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人小时候受穷,能影响一生的命运,但不是无计可施

时间:2014-01-27 06:25:04  来源:  作者:

在贫困中长大一般都会造成受教育程度低和一辈子挣钱少。一些情况甚至表明这更容易让人产生抑郁,滥用药物和得上成年人的其他疾病。即使有些人极力想摆脱出生寒门带来的影响,早年的贫困生活还是会在他们身上留下持久的烙印,让他们加速衰老并容易得上成年人的退化性疾病。
现在,有五分之一以上的美国儿童生活在贫困中。如果要改变这种局面,怎样去做就总是需要政治上的考量。
科学家们非常关注贫困和精神健康之间的关系,但他们经常会碰到一个更基本的问题:相对缺乏能检验和比较各种可用措施的实验。
因此,当1996年,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大雾山地区的东部切罗基印第安人开了一家赌场时,杜克大学医学院的流行病学家简.克斯特洛认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这个部落的人通过投票决定,把(赌场)获利的一部分钱,平均分配给8000名部落成员。克斯特洛教授希望了解,这些额外的补贴能否改变贫困的切罗基印第安人的精神状况。
赌场开业时,克斯特洛教授已经用四年时间跟踪了该地区1420名孩子,他们中的四分之一是切罗基儿童。这让她掌握了可靠的基本情况。她跟踪研究的孩子中,大约有五分之一是生长在农村生活贫困的非印第安人,而超过一半的切罗基孩子属于这种情况。到了2001年,赌场的盈利达到了年人均6000美元,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切罗基人口减少了一半。
最贫困的孩子最容易得上精神性疾病,包括情绪和行为方面的问题。但是仅仅在获得补贴的四年后,克斯特洛教授就看到了那些摆摊了贫困的孩子取得的显著进步。发生行为问题的频率下降了40%,几乎达到了那些从未受过穷孩子的水平。而另一方面,那些过去就比较富裕的切罗基孩子,却没有什么进步。补贴似乎给最穷的孩子带来的好处最明显。
当克斯特洛教授于2003年发表她的第一篇研究报告时,心理健康领域的研究还正徘徊于搞清是贫困造成了精神问题,还是精神问题导致了贫困。因此,她对结果感到吃惊。实际上,她并没有指望钱能带来多大变化。她对我说:“我估计社会干预的作用相对很小,”。“而这种办法(补贴)却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她和她的同事继续跟踪研究这些孩子。切罗基未成年人的轻微犯罪数量有所下降。高中生顺利毕业的比率提高了。而且,到了2006年,当补贴达到年人均9000美元时,克斯特洛教授便可以做另外一项研究了:孩子越早受到这样的资助(补贴),他们刚成年时的精神健康状况就越好。
她对三组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开始进行研究,他们分别是9岁,11和13岁组。当孩子们长到19到21岁以上并开始独立生活时,她发现那些在得到补贴时年龄最小的孩子受益最大。同那些年龄最大组里的切罗基孩子及同一地区的同龄白人农村孩子相比,他们成年后滥用药物的情况,以及发生精神问题的可能性大约减少了三分之一。
另一方面,在年龄比较大组里的切罗基孩子,他们在得到补贴时已经14或16岁,和农村的白人孩子相比则没有任何进步。很明显,额外的补贴对改变这些年龄较大孩子已经形成的人生轨迹显然太晚了。
这些补贴金具体改变了什么?大量对家长和孩子进行的询问表明,有一个因素发挥了特殊作用。即那些一度占了贫困家庭收入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补贴金,似乎提高了父母教育孩子的质量。
该部落成员并在部落里负责卫生工作的薇琪.布兰德利回顾了这一过程。在赌场开业和享受到补贴以前,他们一般只能干一些零工。她对我说,很多切罗基人在夏天都工作“很辛苦和干很长时间”的活儿,但到了冬季没有工作时,便都蜷缩了起来。她说,补贴缓解了这种时富时贫的紧张状况。一些人用这笔钱提前支付了几个月的费用账单。另一些人则给孩子买上学穿的衣服,甚至圣诞节的礼物。但主要还是过去为这些事着急的压力没有了。她说,这“让父母们变得比以前好了。”
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进行的一项同类研究,把重点放在贫困对教育子女带来的潜在影响上。现在已经进入第十一个年头的“家庭生活项目”,已经在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跟踪调查了约1300名主要生活在农村的贫困孩子(从他们出生后就开始跟踪)。科学家把母亲的受教育程度,收入和生活环境的安全程度等因素全部进行量化。他们发现各种压力因素是叠加起来产生影响的。根据科学家的测算,这些压力的合力越大,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和支持能力就越低。
对三岁孩子掌握的词汇量、工作记忆和执行能力的测量,表明这些能力会和他们父母承受的压力呈逆向关系。
这些能力被认为对人一生的成功和幸福非常重要。但是,至少在这些地方,母亲的关爱似乎可以让孩子免受环境带来的压力,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质量似乎要比物质环境更重要。另一方面,几乎没有父母能在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还能很好地养育子女。所有这一切都凸显了这一科学领域新出现的一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幼年的贫困可以通过扭曲和损害对孩子成长很重要的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而带来危害。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些早期生活压力经历会影响大脑发育。在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对145名3到6岁的学龄前儿童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跟踪研究,并及时记录下了对他们生活造成影响的事情--包括家人的离世,家庭不和及频繁的搬家等。当这些孩子到了青春期,对他们进行大脑磁共振成像扫描时,研究人员发现他们之间的差异和各自经历的影响过他们的事件的数量有关。
