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 演讲全文 | 著名签名档 | 思考平台 | 全排行榜 | 求同存异 | 现象/性质/特征/效应 | 名言名句 | 打破惯例/改变认识/观念更新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启迪思维 > 借鉴/启示/前瞻/趋势

在自己的家乡失去意义————对工业文明的反思

时间:2010-07-01 09:31:38  来源:  作者:

作者:田松
 

  马丽华行走西藏,见到藏民生活艰难,心生无限同情。一位老妈妈却说:“可怜的孩子,是什么原因使你背井离乡?”话不是原话,大致是那个意思。马丽华大为震惊,遭到了强烈的文化Shock!语境不同,同情与被同情完全调了个个。

  在传统文化的语境里,背井离乡的下句是流离失所。如果不是发生了严重的生存危机,山东河北的农民不会闯关东。子也曰过:“父母在,不远游。”摩梭人甚至一生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在所有的传统中,家乡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成功首先意味着在家乡,在自己生存的地方获得意义。即使那些科举出仕的人也需要家乡的承认,在宗谱上留下一笔。便如西楚霸王所说,富贵而不还乡,如衣锦夜行。在传统的年代里,在一个人的一生之中,家乡是一个稳定的、不变的存在,正因为稳定不变,才可能成为离乡者的港湾,成为离乡者得以弹跳起飞,并最终可以归根的大地。

  然而,在我们这个现代的社会中,我们正在失去家乡,家乡也失去了意义。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有人问山里一位放羊的孩子,长大了做什么?答:娶媳妇。问:娶媳妇做什么?答:生孩子。又问:生孩子做什么?答:放羊!

  故事是作为笑话讲的。无论讲故事的人还是听故事的人,都觉得孩子的想法非常愚昧。这种周而复始的生活,被认为是没有进取心的表现。在我们的主流话语中,对于乡村,我们的想象是贫穷、落后乃至野蛮。那些出自乡村的大学生一旦有机会做一个公开一点、正规一点的发言,都会以“改变家乡的面貌”作为自己不忘本或者有良心的标志。家乡不再是稳定的大地,变成了有雄心大志的人的试验场。

  前不久看电视,这个故事被搬演到一个电视剧里,问话的看起来是到乡下扶贫或者游玩或者助学的女学生(在城市里会自称并被人称作女孩子的)。听到了这样的回答,该女孩露出一脸慈悲,一下子把放羊娃搂在怀里,其它的女学生也做戚戚状,只有放羊的孩子满目茫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按照某种进化论的观念,社会是在不断的进步之中的。农村是不好的,需要进步,需要机械化,需要城镇化;小城镇是不好的,需要繁荣,需要城市化;小城市是不好的,需要发展,需要都市化;即使大都市,也是不好的,需要建设成国际化大都市。在我们那种空投的教育中,农村学生的理想出路是离开家乡,到城市去生活;小城镇学生的理想是离开家乡,到大城市生活;甚至大都市学生的理想也是离开家乡,到国外去生活。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家乡失去了意义,生活在别处!而那些留在家乡的,与离乡者相比,则是无奈的,失败的。


  去年冬天,我为二舅和二舅妈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我的老同学办的公司里守夜,做花匠,看锅炉,做饭。我是在农村姥姥家和爷爷家长大的,前年春节,在离乡十几年之后回到农村,发现那里真的发生了巨变。爷爷家是山乡,一出门就是莽莽苍苍的大山,小时候我还在炕上听见过狼嚎,如今山都秃了,远远望去,如一个个癞痢头,完全不见山林中才有的神秘。姥姥家在平原,一望无际的田野还在,我生活过的土坯房早就没有了,原来的位置归了别人,现在二舅家在原址北面后盖的砖房里,一如小城镇里常见的模样,虽然比城里的房子要敞亮得多,但与记忆中的老房子有着天地之别。老房子三大间,南北大炕,小时候在炕上玩,从东到西可以跑起来,木制的窗台有一人宽,卸下窗子,可以坐在上面打扑克。童年的玩伴大多忘记了,只有一位一直记得,也有了愉快的相见。现在,外出打工是他们和他们的孩子的重要话题。土地在几十年的化肥作用下,日益板结,产量越来越低。二舅的两个孩子也都在寻找打工的门路,甚至二舅本人也不停地外出打工,前年还曾来到北京,在丰台一个建筑工地干了近两个月,最后却没有拿到工钱。带他们出来的同村老乡全家搬走,无处可寻。

  或许我的记忆出了问题,或许小时候我只是农村的过客,不能体会到农民真正的疾苦。在我的想象里,在我的理解中,农村的老人是悠闲的。每天干干农活,侍弄侍弄园子,逗逗孙子。这是农村老人正常的生活。他们可能是贫穷的、清苦的,但是心里踏实,能够平静地走到生命的结束。二舅虽然还不到这个年龄,但也不该把外出打工作为生活的一部分。据说,我为二舅找的工作让村里人都很羡慕,说二舅当年没有白疼我。二舅的感激让我心酸,在我看来,本来应该是我去老家寻找意义的。


  一个正常的,稳定的,可持续的社会,应该为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提供意义,让这个社会中的大部分人在自己的家乡获得意义。这个意义来自于一代代人积淀下来的传统,生长出来的文化;这里的人们应该为自己的家乡自豪,为自己家乡的历史、文化和神灵自豪,也为自己在家乡中的生存自豪,唯其如此,才可能是一个有意义的、自足的社会。那些要到外面寻找意义的应该是这个家乡里的少数、另类。他们流浪,他们先锋,他们要看外面的世界,他们要开辟生存的疆域,而最终,还是要在家乡获得意义。

  相反,如果一个社会中的大部分人都把离乡作为理想,都要在别处才能获得生活的意义,这样的社会是不可能持续的,也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正处在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从我上小学时起,日新月异就是个好词,课外辅导材料经常让几十年没有回乡的人认不出或者找不到当年生活过的地方,让他发出由衷的感叹:家乡的变化可真大呀!这时就会推出这个好词,默写好几遍!而现在,根本不需要几十年,甚至也不需要离乡,同在北京,哪片地方几年不去,就未必能认得出找得到了。改天换地的推土机在大都市、在小城镇不停地转,一座古建筑、一条古街道,甚至一座古镇,都会像一股烟一样,消失在大气之中。

  如果我们在几百年几千年的历史积淀中找不到意义,我们能够在规划出来的未来中找到意义吗?

  那些乐于放羊并乐于世代放羊的人们是幸福的!

  那些乐于放羊并乐于世代放羊的人们所生活的家乡是幸福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