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分门别类

奥巴马外交政策不成功的十大理由

时间:2011-11-03 00:12:29  来源:  作者: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0月25日文章】题:交白卷:奥巴马外交政策不成功的十大理由(作者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 《外交政策》编委会成员斯蒂芬·沃尔特)

我在本刊的同事丹·德雷兹内几天前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文章,为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辩护。文章的高潮是丹虚构的一段奥巴马就这一话题发表的竞选演说:

“在国外舞台上,美国的名望已经走出伊拉克战后的低谷。‘基地’组织现在也只剩下一副空壳。自由化力量正在北非或快或慢地向前推进。穆阿迈尔· 卡扎菲的政权已经倒台,而美国没有损失一兵一卒。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也都在逐渐收尾……仅仅试想一下,如果共和党人像法国那样愿意作出让步,那我能办成多少事情。”

丹(在文章一开始)说“越来越难以认为贝拉克·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很失败”,这种说法正确吗?如果你考虑一下奥巴马就职时提出的一些主要目标,就不会认为这种说法是正确的。就算考虑到小布什给奥巴马挖了一个很深很深的窟窿这一现实,也有十大理由可能会让你不那么急于把奥巴马的外交政策评价为“成功”。

1、气候变化 这是奥巴马2008年竞选时的一个主要项目,他在上任第一年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时还大肆作秀。但是随后,他没能让一项能源法案获得通过,而且整个气候变化问题几乎完全被遗忘了。

2、以巴问题 正如丹所承认的,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完全失败了。没错,他们没有让局面大大恶化,但由于阿拉伯世界的新政府今后将更为体察民意,以巴问题对美国在中东地位造成的伤害正在增加。

3、伊朗 在这个问题上,奥巴马一开始同样作了一些吸引眼球的姿态,但是美国的政策很快倒退回小布什第二个任期时的状况:大肆制裁,同时要求伊朗依从美国的要求,以此作为探讨其他任何问题的前提条件。伊朗国内的乱局和深深的猜疑让一个艰巨的任务变得更加艰难。

4、阿富汗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可以期待出现一个小奇迹,但是北约已经无心恋战,而且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及其盟友将不可能决定阿富汗的政治前途了。奥巴马在2009年做出的增兵决定或许制造了一种取得进步的假象,这一假象将使美国再过几年撤兵在政治上成为可能,但是我们会再搭上几千亿美元和近2000名美军官兵的性命,而且还没法向着依照我们的条件结束战争前进一步。


5、巴基斯坦 与此同时,我们与巴基斯坦的关系更糟了。巴基斯坦拥有核武器,是反美主义的温床,而且政局不稳造成它很难管教。处理好美巴关系可比猜出最终会由谁来统治利比亚重要得多了,而奥巴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得到加分。

6、伊拉克 丹所虚构的讲话把这个问题归入了“成果”一栏,但伊拉克问题从根本上讲是个失败。不用说,主要的失败还是小布什造成的,但是奥巴马没能实现自己提出的相当有限的目标。美国领导人极为担心,一旦美国离开,情况将会怎样。美国在波斯湾的重要盟友也有同样的担心。

7、利比亚 没有人在哀悼卡扎菲的倒台或是他的死亡,还可以让美国人感到高兴的是,美国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就取得了这个战绩。但是,难道2003年在伊拉克“任务完成”的那一刻没能让我们领教过早宣布胜利的危险吗?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利比亚革命能够实现它的理想主义期望并避开埋伏在前进道路上的种种陷阱,但是现在就开始大肆炫耀、或者把它作为未来干预的样板,简直是太早了。

8、朝鲜 奥巴马在2009年将朝鲜定为优先任务,甚至指派他的一个“特使”去处理朝鲜问题。从那以后,不仅鲜有外交进展,朝鲜去年还采取了少见的好战举动——击沉一艘韩国军舰并炮轰韩国的一个岛屿。平壤核计划仍然没有受到管束,而中国也继续向朝鲜提供外交保护。这些情况帮助加强了美国与韩国盟友的关系,但是奥巴马在对付棘手的朝鲜政权时,做得并不比历任总统强。

9、世界经济 奥巴马不仅没能让美国经济复苏,同时也基本没能帮助世界其他地方走出现在的低谷。美国在促进贸易自由化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建树,欧洲领导人也执意不听美国提出的有关如何解决它们的财政和金融问题的忠告。

10、美国的地位 丹提到奥巴马让美国的形象走出小布什执政期的低谷,此话不假,但此前的形象确实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不错,在除中东外的几乎所有地方,对美国持正面看法的民众百分比都在上升,但更重要的一点是,眼下信任美国判断的人越来越少了。还有什么人尊重我们在人权上的观点吗?谁还愿意学我们的样子管理经济、或是管理金融领域吗?美国民主曾经令人仰视,但就连美国人自己现在也不买美国政治制度的账了。

但是,丹和我看法一致的是,内政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看看上面列出的那些失败之处,就能发现,其中大多数失败之处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内政限制造成的。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一些实实在在的行动,将给商业和消费者带来切实的影响,而由于我们正步履蹒跚地走在另一场衰退的边缘,这是不会发生的。要想在以巴问题或是伊朗问题上取得进展,就得组建新的中东问题团队,并吸纳亲以色列的院外活动集团,而奥巴马2009年6月在开罗发表讲话时已经放弃了这条道路。他作出的向阿富汗增兵并试图在伊拉克留守的决定显然是考虑到国内的政治担心,特别是民主党永远的担心——即担心在国家安全问题上被视为“软弱无能”。贸易自由化在国内永远是个争议话题,而在经济疲软时尤其难处理。

简言之,丹对奥巴马外交政策成功的大体看法是很有见地的:这位总统在那些相对次要、内政不会起到很大作用、而且他可以一个人说了算的领域做得挺成功。但是在较为重要和比较棘手的问题上(在这些问题上,要想改变政策得先说服美国老百姓),奥巴马则基本交了白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