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演讲全文

菲永:法国总理北航发表演讲全文(让创新带领我们走出危机)

时间:2009-12-23 10:55:13  来源:  作者:

 尊敬的校长先生,女士们,先生们:

我希望这次来中国的访问是面向未来的。在未来,校长先生,您的大学正在孕育着未来,就在这所学校里。我非常感谢您在这里接待我,也让我在这里向中国的年轻人,在您的学校里讲话。

年轻人并不只是为中国未来的快速崛起作出贡献,他们也要思考新的世界上的问题,要迎接国际级的新的挑战。在人类的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密切,无论是在经济方面、生态环境方面、和平方面,还是世界各地的进步方面,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是共同的、集体的问题。全球化带来了历史性的转折,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着世界上的大改变。这是积极的、正面的转折,因为我们抛弃了过去的意识形态和种种思想方面的冲突。但是这种转折也赋有各种不稳定、各种飘忽不定的因素,所以我们要寻找新的平衡和目标。

一年多以来,我们看到了80多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我们看到过去以为非常牢靠和坚固的金融机构纷纷倒闭,我们以为它们是不会被破坏的、屹立不倒的、永恒的,结果它们竟然这么快就瓦解了。我们担心金融海啸以后随之而来的是广泛的信任危机,对全世界来说,这个挑战都是庞大的。但是现在我可以说,各国政府竟然能够战胜这些挑战,各地纷纷采取了大规模的国家振兴政策,而且遏制了金融制度的衰退,尽可能地支持了我们的生产活动。

2008年11月,中国就已经开始积极反应,宣布了庞大的刺激经济的计划。这个庞大计划在中国的经济上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和立竿见影的效果。毫无疑问,中国的努力已经帮助各地恢复信心。如果说各个国家的振兴政策是有效的,那是因为它得到了世界各国政府间前所未有的协调来作为支持。G20峰会的召开聚集了各国元首和各国政府首脑,证明了国际社会是可以携手合作采取行动和作出反应的。

我们回顾经济发展史就可以看到,这种合作是前所未有的。回顾1930年的大萧条,或是1970年货币体系危机,或者是1990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我们可以看到各地的箫条是延长的,这是因为国际间缺乏协调,不够协调而导致更加恶化。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国际社会有能力作出反应,有能力建立合作关系,这是前所未有的优势。

法国非常荣幸,在2008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已经证明了它是有能力动员欧洲的伙伴国和所有的G20国家,大家一起来采取紧急措施,拟定共同的紧急预案,而且我们发现这是有效的。这种迅速的协调反应和适应能力使得我们有办法以同一个声音来面对经济危机,放弃过去的教条。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团结是有效的,但是它不能够就此打住,因为现在经济好像已经复苏,我们不能够就此引以自满,我们不能再回到“各行其是”的时代,否则这样的错误会让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危机。

首先,因为G20国家开始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完全结束,各国已经作出了承诺,但是承诺必须要落实。现在各地开始的工作要求各国政府建立合作关系,密切地合作起来。在法国,我们已经开始转向G20所定下的方向,朝着这些方向前进和进步。我们将在几个月中采取前所未有的协商一致,采取决定性的措施。G20的合作、G20的动力,还有以前各地的峰会,华盛顿、伦敦、匹茨堡的峰会不能够就此打住,要继续下去。

法国认为金融方面的问题不是唯一可以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的因素,不能够只怪罪它们,因为真正的问题是在经济政策方面缺乏的协调,也给我们相互之间造成了很大的鸿沟和不平衡。所以我们不能够将问题简化,说是某一个国家的错,或者是责怪某一个国家,因为不能够随便地不明智地指责对方。我们要注意,只有一起齐心携手合作,才有可能再次在G20的范围内建立像匹兹堡当时所说的“稳健、可持续与平衡增长框架”。法国是绝对支持这方面的意见,各国也要加倍努力。

有些国家有庞大的贸易逆差,它们要继续作出努力来平衡贸易;那些有巨额贸易顺差的国家要继续支持消费。法国在国际经济合作方面是站在前沿的。2008年第四季度时,我们就已经采取了振兴政策,我们国内生产总值的2.4%用于经济振兴,其中的四分之三在一年之内就到位了。最近,我们也作出了很多承诺,在2013年之前缩小公共赤字。

