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调查数据

效法图书馆:开放数据的智能挑战

时间:2014-02-22 12:20:44  来源:  作者:

 我们并非为了有文化的人民而兴建图书馆。我们建图书馆是为了对人民文而化之。如今我们建设开放数据门户网站,也不是因为我们拥有通晓公共政策的人民,而是为了使我们的人民通而晓之。
昨天,查尔斯·阿瑟在英国卫报刊载的一篇精彩文章中提出,全球范围内,洪水般的政府数据纷纷被公之于众(可惜加拿大并不在其中),我们将需要大量的人来解读这些数据。
我对此表示赞同。我们需要一批精通数据的人民,仅仅几个骇客精英或是个别政策专家是不行的。要培养这种基础广泛的文化素养,最佳方法应该是像我们提供如洪水般大量的数据,而不能仅仅发布少量的、基于标准的数据信息。应该提供成百上千的适当的机缘,激起人民学习开放数据并将其用于娱乐工作的兴趣。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考虑培养社区团体,为人民交流思想提供场所。同时我们需要更多教育工作者的加入,他们可以提供智力支持,提高人民的学习能力。
有趣的是,这并非一个崭新的领域。在如何教化人民方面,我们是有“前车”可借鉴的,从中我们可以不忘前事、以师后事。“前车”为何?想一想,曾有一件规模相当的大事,发生在仅仅一百多年前:图书馆革命。
在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整个西方世界的政府和慈善家们突然开始热衷兴建图书馆——大量的图书馆。宏大者如纽约中心图书馆,狭小者如上千间散布于农村的微型乡村图书馆,小到只有一间屋子。这些机构或大或小,但是都迅速为人民所珍视,成为所有城市、县镇的重要组成部分。此项目的核心思想即是认为,人民须得有文化方可成为更加多产和高效的人民。
然而和开放数据一样,此项目也引发了很多争议。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一些民众认为图书馆是危险的。图书馆会传播颠覆性的思想,尤其是关于性和政治的思想,并且,如果允许人民接触断章取义的偏颇知识,其后果将是令人民引火自焚甚至危害全社会。要记住,思想是一个危险的东西,而图书馆里充满了思想。
科拉·麦克安德鲁斯·莫伦迪克,一位图书馆情报学的研究生,用盖勒的著作对这种叫板做出了如下的精彩总结:
……曾几何时,图书管理员的一项关键职责就是审查,同时还要努力说服公众阅读并非是轻率、有害的……许多人担忧,这笔钱本可被用于他处以便更好地服务大众。罗登贝瑞大人曾宣称“阅读会破坏独立思考。”图书管理员也备受攻击,因为他们无法证明,图书馆对于减少犯罪、提升幸福感、支持经济增长或者在当代的各个重要领域起到过任何影响……(盖勒,1984)
时至今日,当我与公务员、智囊团领导等人交谈时,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开放数据”的好处——分享政府收集的数据。然而,有一些人会谈论起把数据移交给公众的问题。有些人质疑这种行为是否“轻率、有害”。他们问道“人们会用这些数据做什么?”“他们可能会误解这些数据。”或者“他们可能会滥用数据。”最终他们提出,我们必须要把这些数据和其“来龙去脉”一并发布。毕竟,数据是一个危险的东西,而政府产生了大量的数据。
就如同19世纪时,这些观点必不能占上风。事实上,我们必须要背道而驰。无论是“轻率用事”的指责,抑或是想要确保数据和其来龙去脉一并发布的意愿,它们皆是阻拦、设计数据门户发展方向的章法,以确保这些数据门户只支持被公共机构或者政客认作“可接受”的数据。重申一遍,我们需要如洪水般大量的数据,不仅因为这样有利于民主和政府,还因为它使得更广大人民从中受益受教这一目标变得更为可能。
值得记住的是,我们并非为了有文化的人民而兴建图书馆。我们建图书馆是为了帮人民文而化之。如今我们建设开放数据门户网站,也不是因为我们拥有通晓数据或者公共政策的人民,而是为了使我们的人民能通而晓之,掌握数据、可视化、编码及公共政策的知识。
然而,明智的政府绝不应当只依靠一小群程序开发员来对利用开放数据。有远见的政府——那些想要在其管辖权内拥有一代积极入世的人民、一批21世纪的劳动力以及一种有创造力的知识经济——会把手伸向高校、学院和中小学,会鼓励这些学校让学生们使用开放数据、对开放数据进行可视化处理和文字研究并普遍参与其中。这样不仅这可以帮助其他人理解开放数据的重要意义,更可以在这一代人中培养起人权自赋和机不可失的意识。如此,这代人中便能走出一批公共政策领域的悍将,他们将能拯救生命,将公共资源变得更有效率、有效用,甚至将社区变得更生趣盎然。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学生们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利用开放数据分析温哥华街头涂鸦的发展趋势。这可算得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上述人才已经“小荷才露尖尖角”。
当我们想到图书馆事,通常我们想到的不过是一栋装满书籍的建筑。但是19世纪的重要意义不仅在于图书馆里有书,更因为图书馆提供各种了扫盲项目、读书俱乐部及其他资源,来帮助人民学文入化,从而使人民变得更加投身社会、富有成效。开放数据目录需要效法于此。虽然政府不再需要19世纪时的那些中央集权且花销不菲的方法,但政府要做的是去培养社区对开放数据的认识,鼓励其教育体系将开放数据作为教学的基础,帮助它的人民写出、提出他们自己对公共政策的观点。我想,这些政府必将受益于它们更幸福、更积极入世的人民,更优的公共服务以及更强的经济。
那么,为了将人民打造成一支开放数据分析师的军队,你的政府、学校和社区都在做些什么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