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调查数据

结束城乡隔离|经济学人

时间:2014-05-03 08:05:49  来源:  作者:

 

2014/4/19期封面专题“中国的未来”特别报道第3篇
为了改革能更好地实施,中国公民必须更加平等
 
(图:去到更好的地方)
世界范围内的流动人口都会遇到包括语言、习惯和行为方式上的屏障,但是在中国,这种现象被户籍制度体系大大加强,这一制度允许官僚和市民(一个在特别报道中用来描述与农村没有任何联系的城市居民及其上一辈人的术语)对流动人口的常规性歧视。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项调查显示,上海接近1/3的人不愿意与流动人口做邻居,相比之下仅有1/10的人不愿与贫穷的人为邻。在不够外向的东北部城市长春,近2/3的人不愿有外来人住在隔壁。即使中国的流动人口都是同胞,中国的市民似乎仍像欧洲人一样,对从贫穷地区迁移到富裕地区的人满腹焦虑。
(图:仍有大量好处;中国城市人口数。左:数量,单位“十亿”后8根柱为预测值;右:城市人口占总人数的百分比,浅色为“实际在城市居住6个月以上的人口”,深色为“城市户籍的人口”。来源:联合国人口司;哈佛分析。)
然而从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来说,他们得不到那个身份。一个流动人口可能在一个城市居住了很多年,但是他的户口上仍然写着农村。这个证件像是一本国内护照。中国1954年颁布的第一部宪法规定,公民享有“居住和迁徙的自由”。数年之后,毛泽东为拦截涌入城市的流动人口洪流而引入了户籍制度,直到中国工厂需要廉价劳动力的80年代,才有所放松。但是户口诱发隔离的恶性遗产到今天仍在持续。
如果中国的城市化水平以户口而不是居住权为基础进行计算,则仅仅达到36%,没超过印度(31%)多少。进入城市的流动人口中的极少一部分在近30年间获得了城市户口。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一个人的户口,而不是他的居住地点,决定了他的福利水平和被赋予的权利。流动人口在城市出生的子女遭遇着与他们相同的歧视,常常被拒绝进入公立学校,并且有着明显更高的进入大学的屏障。
中国的“一线”大城市的户籍分割最为明显,但却又是对流动人口最具吸引力的地区。在一些城市,包括北京,除非满足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可思议的苛刻条件,不然,他们就不能购房买车。这样一来,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快速扩张,一个类似的城市“二级公民”的庞大群体(即使是官方媒体有时也这样称呼流动人口)正在同步壮大。并不是关乎一党专政的体制,而是说,流动人口和他们在城市长大的后代甚至不能在当地进行投票选举。
(图:不再这么便宜;中国流动工人。左橙色:数量;单位“百万”。右绿色:平均收入;单位“千元每月”)
在2010年之前的10年中,居住在城市的流动人口增长了超过80%,他们的大量涌入使城市人口总数攀升到约两亿。中国一直在控制城市贫民窟的蔓延上非常成功:联合国数据显示,在这一时期,居住在贫民区的城市居民比例下降了1/4,已低于30%。和与其对应的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大多相对有序,这得益于对建设贫民区的严格控制。
冒险的探索
即使如此,流动人口常常在糟糕的环境中生活。在人们视线之外的,是类似于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贫民区零星的悲惨遭遇。一个例子是北京北部的村落东小口,刚刚超出城区的边缘。这个有名无实的村落,实际上是一个垃圾处理中心。成千上万的流动人口,大多来自中部省会河南的一个县的许多贫困村落。他们准备好成袋的易拉罐、一堆堆废铁、堆积成山的塑料瓶,批量出售给回收厂。
