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一个原创的实验范式:SCAD跳

时间:2011-02-07 21:30:14  来源:  作者:

一项由贝勒医学院的大卫-毅革曼领导的大胆的实验,(毅革曼也是最畅销的小说"森"的作家 - "森"是一本讲述来世的可能性的辉煌的即兴之作。)他感兴趣是为什么我们感到很害怕时,时间似乎就慢了下来。 (他的研究是因为受到了童年时期从屋顶坠落下来的经历的启发。)当然,在实验室里让参试者感到恐俱,或欺骗他们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并不容易。(这也可能违反了一些道德伦理检查的规则。)所以,毅革曼想出了一个原创的实验范式:SCAD跳,它通常被描述为没有蹦极的蹦极跳。一名参试者被悬挂在150尺高的空中,然后自由落回到一个大网里(希望不是落到外边)。WNYC的Radiolab(一家公共广播电台)的嘉德和罗伯特解释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SCAD跳正是大卫所需要的,这玩艺绝对可怕。但他还需要一种方法来判断,参试者的大脑是否真的进入涡轮增压(高速)运行模式。所以,他给大家都戴上了一个小电子计数器,它基本上是一个笨重的电子手表,只是上边的数字闪烁的太快了,凡人无法看清楚。这些闪烁太快的数字在正常情况下,对于站在地面上的人们来说,只是一片模糊不清的东西。但是大卫猜想,如果他的受试者的大脑真的处于某种高速运行的模式中,他们也许能够在下落时,看清这些数字。
正如大卫预计的那样,自由下落的经验,足以吓坏了他的受试者。 “我们要求每个人,从1到10,给下落的可怕程度打分,”他报告说,所有的受试者都说给10分。每个人都报告说下落时有慢速运动的效果。他们都高估了下降时期所经历的时间。那么下落时电子手表上的数字被看清楚了吗?非常遗憾,它们仍然还是模糊不清的。
“原来,当你自由下落时,你并没有真正看到慢动作。它并不像放映慢动作镜头那样,这件事情越想越有意思。” 大卫说。
据大卫讲,其实这就是个记忆的事情,跟"大脑高速运行"的看法无关。 “通常,我们的记忆就像是个筛子,”他说。“大部分通过我们记忆系统的东西,不会被写下来。”想一想当你走在拥挤的街道上:你看到很多面孔,很多招牌,各种各样的信息刺激。但是,神马都是过眼浮云,其中的绝大部分,从来不会成为你记忆里的一部分。但是,如果这时候,一辆汽车突然一拐,直直地冲向你,你的记忆马上就会换档。现在,你的记忆会把一切感知的信息都写下来,每一块浮云,每一块泥土,每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想法,任何可能有用的东西都不放过。
这是一个非常普鲁斯特式的(突然跳跃的)想法。事实证明,我们对时间的感觉,与我们的记忆深深地纠缠在一起,而当我们记住更多的 - 当我们品尝每一口玛德琳点心和菩提花茶时 - 我们可以像拉长毯子一样拉长时间。这表明,要想从尘世里挤出更多的经验,延长我们生命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要对于生活的细节更加细心,更加敏感。同样的逻辑也应该适用于我们的假期。如果我们希望自己的度假时间持续的更长,那么我们应该省了海滩上的小睡,把我们假期的每一时刻塞满新奇的,值得我们注意和牢记的东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