘书,我们一家就从厦门经过上海到了北京 ,那时候叫北平,住在清华园里。所以1929到1937年这8年时间,我是在清华园里成长。 那8年的幼年生活是非常美丽的,一切都是我非常怀念的。 清华大学里有一个小学,清华 大学那个时候虽然很小,也有50个教职员子弟,所以就成立了一个小学。这个照片(现场 投影)里站在门口的两位是我的弟弟。这个房子现在还在,不过已经不做小学用了。现在 的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差不多有1000个学生,另外在清华园的南部盖了房子。
  这是我初中时在家里边照的相片,小学是在清华园里,中学是在北京的崇德。每个周末和 寒暑假回家。这是一个周末,我们在清华园住的房子里的院子住的。 1933年到1937年这 几年念初中,这是当时初中的大楼,我是住校的。那个学校一共有300个学生,其中不到 100人是中小。这个学校现在还在,叫北京时第31中学,那个时候叫崇德中学。这是我前 几年回到母校参观时在大门口照的一张照片。
  1937年日本人打到北京,卢沟桥事变。哪位如果再到北京来参观,我建议你们到卢沟桥去 看看,因为卢沟桥是日本人攻打华北放第一枪的地方,大家知道是7月7日。七七事变以后 ,我们全家就离开了当时的北平,1938年到1945年我们去了昆明,因为那个时候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三个学校在昆明成立了西南联合大学,在西南联合大学上了四年大 学,上了两年研究院,然后又教了两年中学。
  高中二年级念完以后,那时候公布了一个法令,说现在有太多的中学生流离颠簸,没有中 学毕业,所以你要报考大学没有中学文凭也可以报考,叫做同等学历,所以我就以同等学 历的资格报考考了西南联大。这张照片是我当时的样子。西南联合大学房子非常破旧,这 张照片里茅草屋就是我们当时住的地方。每两个床之间只有一个地方放桌子。
  这样简陋的环境下,西南联大造就了非常多的人才,在文史方面、科学方面、工程方面,
  以后在外国、在台湾、在香港、在大陆都有很多非常知名的人,有很大的贡献。我想在造 就人才的大学历史上是首屈一指的。 这是我在大学毕业时的照片。那个时候大家居住的 条件非常糟糕,因为和日本人在打仗,所以很多人都搬到乡下去。我和我的弟弟妹妹站在 我们乡下的房子的前面,窗户纸都破了,所以那时候居住条件是非常糟的。
  我在西南联大念了四年,又念了两年研究院,这6年对于我一生的学术工作有决定性的影
  响。其中我特别要提出两位我的老师。一位就是吴大猷先生,他对我有决定性的影响。那 时候西南联大四年级的学生在毕业以前要写一篇论文,所以我就去找吴先生,他说好我收 你做我的学生,他就给我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叫做分子物理学与群论,群论是20世纪数学 核物理学非常基本的观念,那时候群论引到物理里还是开始的时候。
  我对分子物理学和群论的关系并没有多大的成就,可是对于群论在物理当中应用的重要性
  是在那个时候奠基的,又美妙、又深入,而且成为影响我的一个方向。后来五六十年代, 对称在物理学里的应用变成中心思想。所以吴先生把我介绍到这里是我一生非常幸运的一 件事。另外一位影响我很深的是王洪基(音)教授。我大学毕业以后进了两年研究院,要 写一篇硕士论文,硕士论文是我和王先生做的,关于统计力学。我一生所发表的三分之二 的文章跟对称有关系,三分之一的文章跟统计力学有关系。后来我所做的工作,主要的方 向是他们给我的。
  后来我在西南联大做研究生的时候,有两位跟我同名同姓同班的同学,都是非常杰出的物 理学学生,后来都有很大的贡献。这张照片是我们三个人照的。那个时候我们在昆明西南 联大的校舍里常常高谈阔论,所以同学给我们起了一个外号叫“三剑客”。
 

我想在座同学可能会发生兴趣,说杨振宁先生在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初恋的经验,回答是有 的。对象就是这个女孩子,她现在不在了,叫做张景昭。她是浙江人。那个时候女同学都 穿着蓝布大褂,只有她穿着红色西装,所以立刻被大家非常注意。她是数学系的学生,我 父亲是数学系主任,她常常到我家里来,我父亲和母亲都很喜欢她,我猜想她大概对杨振 宁也有好感。(听众笑)
  可是她对我的影响是这样的,最开始我去打听一下“张景昭今天在什么地方上课?”,我 就请假在她的教室旁边徘徊,她出来时可以跟她讲话。这样一两个月以后,我自己反省了 一下,觉得张景昭对我影响不好。我当时有个很清楚的确定,张景昭来以前,我自己的情 绪像很平静的湖水,张景昭来了以后就变成风暴,整天使我情绪不定。最后我作出决定, 这样下去对我不利,后来我就不大去看她了。我们见面还是规律性的,可是我的情绪上平 淡下去。这个故事在我结婚时我告诉了我太太,所以跟大家讲并没有关系。(听众笑)
  在西南联大我做中学老师的时候,学到了很多东西。不止是书上的东西,还学到了到底物 理研究的精神是什么。我为什么能讲这句话呢?因为每一个学问里头都有很具体的东西, 可是它有一个精神,这个精神在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如果只是在最底下摸来摸去,不 能窥全貌。你要达到一个程度,不仅在底下看得清楚,能够知道长高是怎么一回事情。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