毫无疑问,中国现在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地位是这么重要,所以中国掌握了解决方案的一大部分。30年以来,中国采取了开放的政策,8年当中,因为加入了世贸组织,其外贸得到了加速发展。现在,这种势头不能够就此打住,改革的势头要继续保持下去。中国将可以为自己,也为世界其他国家带来可持续性的增长。中国在社会保障方面所采取的措施,在医疗方面所采取的措施,还有在增长模式方面的重新平衡都是非常良好的。举例来说,在金融领域的改革,尤其可以让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更容易融资。上海成为一个金融的重要之地,法国也非常高兴地支持上海这个地方,尽可能地便利资本配置和投资合理化,就此作出努力,还要逐步过渡到更灵活的货币汇率体制,也可以减少中国企业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可以促进消费者购买力的增加。

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当中,尤其是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和重要的国家,如果要进行这样的调整,而且使调整有效的话,必须要让国际间能够理解,必须和各国进行协调,这是为什么应该积极参加G20的工作的原因。法国将尽一切努力来让G20的进程持久,来保证在世界的治理当中G20能够占有一个重要的地位。为此法国作出了很大努力,这两年半以来,让世界性的治理能够朝着正确的方向良好地前进。从二战结束以来,法国就不断地朝着全球化作出努力,现在世界已经变革了,怎么样让世界聚集,虽然不是所有国家在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应该协同各国的力量,来继续努力。

法国将担任2011年G20的主席国,我们将会尽全力让全球性的治理得到良好的推行。在这样的动力下,我深信,法国和中国将可以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因为在很多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中国从一开始,从危机出现的前几个月就已经意识到箫条的原因和经济体制不健全的原因,是要重新考虑世界的金融结构,因为根本的原因是在结构方面。投机暴露出当时国际货币秩序的局限,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货币制度,来避免飘忽不定的货币,或是过度的国际游资。我们必须能够平衡各地经济的最基本的结构。我们知道,货币反映了经济的现实,而且是国家经济的现实,所以我们必须重新拾回最基本的规律,让国际经济能够上轨道。

法国和中国有同感,对金融活动适当的调控是绝对有必要的。我们认为,使企业和个人受益,不让投机行为有机可乘,那就必须让金融方面有创新。从危机中,我们学习到的教训就是金融界必须和经济现实调整的步调一致。如果金融的投机是自由的发挥,那么经济的力量就会出现逆转的情形,我们往往就会经受不了经济的现实。我们要负起责任,不要再重复倒车,不要让金融体系的弊端变成普遍的危机。我要重申,这个问题要在G20内共同解决,我们要野心勃勃地进行长时间的投资,这种投资的政策往往超过国界。全世界的挑战都是我们要迎接的,像气候变化方面的重要问题,是绝对不能够让一个国家孤军奋斗的。

中国和法国多年来保持着工业合作伙伴关系的丰富和多样的联系。在核能发展方面,法国在25年来一直是中国的战略伙伴,而且在航空航天方面,我们已经有20年的合作历史。这样一些合作伙伴关系,使得我们共同建立了一些示范性的项目,比如80年代大亚湾核电站建设项目,再比如今年在天津新空客新组装线的生产,还有广东台山新一代EPR核电站――是现在法国在诺曼底省弗拉芒维尔修建的核电站的一个姊妹站。基于这样的成绩,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向着这个共同的目标前进,我们要推动创新,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获得长久的竞争能力。当然,创新是持续的,我们都在促进中国技术的突飞猛进。而且我们也知道,欧洲和法国是唯一真正愿意和中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地区和国家,而且我们现在准备和中国继续在飞机制造领域合作。所以我们现在还在共同努力,朝着共同的目标前进。因为只有创新,才能够使得我们真正向前发展。

当然,创新每天都在促进中国,在几年的时间里,中国就在科学技术方面大大地向前发展,而且使得它也能够很快地从过去的世界工厂转变成世界的大型实验室。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是令人瞩目的,它在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成为2020年经济计划的主要动力,到2009年的时候,中国已经追加了600亿欧元,拨给16个重大项目,这是在科学技术领域。

我们知道,在全球有2000多个研究室,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和中国科学院在其中分获冠亚军。基础研究是一切创新的起点,在这个领域里,法国应该是属于世界前列的。我们对于保障法国科学研究工作的质量非常支持,我们还要进一步改善我们的研究机构和大学研究机构,所以我们决定要在五个重大领域里投资350亿欧元。其中有110亿欧元是专门拨给高等教育的,还有80亿欧元用于研究领域。

