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人类细胞的知情同意

时间:2013-07-14 14:18:03  来源:  作者:

针对细胞捐献者的问题,本期《自然》有一篇关于WI-38细胞的传记性报道,主要回顾了这段历史和一些伦理学争论问题。同期的《自然》杂志还有一社论

A culture of consent

,也值得阅读。

 

来源于胚胎组织的WI-38细胞诞生50多年后,科学和社会仍对使用人类组织开展研究的伦理学问题争论不休。

科学家利用一位女性患者组织,培养成一种细胞系,这种细胞成为国际上广泛使用的最重要医学研究工具,数千万生命因此被挽救,许多商业机构大量获利。但是,提供这个组织的女患者和她的家庭早就被世人遗忘。这就是著名的Hela细胞的故事。

提供肿瘤组织的患者是一名黑人妇女,使用她的组织并没有经过她本人的同意。著名女作家Rebecca Skloot在她精彩的畅销书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中对Hela细胞的前生今世都有非常精彩细致的描写,非常值得阅读。

这里引用一个读者对这本书的描写:谁是Henrietta Lacks?她是一个身量苗条的女人,棕色皮肤,面容娇好,善于烹饪,是五个孩子的母亲,生活在六十年前巴尔的摩——那时,黑人还不能与白人同院看病,而她正是在慈善医院John Hopkins的“有色病房”查出宫颈癌。很快,异常恶性的癌症细胞无可逆转地占据了她几乎所有的内脏器官,“像覆盖着一颗颗白色的珍珠”,她抽搐、咳血、消瘦,死于1951年的秋天。从Henrietta Lacks体内提出的癌细胞,在实验室里疯狂繁殖,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次在体外被成功培养的细胞株——大名鼎鼎的Hela细胞。

这次讨论的细胞是WI-38,这是美国Wistar研究所建立的人胚胎肺成纤维细胞系,WI-38的贡献和影响比Hela更大,主要是因为这个细胞是一种正常的细胞,而Hela毕竟是肿瘤细胞。这种正常的人类细胞在人类病毒疫苗制备中有更大优势,虽然也有用Hela细胞的疫苗,但是人们担心会引起肿瘤,因此难以推广。

根据报道,这个WI-38细胞来自一个合法堕胎的胎儿,半个世纪前,一个瑞典妇女终止妊娠后,她生下的胎儿肺组织被最终制造成WI-38细胞。这让一些人很不舒服,但胎儿组织在当今医学研究中仍是广泛应用的重要手段,除用来制作疫苗外,也可以用来生产治疗类风湿、囊性纤维化和血友病等重要疾病的药物。

所有权的问题。去年9月,制备WI-38细胞的Leonard Hayflick给《科学》的信中就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描述,信中也对Skloot书中提出的问题,关于被丢弃人体组织的所有权问题的进行了直接回应。

Henrietta生前从没有被询问是否同意使用她的宫颈癌细胞,HeLa建立发生在1951年,而WI-38建立是在1962年。是否瑞典孕妇同意使用她的胎儿组织已经不得而知,而她获得任何补偿也几乎不可能。最重要的当事人,负责实施流产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安排将胎儿的肺组织送给美国的Hayflick,著名的瑞典病毒学家Sven Gard(1998年去世),都已经过世。Hayflick自己也不知道,而那位孕妇已经明确表示她不想过多谈这个问题,只希望不要被打扰。

WI-38的故事和Skloot的书都明确提出这样的问题,科学家、企业和公共健康都从一个饱受争议的组织细胞学研究中获得各自利益。这种争议必将继续,因为它们是可以自身复制的有生命的细胞。利用这个WI-38细胞开发风疹疫苗的发明人Stanley Plotkin的话在上篇文章被引述,“retrospectiveethics is easy but presumptuous” 这也是对这个事件比较形象的描述。

世界医学会的赫尔辛基宣言是最重要的人类研究的伦理学参考,但是这个宣言直到1964年才被通过。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上个世纪60年代末才成立科研伦理委员会。美国政府到1974年才制定了关于人类相关研究项目的规则。当然,在科研中人类自身和组织器官是否受到适当保护仍是一个问题。例如,3月份就曾经对早产儿实行吸氧治疗是否应经过父母同意的问题的讨论。

似乎科学家们对公众关于隐私的争议并不在意,例如尽管Skloot的书已经引起广泛争论,但是2013年仍有科学家发布关于Hela细胞的基因序列,而且完全没有征求Henrietta Lacks家人的同意。后来这些学者意识到这已经侵犯了HenriettaLacks家人的隐私,撤销了他们的基因序列数据。

2011年7月,美国人类研究保护办公室临时提出第一个重大规定,以规范将来20年内人类相关研究项目。针对人类相关研究,使用手术或其他途径的人类组织,该规定建议(不是强制)有书面知情同意。这是很重要的改变,对提高人类相关研究的公众信任度和责任都很关键。但不幸地是,情况并不乐观,至少距离最终的制定强制性规定尚有时日。

当然也有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例子,例如在威斯康辛州,2011年关于组织捐献的提案“禁止研究使用任何来自未出生胎儿的组织和细胞。”

《自然》明确反对这一提案,不过它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填写使用胎儿组织的知情同意不会动摇反堕胎者的看法,但确实可以对研究有很大帮助。无论有多么高尚的目的,如可以帮助挽救生命的科学研究和医学手段,但这件事情必然会引起公众的关注。针对这两个细胞的使用、是否应该获得经济补偿等问题的讨论,至少可以让我们获得必要的教训和经验。

 

 

这是有人写的述评,非常精彩,值得阅读。


第一次听说这本书,是在今年上半年一个阴沉的午后。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个周二,而我又照例逃掉了上午的两节统计课。吃过午饭收拾房间,打开收音机,传来Terry Gross的Fresh Air,之后一个小时里,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听完了整个节目。

  被采访的年轻女作家叫做Rebecca Skloot,新作(实际上是她的第一本书)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谁是Henrietta Lacks?她是一个身量苗条的女人,棕色皮肤,面容娇好,善于烹饪,是五个孩子的母亲,生活在六十年前巴尔的摩——那时,黑人还不能与白人同院看病,而她正是在慈善医院John Hopkins的“有色病房”查出宫颈癌。很快,异常恶性的癌症细胞无可逆转地占据了她几乎所有的内脏器官,“像覆盖着一颗颗白色的珍珠”,她抽搐、咳血、消瘦,死于1951年的秋天。

  从Henrietta Lacks体内提出的癌细胞,在实验室里疯狂繁殖,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次在体外被成功培养的细胞株——大名鼎鼎的Hela细胞。它在生物医学研究中的地位之重要,以至于连我这样不学无术的家伙都早早听说了它的大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