幼年时经历的压力和贫困与大脑海马区和杏仁核区的缩小有关,这两个区域对记忆和情绪健康非常重要。并再次表明,父母的教育似乎对保护孩子有一定作用。单就海马区的体积来讲,父母的关爱要比物质上的贫困更重要。
这两项研究所具有的前瞻性让它们格外引人注目。但是,和以往的观察性研究一样,我们不能确定其中的因果关系。或许儿童预先存在的问题给父母造成了压力。也可能是给孩子教育较少的父母先前就处于抑郁状态,而这种抑郁源自于他们的基因。同样的基因遗传随后又在他们的孩子身上表现为改变了的神经结构。
当然,大量的动物研究表明,早期压力可以造成终生影响,而父母的教育可以防止这种影响。比如对老鼠的研究就表明,虽然不时给一些小老鼠造成压力,但母鼠的精心照料却可以防止它们患上有害健康的神经系统改变,有利于塑造大脑的正常发育,并让小老鼠长大后能适应压力。
但是,对人进行的观察研究却表明,很难排除这种压力让人变贫困,或造成某些方面的缺陷,陷于贫病交加。实际上,这种特殊的不确定性是喀斯特洛教授的研究结果特别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尽管她的研究规模比较小。自然而然的干预能改善精神状态。在童年生活中能享受更多的钱似乎可以降低成年时出现问题的几率。这说明贫困会让人生活痛苦,而且这种有意义的介入也相对比较简单。
记住这一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经济学家同时也是克斯特洛教授的合作者兰德尔.亚奇指出,这种补贴从长远看实际上节省了钱。他计算了孩子到了19岁后的5到10年时间,切罗基人收入增长所产生的储蓄额超过了开始时的成本--即在孩子们很小时付给他们父母的那部分钱。他说,这是一个很保守的估计,其计算是基于降低的犯罪率,减少的花在看精神疾病方面的钱,还有孩子不用反复留级省下的钱等。(分析报告的全文尚未发表。)
但是和比较普遍的把干预期重点放在婴儿阶段的情况相比,亚奇教授的分析说明,虽然帮助得比较晚--在本例中是12岁--也能在孩子成年后不久就收回成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卡蕾商学院的经济学家及亚奇教授报告的作者之一,伊米莉亚.森纳美奥娜娃告诉我说:“好处远远超过了成本。”
但是,切罗基人的“自然实验”并非无懈可击。由于原因比较复杂,卡斯特洛和亚奇教授都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在得到补贴时最贫困的孩子,后来会变得最胖。
同时,另外一项研究还发现,在部落发放补贴的月份(一年一两次),会发生比较多的意外死亡事故。研究人员将部分原因归咎于饮酒量的增加,以及购买汽车和更多外出旅行等。
因此,赌博就有了更广泛的含义,成了全国经常争议的一个问题。反对者说赌博会增加犯罪,会让人赌博成性并招致破产。过去的一些研究都说明这些担忧不无道理。
但是查尔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曾给一些支持赌博的组织做过咨询服务的道格拉斯.沃克说,很多针对赌博进行的研究都有方法上的问题。他说,犯罪的增加,可能只是因为更多的人来到有赌场的地方所致。如果人口定期增加,犯罪成比例增长就很正常。他说:“赌业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影响并不像表面上那么一目了然。
所以卡斯特洛教授的研究结果并不见得能说明,让印第安人开赌场及在其他地方开赌场百益而无一害。当然,这些分析说明,额外的补贴能给穷孩子带来持续的好处。而且在这一方面,切罗基人的经验在若干重要方面都独树一帜。
首先,这不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干预。这些收入补贴来自受益人所拥有的企业。部落自己决定怎样补贴其成员。此外,这些补贴不足以让部落成员放弃所有工作,但他们却可以不受限制。这两个特点可能避免了诱使人们放弃工作。
此外,由于赌场的生意起伏不定,补贴额也并非一成不变。这种“循环不定”的特点可能既改变了花钱方式,也预防了长期不稳定性带来的破坏性心理影响。
或许最重要的是,赌场盈利的一半左右用在了基础设施建设和提供社会服务上,包括免费的戒瘾辅导和提高医疗服务。切罗基部落管委会的医生和医学顾问安.布洛克说,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她把之称为“集体效能”的运用--也可能对各方面的改善发挥了作用。她说在部落开始投资在自己的项目上时,部落成员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变”。一个在历史上曾被剥夺了公民权的群体,开始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她说:“当处于贫困中时,你会感觉被这个世界所控制。”“这样的状况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克斯特洛和亚奇教授并不完全赞同她的观点。他们认为是钱真正起了作用。亚奇教授说,首先,情况在开始发放补贴款后马上就出现改善,这是在社区提供的各种服务发挥作用之前。
如果这是主要原因,那么我们需要进行一些思考。卡斯特洛教授说,有些人觉得:“如果你穷,那是因为你就该受穷。“她说:”如果你有病,那是因为你就该得病。“
但是,如果给有孩子的贫困家庭一些额外的资助不仅能帮助他们,而且长期来看能节省全社会的资金,因此,卡斯特洛教授说,反对这样的帮助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她说:”你没这么做是因为你不喜欢这么做。“”这是全社会都需要了解的一个有益教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