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基因不是万能的

时间:2013-06-17 18:13:37  来源:  作者:

2012年4月23日,研究人员正在位于中国深圳的华大基因研究院开展克隆项目。路透社肖泰隆拍摄

译者引言: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篇讲述生物科技的文章,那你可能就错了,至少以我浅薄的见识,我认为自己是大错特错地跳进了这个火坑——一篇晦涩难译的哲学论文。简言之,作者希望从科学的角度告诉大家基因决定一切的宿命论观点是要不得的。从科学的角度看,诸如思想、意识、自由意志等“人类行为”是由多因素共同决定的,包括多种基因和各种环境因素;而每个因素仅以概率的形式产生较小的影响;并且所谓的概率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人类的思想、意识、自由意志等行为实际上也是无法预测的,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基因宿命论(或基因决定论)。文中的复杂逻辑已经彻底将我击垮,如果你觉得这篇译文前句不搭后句,请不要慌张、愤怒,学生我能力有限,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再把文章顺一顺了。因此,我留下了这段摘要和一些文中注解,希望能够帮到大家。当然,这里不是中高考语文试卷,这些摘注很可能也是胡说八道,仅供大家参考。总之,能力有限,请大家恕罪恕罪,谢谢!

DNA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象征。它传达出一种强大的理念,那就是人类个体可以科学地还原成一份明确而具有决定性的编码。我们随处都能听到这种理念:宾利汽车公司招聘员工时说:“努力工作的精神就在我们的DNA中。”足球运动员大卫·贝克汉姆说:“足球就在英国的DNA中。”而旧金山金门大桥的一位收费员说:“我们的DNA就扎根在这座桥上。”

大家都知道,从字面上看这些说法是不对的。但是,尽管我们理解它们的象征意义,这些说法还继续反映出我们的想法,影响着我们的观念。(译者:即知道是错的,但还是受到错误观念的影响。)即便是生物学家,他们同样也是人,也常常会有这种象征式的想法,把一些基因本来没有的特性赋予那些基因。这些象征之所以可以大行其道是因为我们的社会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那就是基因是一种清晰可见的东西,它可以解释我们每一个人的本性,让这些本性成为与生俱来的东西,从而本性变得可以预测。如果说氢和氧是组成水的原子,那么基因就是组成我们的原子。

DNA把我们包围了:每周都会有新闻宣布发现了“决定”这个或那个性状的基因。直接面向消费者(DTC)的基因检测和寻根公司正在蓬勃发展。因为消费者相信比起那些家族故事,自己的基因能够告诉自己更多关于先祖的信息。他们还想知道自己是否注定要遭受特定疾病的折磨,人们相信,这些也写在了基因中。从精子库的运作中可以看出,准父母会考虑候选捐精者的爱好、语言、喜欢的食物以及教育程度,就好像这些特征会印在他的精子中一样。

【译者注:以上描述的是一种基因迷思:不管科学上怎么定义描述基因,基因决定一切,包括那些基因无法直接决定的东西。】

无论我们怎样尝试、怎样期待[希望基因是能够决定一切的],但这种万事归于基因的想法与我们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并不一致。事实上,从很多方面看来,基因对每个人产生直接影响的简单图景已经过时。首先,我们现在知道没有基因是单打独斗的。复杂性状——比如我们大多数人最终会得的那些病——来源于多个基因之间或者基因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预测疾病不仅需要确定我们的基因型——也就是我们遗传到的那一套独特的DNA序列,还需要预测我们未来的环境——我们吃什么、喝什么、呼吸什么或者用什么药等等。无论是DTC公司还是其他什么人,不管他们多么“专业”,都预测不了这第二点。

由于环境各不相同,而每个人的基因组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对于某个特定性状或疾病的多次研究通常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对于疾病风险的DTC估测本质上是一种概率,而不是固定不变的。根据文化和行为特征来选择精子捐赠者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基因发挥的作用很可能淹没在了文化和环境因子的影响中,这其中包括捐赠者成长过程中接触到的食物,或者他是否有钱上大学。

所谓企业和国家都有自己的DNA这种比喻,还有对于基因会直接造成决定性影响的信念,这两种想法可能会给我们描绘出一幅简单、舒适而诱人的因果关系图。但是,这种做法就好比是把宗教上的“灵魂”这个概念替换成了现代化、科学化的“基因”这个概念,这是非常具有误导性的。它试图给事物赋予一种固定的、形而上学的本质,类似加尔文主义的宿命论,并且大大简化实际上很复杂的现象(教条的信仰就是这种类型的东西)。这么做是有代价的。【译者注:本段貌似突然乱入了一些哲学思考,主要是批驳DNA带来的宿命论伪科学,后文会再次进行哲学批驳。】

基因当然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关于我们自己,它们能够告诉我们什么,这一点很重要。它可能会告诉你,根据你的基因型,你患心脏疾病的机会是(比方说)15%。这是一种风险,或者说概率,不是一种必然的东西。概率不同于“诱因”,很难去把握它们。即使是最简单的情况,比如我们抛硬币决定谁掏钱买水,我们可能会说拇指是抛起动作本身的诱因,但我们倾向于认为实际的结果——“正”或“反”——是一种“机会”。

那么机会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很容易理解抛硬币这种问题,抛一次硬币得到正面或者反面结果的机会是50对50。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当我们需要预测多次抛投的结果时又会怎样呢?这就有点儿像我们想要根据一个人的基因型来预测心脏病或糖尿病等生活中某件事情的风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独特的基因型(译者:专业说法是“等位基因”),对应上百种不同的基因,分别对疾病的发生概率有所贡献。它们每一个是干什么的?它们的贡献是“患病”还是“健康”?进一步说,我们问这些问题是否现实?

疾病预测不同于抛硬币,它需要了解、假定或者猜测每个特定基因型引起的潜在风险,这种风险因基因而异,不像硬币正反面那么简单(如果硬币是公平的,正反的风险总是一样的)。根据一个人的基因和他此后重大的人生决定能够预测些什么?这又是怎样一种“可能性”?正如一枚偏向正面的硬币也能抛出反面的结果,继承了增加糖尿病风险的基因型也不一定真的会得病。就算是我们假定风险预测很可靠,人们也很容易把风险看得过于严重。假说某种疾病在一般人群中的风险是2%,而我们的最佳推测是你的基因型会把风险增加25%这么多,但你的实际风险也只是变成了2.5%。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