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美女 | 好山好水 | 著名建筑 | 创意图片 | 名画名字 | 风云人物 | 最高/最大/最长/最... | 更快/更好/更高/更全面/更深刻/更...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真善美好 > 最高/最大/最长/最...

世界十大最衰的工作

时间:2011-06-14 07:37:51  来源:  作者:

色情院看门


看门人这项工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工作。何况是色情影院看门人,那是糟上加糟,糟之最糟。色情影院看门人的主要职责是每场演出结束后,拿着拖把,抹布进行大扫除。不同于传统的戏院,你完全可以设想椅子下面那黏黏的东西绝不是可口可乐。太经典啦!至少你能免费看到所有一切和色情有关的东西,你很可能会在男性朋友中大受欢迎,但你能跟你的母亲,或你的妻子谈论你工作的事情吗?

 


白金汉宫卫兵


卫兵在白金汉宫值班被视为英国军队中最糟糕的工作之一。除了要站几个小时,不许笑,他们还必须展示自己最好的形象。士兵们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来清洗和熨烫制服,给皮靴抛光,到某个皇家宫殿上岗前要时刻准备接受多次器械检查。任何士兵的表现如达不到完美无暇,很可能要各种各样的惩罚,如加班执勤等。

 

动物采精员


研究人员要想得到动物精子进行生育研究或人工受精,他们有一套特别有效的操作方法:他们可以将电动探棒插入动物的直肠,在动物的阴茎上套上一个人工阴道,或干脆用老法-进行人工刺激。第一个方法,电动射精,用雄性直肠探棒通过动物的会阴区发送电子脉冲。 “所有正常刺激射精的性兴奋信号,像触觉,视觉,听觉和味觉,都可用电动探棒仿制出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动物科学教授崔西伯杰说。 “非常神奇迷人。当然,这是女人说的话。” 电动射精通常需要麻醉动物,一般是在动物园使用。其他两种方法,人工阴道(或AV),以及过去的老方法都需要训练动物来适应程序。AV方法 -一只涂有温热润滑液的大乳胶管-主要用于从农场的公牛身上采精(被认为是最丢脸和最危险的)。公牛对阉牛发情;当公牛把前腿扒上阉牛时,一个勇敢的技术员,手里拿着乳胶管,潜入到两头发情的牛之间,灵巧地把公牛阴茎引入到乳胶管中,公牛达到高潮射精时,他必须牢牢抓住乳胶管。另外三个技术员就使劲抓住系在公牛鼻圈的缰绳,努力确保这个(傻瓜)笨脑壳的安全。可惜,这并不总能保证完全有效:干这行的人都跑不了要摸摸过阎王爷鼻子,不少人还被送医院。更安全的“数字化摩压法”主要用于猪,从小训练猪习惯于趴在小板凳上,让研究人员戴着手套给它适度的按摩刺激。

 


下水道清洁工


拉梅什萨胡在加尔各答环卫部门工作,清洁城市下水道。拉克什定期蹲伏在一个七英尺深人井的底部,舀出人便和泥沙。带着锄头和铁棒,只穿着松垮的紫色衬裤,拉克什从堵塞的下水道将厚厚的黑色污泥装入水桶,其他同事把桶吊上来,倒在狭窄的道路中间。在人井和一个快倒架的木制蔬菜车中间,腐烂的粪便堆成小山。两个同事伸出手抓住他疼痛胳膊把他拽上来,他身上溅满烂臭的污泥。拉克什27岁,还有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女儿,大约每月100元的收入,他过去10年一直是德里贾尔(水务)局的清污工。

 

巴西蚊子研究员


科学家防治疟疾就必须研究传播疟疾的蚊子及其叮咬习惯。在巴西,一种叫达氏按蚊的蚊子,研究人员利用其在非洲常用的光或风诱捕方法无法捕捉到这种蚊子。这个聪明的小吸血鬼只有当科学家拿自身作诱饵时才会靠近。傍晚,当蚊子活动最繁忙,蚊子的晚餐-研究者找一个不错的蚊虫聚集地,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底部留有空隙的蚊帐中。蚊子飞得很低,被诱入里面,坐在那里的研究员纹丝不动,将自己的皮肤献给科学研究。他必须全神贯注于自己的腿才能有所斩获:当蚊子钉上腿开始吸允时,研究者将它吸入一个口管,然后再赶入一个容器中。资深研究员Helge Zieler每周两次把自己摆上这份晚餐菜单。最好的一个晚上,他3小时就捕到500只达氏按蚊。当然,与此同时,蚊子也在他身上好好享受了一番-总共在他全身叮咬了约3000次,或说整整180分钟平均每分钟叮咬17次。 “这还不算多糟糕,”他解释说他的个人反应是被蚊子叮咬马上出现瘙痒,几分钟内就自然消失。但如果感染疟疾,那反应就不妙了。尽管注射了预防性氯喹药物,Zieler还是得了一次打摆子,两年才治好。


移动厕所清洁员


这项工作差不多就像是垃圾收集员和肠胃病学家两项工作之和,可以说比这两项和在一起还要糟糕。虽然在上流社会大多数人有意识的避免使用移动厕所,但这种室外小屋有时还真是救急。这东西本身就不待见,要是没有那些靠清理厕所为生的人们,就更差劲啦。清厕人员必须用罐子和真空棒,把移动厕所的所有废物吸出来。把乱七八糟的卫生纸收拾干净,他们还要清洗了所有可能被弄脏的表面,包括墙壁。这时候高压软管就派上用场。通常,清洁一个移动厕所只需几分钟,大多数工人每天清洁10个到60个不等。但也并不总是那么容易:翻倒的移动厕所就需要进行更多的破损修理。然而,一些清洁工人苦笑着忍受这个脏活 - 一年能挣回家5万美元。

 


气味鉴定员


气味鉴定员常见于漱口水公司研究实验室,在那里,口臭患者往他们的脸上大口吹气,以测试产品功效。但是,明尼阿波利斯的肠胃病学家迈克尔莱维特最近将这份工作发挥到另一个层次,或者说,发挥到极致。莱维特雇佣了两个勇敢的人来反复品味别人的屁味。 (莱维特拒绝透露其报酬,但似乎如此形容该项工作的特点绝对没错:再多也不过分)16名健康受试者自愿吃斑豆,然后在其肛门中插入小塑料收集管(最差工作亚军,绝对跑不了)。在每个“胀气过程”后,莱维特就将气体抽入一个独立的容器中,把整个屁味一点不差的保存起来。然后气味鉴定员就在至少有100个样品前坐了下来,依次打开一个,使劲吸气。他们的脸痛苦地扭曲着,然后按气味的有毒程度打分。样品还要进行化学分析,-啊找到了-莱维特最终确定了人屁的最恶臭成分:硫化氢。

 


猫食质量控制员


英国男子乔恩汉森曾干过是他认为整个一生中最糟糕的工作:猫食质量控制。按他所说其任务包括多项测试。测试1:把脸埋在一个装有猫食的大桶上嗅一嗅它是否新鲜。测试2:把手臂插入猫食直到胳膊肘,摸索是否有骨头并取出。测试3:挖出一大块猫食,抹在平面上,用手指拨拉来测试内有多少软骨。 嗯,真TMD烦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