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杜维明:城市化与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

时间:2010-06-13 07:49:55  来源:  作者: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有这个难得的机会参加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论坛。我仅扮演一个抛砖引玉的角色。

城市的特点是精神资源和物质资源的高度集中,各种健康和不健康的因素互相碰撞、激荡,释放出极大的能量,造成社会分层、职业分工越来越细的状况,为知识人提供了各种发展的空间。只有在这种浓郁的人文氛围中,文学家和哲学家才能创造出多元、多样的价值。正如刚刚厉无畏教授提到的,城市化不仅是同质化的过程,也是差别、歧异、分化、矛盾、冲突同时涌现的过程。大都会要比一般城市及乡村复杂得多,作为现代化的组成部分,城市化可以说是复杂化的过程。

经济全球化是趋同的,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但文化全球化却和区域化及地方化难分难解。因为族群、性别、年龄、阶层及信仰,各种原初的联系就使每个具体的人必须掌握的资源和接受控制的条件,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凸显了它的价值。因此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越来越重要,所以文化多样性已经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关注的重点课题。这也就最能体现一个大都会的特殊性格。以西化为典范的现代化的定义,市场经济、民族政治、市民社会也是现代化的标志。

在这个背景中,城市化成为现代化乐观突出表现。19世纪,欧美的大都会就是非常好的例证。伦敦、巴黎和纽约,都是现代精神的体现。只有大都会才能拥有现代意义的大学、博物馆、歌剧院和音乐厅。也只有大都会才能构建大型的娱乐、运动设施。马克思·韦伯说现代化的特色是理性化和合理化,高度理性化的建筑、教堂、公司,特别是跨国公司,交通系统、银行和课程制度,文科课程或者是军事课程,都是座落在大城市之中。

在西方,作为首府的都市多半是政治、经济和文化集中的地方,占全国的资源比例非常大。巴黎之外的法国或伦敦之外的英国,在生态意识没有出现之前,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参观的地方。就连美国的纽约人也有河流以西就要没有什么文化可言的傲慢。

自古以来中国的情况大大不同,城乡的景观比比皆是,城镇只是政治中心,不少的庄园、大庙和图书馆却在城镇之外。现代化以来大都会林立,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说北京之外就没有可观的大都会。也许这就是一种有机的整合。这才能够说明中国都市化的特殊情况。苏、杭名满天下,就是很重要的例子。

东亚在前现代就曾有上百万的大都会,比如像开封、临安,以及日本的江户,这在西方是很难理解的,也许今天的德国是例外。当然上海的情况是史无前例的,值得做进一步的分述。

据说在20世纪初期的上海,它的盛况不仅在东亚是首屈一指,即使在世界也有很高的知名度,东京是不在话下,很多方面也有凌驾欧美的气势。

有教授曾经跟我说,当时上海的出版物,也许超过全美国的出版物。但是他没有说明这个数据的来历。至于各色人种,包括犹太人在内,乃至租界的文学氛围,恐怕如果不是世界之最,也相去不远。

我想集中讨论的,是都市为人类创造了核心价值对话的条件,上海在这个意义之下,是象征了未来的历史。和世界各大文明对话的时机已经到临,上海世博会为我们提供了难得的机缘。

不过哈佛大学的格芮瑟教授(Nathan Glazer),应邀参加2008年北京论坛,他回到美国不久,在美国极有影响力的杂志《新共和》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好像是“纽约并非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大都会”,以显著的篇幅附上了照片,是上海外滩的夜景。这位在美国知识界非常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公然宣称上海超过了纽约。但是他要传达的不是盛赞东方明珠的先进,而是希望上海不要走纽约的老路。

也就是后来居上者不能吸取历史的教训,一味模仿不良后果比比皆是,而无法避免的发展模式,是人类的一大遗憾。当然更是后来者的悲剧。

这次世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如果用直译就更好地诠释,更好的城市,更好的生活。中文的翻译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并不完全相同。前面是一种期待,后面是一种判断。而这个判断是有很深刻的根源,这个根源来自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一段话,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美好。他所说的是当时的雅典,雅典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历史中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如果完全从负面来了解,今天当市场经济渗透到社会每一个层面、每一个领域,不仅是企业,包括政府、媒体、学术乃至宗教,社会就成为一个市场的社会。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联合国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的分析,市场经济是发展社会动力创造财富不可或缺的机制。但是如果市场经济沦落为市场社会,这是值得我们担忧的。

我们应该了解到,世界上各种大都会,因为物欲的充分释放,造成了大家熟悉的环境的破坏、交通堵塞贫富不均,乃至在农村里经过长期积累的诚实、朴质的农村价值,这种理念也有被解构的危险。

我们应该采取,像《中庸》里说的,从全面来认识和理解,并采取有效的措施。至少在积累经济资本的过程中,我们也要积累社会资本。像这次的论坛就是集聚社会资本。除了发展、培养科技资本以外,很重要的是发展文化的能力,也就是对于文学历史哲学,对于宗教等,也要进行。如果没有这些文化的价值,一个大都会要成为举世闻名而且有影响的大都会是有困难的。

除了注重智商以外,我们也要注重情商和伦理智慧。大都会创造了很多的物质条件,但是精神的价值不仅要维持如何发挥,如何使它发扬光大,也是重要的考虑。

苏州成为亚太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城,是中国乃至世界古城保护的典范。我的理解很片面,但我了解这是经过长期努力,把苏州的河、街、巷、桥、景、房,每一个地方都在调查和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维修的具体成果,成为城市更新的例证。小而有机的联系,和大、高、快可以配合起来。

毫无疑问,上海世博会为全球化所导致的多元文化,各显灵通的新世界提供了核心价值的文明对话。这种对话是通向人类和平相处的必经之路途,对于文化中国,包括散布世界各地的华人,和关切中国的、但和中国既无血缘又无婚姻关系的人士,这是别开生面的创举。“五四”以来中国的精英,以西化为民族复兴的唯一道路,也就是所谓的启蒙心态,采取了一种与中国的糟粕的糟粕和西方的精华的精华相比的教育策略,他们判定中国,特别是儒家,这些文化所代表的是封建的,是迷信的,是等级的,是专制的。而西方文化所代表的是自由、科学、平等和民主。他们相信越暴露中国国民性的丑恶,就越能激发国人向西方学习的决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