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中国科学精英的形成受到了如下因素的影响

时间:2011-10-29 12:01:25  来源:  作者:

通过对在1955─2001年间当选的970名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研究,笔者发现,中国科学精英的形成受到了如下因素的影响。

 

首先,院士的家庭背景在他们成长过程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在这方面,他们的父母亲的教育程度比用父亲收入这一社会学常用的衡量家庭社会经济背景的指标更为重要。

 

其次,半数以上的院士曾就读于中国的重点大学,有可能的话,他们会选择出国深造,并从国外的知名学府取得博士或硕士学位。

 

第三,中国未来的院士在其学习和工作期间大多受到过前辈精英科学家直接或间接的熏陶。

 

第四,中国科学家之当选为院士,与其所从事的研究的性质密切相关。

 

第五,虽然中国共产党要求知识分子“又红又专”,但对院士来说,“专”似乎比“红”更重要。

 

第六,院士选举主要依据是候选人的成就和贡献。非科学因素自然也会渗透到院士选举中,比如,在文革中整过人的候选人、立足点在海外的候选人很难过关;关系是双刃剑,过度拉票往往适得其反。院士对官员候选人颇为反感,至少笔者访谈过的院士如是说。

 

研究发现了中国科学精英的形成基本上遵循了朱克曼在研究美国科学精英时发现的途径。这是由科学的内在特性所决定的,比如教育的作用、科学的体制化、以成就取人等。这至少说明,科学精英的形成是具有普遍性的。

 

同时,关于科学精英形成的普遍主义的假设,是建立在西方的社会制度的基础上。中国的社会制度在西方看来是非民主的或威权的,但科学精英的形成并没有背离西方模式,中国科学共同体的社会分层并没有太离谱。

 

尽管过去几十年年中政治动荡、社会变迁、历史曲折使院士(学部委员)选举时断时续,中国科学共同体也不可避免地被政治所左右,但评选院士的过程对科学家在基础研究方面的贡献、而不仅仅是应用研究和国防研究的成就予以更多的关注(见下文的讨论),科学家们在某些方面抵制了政治的压力,也符合科学的普遍主义的假说。所以,本研究结果超越了朱克曼的发现,也就是说,对科学家的社会承认可能并不太受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变化的影响。

 

亮点

 

尽管当时的研究困难重重,但是,笔者还是通过数据收集和整理做了一些创造性的工作。这里说两个不错的结果。

 

第一,研究并没有具体考察当选院士的具体的“贡献和成就”,而是分析他们所在单位的性质和他们从事研究的属性。比如,国家重视应用研究和国防研究,那么,是否从事这些研究的科学家更容易当选院士呢?

 

事实是,在970名院士中,中国科学院所属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大学教授占73.1%。显然,从部委、地方研究所和企业其他几路大军相比,在中国科学院和大学工作的科学家更偏向于基础研究。

 

当选院士中真正来自国防研究机构只有106名(占10.9%),即使加上研究曾与国防沾边的院士,人数也才225名,不到总人数的四分之一。需要指出的是,那些在1955─1957年成为学部委员的科学家是当选后才从事国防科学研究的。

 

第二,研究中国院士不可避免要讨论“又红又专”的问题。笔者的结论是,除了极少数“双料精英”(比如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家科委主任和后来的科技部部长等)代表党领导科学技术事业之外,大多数科学家先因其学术成就当选为院士,而其科学精英的名望又为他们带来诸如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这些机构的常委甚至中共党员等政治荣誉。

 

是否中共党员并不是科学家成为精英的必备条件和政治正确的重要指标。比如,在1955年选出的172名自然科学院士中,有中共党员17名,不到总数的10%。他们中12人是地下党或延安时期的科技领导干部,5人1949年后入党。除了李强(东华大学)和武衡(清华大学)没有完成大学学业,其余有4个博士、3个医学博士、3个研究生、5个本科学历。其中7个还是海归(其中一人从香港海归)!

 

后来精英科学家中中共党员人数增加了,但这是党在不同时期自动吸纳知识分子的结果。有不少科学家先出于自愿加入民主党派,而后才被中国共产党吸收入党;而有些人觉得,加入中国共产党有助于他们在科学上更上一层楼。

 

缺陷

 

“瘌痢头的儿子自己爱”,笔者至今依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东西。

 

但这并不意味着16年前开始的院士研究是没有缺陷的。比如,笔者对院士成就和贡献的把握只能通过对他们工作单位的性质和研究的领域属性的分析。尤其不能确定他们确实比非院士强。

 

而由于缺乏充分的数据通过定量分析来验证科学精英形成的普遍主义,研究结果上不了社会学研究的杂志,而主要是在关于科学的社会科学研究或科学—技术—社会(STS)和中国和亚洲研究的杂志上发表的,虽然这些杂志也是一流的,如Isis、Minerva、China Quarterly、Asian Survey等。对此,笔者还是颇有遗憾的。

 

写出这些,是期待有其他学者、尤其是国内的学者能跟进做进一步的研究,做更好的研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