和他们穿过垃圾遍地的泥泞街道,挤进窄小的砖棚屋,简直是狄更斯笔下的贫穷景象。因为流动人口的子女大多数不能进入公立学校,这些孩子只能在破旧不堪的私立学校就读。每年为此支付的学费约为4500元(725美元),这是许多流动人口好几周的工资。如果流动人口生了重病,他们只能选择回到自己的村庄,因为由政府资助的农村医疗保险经常在另一个省份失效(甚至河南省的不同地区直到去年都是如此)。只有在城市地区拥有正式劳动合同的流动人口,才享有城市医疗保险,但是享受这一待遇的人甚至不足1/5。
政党似乎正意识到城市下层阶级的破坏性潜力。国家总理李克强在2013年初开始提倡“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去年11月,执政党决定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官员们已经开始提倡所有城市居民“权利平等”。“市民化”这一新名词开始出现在党的话语中,这意味着,让一个流动人口具有享受全部城市户口额外补贴的市民身份。这个公开宣称的城市化目标不仅仅是为了让人们进入城市,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真正成为城市人。
这将代价高昂又饱受争议。李的计划在经过官员们许多个月的争论之后,于今年3月公布。它掩盖了至关重要的问题,即地方政府不愿担负费用,市民担心自己拥有的教育和医疗特权被剥夺。怎样支付所有费用暗示了强大的阻力。政府研究员李铁,在他去年所著的一本书中写道,户口相关改革的网络在线支持率“并不高”。他说,问题的一部分,是政策制定者、记者和网络评论员都是城市户口的持有者,这样一群人组成的固化利益群体,构成改革的“严峻”挑战。
同时,尽管遭受着歧视,许多农村户口持有者仍对获得市民身份心存疑虑。他们担心改革可能导致自己失去原有的权益(农村户口赋予),在农村登记注册过的一小块农田和住宅地块。李的城市化计划中没有提到这些保障。
去年7月,农业部对7000个农村户口持有者进行了一项调查。其中大部分为男性,且居住在农村,仅1/4的人认为获得城市户口很重要,即使是全家都居住在城市,这一份额也才刚刚过半。调查发现,担心失去土地是不想获得城市户口的主要原因。去年十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一位高级官员指出,近70%的农村流动人口希望留在城市,但是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农村户口。这又与东小口废品回收流动人口的想法相一致。一个站在路边的中年人说,他宁愿拥有河南的一小块土地,也不要富裕北京的养老金。
失去立场
面对歧视,流动人口拒绝改革似乎有点奇怪,但是他们仍然继续坚持,直到政府允许他们卖出土地,与农村彻底断绝。李对此已经作出承诺,但是曾经占有土地的地方政府不愿放弃他们的既得利益。
到2020年,新型城镇化计划会将一千万农民工转为城市户口,但是仍有前提条件:申请者至少需要固定工作和合法居住地。这一条件将会排除绝大部分流动人口,因为他们常常居住在未经授权的住所里,也没有签订合法的劳动合同。
官员们时常将中国南方城市广东中山作为户口改革的样板。自2007年进入城市的流动人口(超过城市人口一半)可以基于教育程度、财产所有、社保支出和义务工作(例如献血)的分数来申请城市户口。然而自从方案启动以来,一千六百万流动人口中仅有约3万人通过这一途径获得了当地户口。流动人口也可以使用分数来获取城市户口的相关权益,能确保他们25000个子女能在公办学校就读,但是这仅仅是中山20万流动人口子女中的一部分(还有更多孩子在父母原籍地区就读)。尽管如此,中山市的评分制度仍然在一月份于北京赢得了荣誉奖项。
2012年7月,因有传闻说安保人员虐待卷入一场争斗的流动人口的儿子,中山市的卫星城沙溪发生三天大规模骚乱。中山市流动人口管理部门的彭荣辉承认,城市流动人口产生了“社会管理方面的问题”,他们缺乏归属感,信心不足,自控能力较弱。
像中山市这样的城市担心,取消户口限制会产生公共服务的巨大额外费用,例如教育、医保和住房。不过绝大部分地方政府根本做不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