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田忠国:思想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  

时间:2010-06-10 11:40:04  来源:  作者:

思想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  田忠国  

思想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对这一点我坚信不移。所以,我赞成 周为民 先生“一份提供思想和观点的报纸”的观点。  

但是,我们还认为,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点,而这些思想观点有时是矛盾或尖锐对立的,这是一。  

其二,不同性质的国家,必然有思想创新的不同标准,比如说,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前者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为思想创新、制度创新的标准,后者以更有效的剥削压迫和巩固资产阶级政权为思想创新、制度创新的标准。如果二者倒置,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了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同样也会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其三,正因为如此,一个国家的报纸,特别是执政党的报纸,就必须明确党的性质和国家性质,然后才可以谈思想文化、制度机制的创新。  

其四,思想的创新不是为创新而创新,也不是复制封建思想、官僚资本主义思想为创新,而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为原则创新思想,如果相反,比如说以剥削压迫和巩固资产阶级政权为原则,那就不是执政党的报纸了,而是反对党的报纸。  

其五, 周为民 先生一再强调政治家办报和知识分子办报的问题,我以为这是本末倒置,因为,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政治家、知识分子,资产阶级也有资产阶级的政治家、知识分子。也就是说,“学习时报”不是政治家或知识分子办的问题,而是什么人坚持什么立场、为什么人办报的问题。  

其六,思想是文化的萌芽,文化是制度的灵魂。所以,思想创新是为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提供智慧、提供动力的,也是为生产关系、分配关系提供理论上的制度秩序支持的。所以,光讲生产关系而不讲分配关系,是改变经济制度偷梁换柱之法,因为,决定分配关系的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其七,制度的构成有:价值标准---程序---程序标准---制度这么几个部分所构成。但光有这些是不够的,还必须有:责、权、问责三部分。以往的制度实践证明,中国的制度有“责、权、利”三部分构成,而偏偏缺少问责和价值标准两项至关制度性质和执行力的内容,这就是中国制度朝剥削化性质蜕变的根本原因。  

其八,检验制度性质是不是蜕变的标准并不复杂,一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二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最终看制度能否落实到实处。有人认为,有制度坚决执行就行了,但其实,关键还要看制度性质,这是防止党和国家性质蜕变的关键,如果不看制度性质、不管制度性质,或许就是制度完善日,就是亡党亡国时。所以,不讲制度性质的制度创新,是毁灭党和国家的有效途径。  

其九,胡锦涛总书记说:“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力。”执行力的核心在于程序的自动、同步互动。社会科学同宇宙科学有相近之处:宇宙有各个行星的制约,社会必须有民众的问责。因为,仅有以上责下,下便有化解之法(金钱或美女疏通),上亦有腐败的便利。所以,没有民众的问责机制,便没有制度的执行力。  

其十, 周为民 先生说:“而近30年来,中国更是处在前所未有的大改革、大开放之中,这样空前深刻的体制变革和社会变迁,需要同样空前深刻的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种种阻碍发展进步的陈旧思想要破除,变革时期层出不穷的新问题要研究,要回答,在这种情况下,提供思想和观点的报纸就大有用武之地。”前面我就说过, 周 先生创新的观点是没有错的,但令人遗憾的是 周 先生没有谈站在什么立场上创新、为谁创新,但是,我们感到, 周 先生对站在什么立场上创新、为谁创新观点,分明是持否定的态度,那么,这是不是证 明周 先生没有立场和为什么人的创新,其实隐藏了不便于明说的真实的价值指向?  

其十一, 周 先生还说:“首先是本报自有立场。这个立场就是坚持改革开放,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表面上看, 周 先生的“学习时报”确实有立场了,但是, 周 先生“学习时报”真的有立场了么?我看未必,因为,改革开放即有为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改革开放,也有为美国执行美国肢解中国战略的改革开放, 周 先生即没有说是为前者,亦没有说为后者,但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几个字中,我们还是揣摩 周 先生的立场是后者,因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私有制的社会主义。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恰恰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因为,只有各个击破(私有制),美国才能有效夺取中国的主权经济。  

其十二, 周 先生还说:“在我们看来,一份思想理论型的报纸,讲坚持党性,最根本的是要坚持党的思想路线,也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就是最大、最高的党性。”前面说过,思想理论创新是由党和国家性质所决定的,如果光谈思想解放但却不管为谁解放,就绝不可能是“最大、最高的党性”,因为,人们即可以视全心全意人民服务、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为思想解放,也可以视视全心全意人民服务、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为思想僵化、落后;即可以视剥削压迫为倒退,也可以视剥削压迫为先进,努力恢复剥削压迫制度。所以, 周 先生的“学习时报”没有观点的立场是要不得的,因为,这种没有观点的立场可以直接导致亡党亡国。  

其十三, 周 先生在“有一些问题看起来是政治上的错误或不当,但根子其实是学力不够,学养不够,没有对问题的真正研究,缺乏深刻的思想性。例如,虽然也看到一些实际存在的问题,但脑子里的思想资源主要还是过去苏联模式那一套意识形态的东西,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那一套东西,这样发出来的议论怎么会正确?还有,学了一些西方的“左翼理论”的,或是学了一些“右翼理论”的,却都对中国的国情和基本问题缺乏深切的认知,照搬之下,貌似在“学理”上头头是道,其实都是大谬不然。往往还有这种情况,越是缺乏郑重深入的研究,就越喜欢以所谓“敢说话”来追求一时轰动,或是以道德标榜来迎合错误思潮。这都是学风不正和欠缺学养的表现。”一段话中,终于露出了他的真正观点:否定“阶级斗争为纲”,恢复剥削压迫制度。其实, 周 先生一边否定“阶级斗争为纲”,一边坚持“阶级斗争为纲”。试问,为恢复剥削压迫制度斗争劳动大众不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具体表现吗?所不同的只是,前三十年是无产阶级,即劳动大众同权力剥削阶级展开的斗争,现在是 周 先生这样的权力剥削阶级单方面斗争劳动大众,劳动大众与其论理, 周 先生就以“错误思潮”的棍子横扫天下民众而已。人类历史证明,人民大众反剥削、反压迫的思潮从来没有错误过,倒是那些维护剥削压迫的“正确思潮”,一次次被劳动大众反剥削、反压迫的“错误思潮”血洗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