我们准备建立5―10所法国教育服务中心来吸引世界各方面的英才。同时,我们还要建立欧洲最重要的科学技术中心。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没有好的基础研究,那是不可能得到经济发展的。我们认为,有三个重大领域,比如医疗卫生健康、生物技术和生态技术,当然还有数字化技术、纳米技术。当然,在生命科学和医疗方面,我们的研究在欧洲领域和世界领域已经位居第五位,而且我们现在要面对世界人口的老龄化、慢性病增长,还有传染病的出现,以及医疗方面的个性化处理。我们还准备在像未来型汽车这样的工业研究方面投资65亿欧元,并且准备迎接面向未来的新型的飞机,要节约燃料和减排两倍。

要实现所有的这些项目,就需要加强技术与创新、大学领域和工业领域的合作。我知道中国也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思路,现在也在建设技术园区,所以我们的技术园区和你们的技术园区需要加强交流,而且要有长久合作的可能性。我们需要推动我们的企业,要让他们能够进行跨学科的科技创新,同时还要建立一些创新的园区,以便使得我们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在这些领域中进一步合作。

最近,我知道中国总理温家宝指出,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应该走一条新的道路,也就是说,应该采取更为经济性的生产技术,而且是少污染的消费模式,这个只有通过科学技术发展才能够实现,才能够保证我们的可持续发展。这又是法国和中国能够进行战略合作的一个领域。实际上,我们已经合作控制水污染,同时我们还在开发一些新型的蓄电池和电动车,这样来共同确定可持续的城市化发展的概念。我们可以共同努力,而且要有共同的决心,以便能够控制温室气体排放。

还有一个领域可以合作的,就是农业科学。法国和中国都有着悠久的农业历史和经验。而今天,中国的需求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在农产品和土地开发方面,这应该是我们合作的重大领域。今后若干年,我们应该不断地研究面向未来的农作物新品种,它们应该是更为简单的,而且更能够适应气候变化和中国北部干旱气候的品种。同时,我们还要特别考虑那些生物质燃料,要能够在贫瘠的不宜种植可食用植物的土地上来种植这样的燃料植物。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是建设中国未来的人,所以我在这里特别向你们强调,我们更需要创新,双方的合作使得我们能够节约时间,而且能够使我们大步向前迈进。在北航,我们正在培训几百位将要成为工程师的学生。我们做了历史性的选择,就是让法国的中央理工大学在中国开设这样一个分支机构。同时我们还在其他地区和中国的几十所大学进行合作。我们都有共同的雄心壮志,要在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和研究人员、青年企业家之间,一起为建立法中友好关系的明天,为世界的未来作出努力。

我们知道,法国在1921年的时候就已经迎接了第一批中国学生,而且在里昂建立了法中学院,这是中国在国外建立的第一所大学。今天每年有一万多名中国学生选择赴法留学。应该说,你们是世界上大学生最多的国家,而法国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学生的第五大留学意向国,非英语国家第一大留学意向国。我们有这么好的机会,使我们能够拉近两国,而且能够体现我们相互之间的信任。

在他们留法期间,我们非常关心这些学生。从去年开始,我们建立了一个留法学友俱乐部,已经有了6000多个留学生。同时,我们还特别关心这些年轻的中国学生的职业融入问题,这样就能够在他们和企业之间建立可持续的联系。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一些学生也就是我们中央理工大学的学生,你们有一部分的课程是用法文来教授的,同时你们整个的教学体制也引入了法国的大学模式。

Herve Biausser是法国中央理工大学的校长,我们已经成功地把我们的教学体制和中国的常规体制融合在一起,这种成功应该说是一种范例。这的确也是有前瞻性的项目,因为我们有同样的思路。我们有天津航空领域的合作,在上海有巴黎高科的有关合作,同时在广东还准备在核工业领域进行合作。昨天我们两国总理已经签署了一个协议,在中山大学建立一个工程师学院。所有这些前瞻性的合作,希望能够不断扩展,希望能够涉及更多的领域,而且要植根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

戴高乐将军在1964年1月1日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见证了中国的历史传承。他也是第一位意识到中国有巨大的潜力的西方首脑。我们两国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从来都没有忘记面向未来,所以我们之间有着非常特殊的联系。我在你们的身上感到了这一点,我希望能够通过你们,使得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联系结出丰硕的成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