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分门别类

友谊分成了三类,投资型,消费型,还有一种友谊与经济无关,是靠岁月累积,甘苦与共,超越了时代

时间:2011-06-04 06:17:36  来源:  作者:

17岁那年,我因为椎间盘脱出,在纽约医院进行了手术,荣幸地成为该院历史上这类手术里最年轻的病人。那个时候,做这类手术需要在医院里待一个多星期。那天做完手术后,我醒过来发现一个朋友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记不起更多他来看我的情节,有一点我确信,当时因为注射了麻药,我几乎说不了话,但是我忘不了他来看我,坐在那里,而我因为麻醉剂的作用,不知道他坐了多久。

我们从亲密的友情里受益,但是友情无法计算得失。我们从友情里获取快乐,但是友情不是单方的快乐消费。 那些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权威论述,表达不了朋友陪我度过的那个下午。我们的时代,可以称之为经济学的时代,把人际关系划分成了两类,反映出我们追求的生活价值。一种是消费关系,我们参与这种关系的目的,是为了对方给我们带来快乐。另一种是投资关系,我们投资是希望对方给我们回报。一段时间以来,这种经济关系理论的目标就是把我们牢牢掌控,一切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到来。

在鼓励倡导消费关系上,没有什么电视节目比真实生活秀这类节目更突出的了。乔恩和凯特,是"真实世界"这档节目中的角色,卡戴姗和她的家族为了娱乐大众,通过屏幕展示着他们的生活。对应的,我们也可以在YouTube上低调展示我们的生活。或者,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在Facebook收集朋友们喜欢的鞋子或者棒球卡片。

投资关系,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为了个人目的去利用别人,并不是小说中才有的情节。政府支持减少,降低了社会的团结程度,金融资本上升,加强了对产品的投资,这使得创业投资关系获得了动力。对产品投资产生的经济成果就在我们身边,显而易见。但是由此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虽然更稳固了,表面上却还是不容易发现。如果某个地方,除了个人私利,什么也不创造了,那么人跟他应扮演的社会角色之间的关系,就松掉了。 亚里士多德认为有三种类型的友谊:快乐之友谊;裨益之友谊;还有一种,真正的友谊。在快乐之友谊中,"人们不是爱上他们睿智的品性,而是因为他们讨人喜欢。"在裨益之友谊中,"因为有用处才去爱,不是爱他们本身,而是借助于从彼此身上可以获得的某些好处去爱。"对亚里士多德而言,第一类友谊是年轻人的特征,他们关注短暂的快乐,第二类常常发生在老年人身上,他们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应对自己的虚弱。最近的公众舆论和实际行为涵盖了前面两种,愈演愈烈,投射到经济活动中,而忘记了还有第三种友谊。但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人忘记了还有第三种——真正的友谊。我们可能不会像亚里士多德那样去定义——把友谊包含于善良的前提下——但我们有自己的方式。我们亲密的友谊以挑战地姿态站着,挑战着我们这个经济化的时代潮流。

反过来,我们的时代也挑战着这些真正的友谊。这也是为何我们要反思友谊的原因。在现在经济占主导的言论下,友谊并没有溜走。正是我们,一直在创造着我们的时代。在这个友谊的例子中,为了我们中的大多数,为了能留下这些生活中最有意义的元素,我们必须逆流而上。正是有了这些元素,才允许我们坐在朋友的床边:不是因为我们知道了这么做值得,而是因为值不值得这个问题根本就不会出现。

友谊有自己的节奏,明显不同于消费或创业投资这两种关系潮流,这也是友谊最深刻最易碎的特点。

关于友谊的说法可能有很多种,这使得我们能从别人的观点里看到我们自己。友谊会开启新的兴趣之源,或者强化目前的共同兴趣。在生命里困难的阶段,友谊给我们支撑。我关注友谊与经济利益无关的特点。虽然我们从亲密的友谊中获益,但是友谊不能拿来计算得失。当我们从别人那里获得欢乐,也不是单方面的快乐消费。我们跟朋友一起共度时光,互相帮助,通常都是随意的,相互的。我们付出这些时间,提供这些帮助,并不是考虑到以后可以偿还。

友谊有自己的价值,明显不同于消费或投资这两种关系潮流,这也是友谊最深刻最易碎的特点。消费快乐是短暂的,像麻醉剂一样,短时间内会吞没了我们,然后就很快消失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快乐消费需要周期性地更新。投资成功的时候,能给我们带来个人财富的胜利,我们在业内培养同僚,或者是在外部培养关系,就是希望推进我们的事业,提升我们的地位。当实现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个人成功。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通过别人做媒介,享受到了快乐。

友谊的价值不是这样的。它的价值不在于带给我们什么,而在于我们自己沉浸其中。成为别人的朋友,是踏入了别人生命的河流。在没有忽略自己生活的前提下,快乐着别人的快乐,部分程度上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去分担。自己生命的界限,虽然没有全部抹去,却变得不那么清晰了。不同于空虚的快乐消费韵律,也不同于先投资后收益的韵律,友谊的韵律更深奥,更长久稳固。更深奥是因为它常常(虽然不总是)缺少像快乐消费和成功投资那样的标签,但即使这样,它还是存在,是我们生活基础的一部分,可能在我们之间,也可能在我们之外。

作为生活基础,友谊跟时间有关,跟经济潮流无关。消费型关系的特点是瞬间存在,相应地带来直接的快乐。投资型关系跟未来的关系更密切一些,我对他人的行为会产生什么影响取决于他们可能会怎么做。友谊,虽然存在于当下,也假设能够延续到将来,但是比起上面两种关系,它更依赖于过去。过去的时光沉淀在了友谊里。它存在于朋友们一起度过的小时里、天数里,友谊的特性就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这种沉淀,不一定是快乐。经历分享,是友谊的基础,而不是普通的娱乐或者职业提升。

当然,要想拥有这样的友谊,必须准备好分享过去,作为友谊的基础。这个基础不会是现成的,不会主动找上门。我们必须自己创造。在这一点上,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可能同样适用于现代,我们能从他的观点里明白真正的友谊需要有善良的伙伴,也就是他说的"完美的友谊是好人之间的友谊。"如果我们想拥有朋友,就必须走进友谊,发出邀请,在自己愿望的圈子之外,去建立些什么。不止在我们内部,而是在两个人之间,我们必须愿意放弃快乐或者有用的目的。

我们可以说友谊不是快乐或者回报,而是具有深刻的含义。它给予我们的,多变不定,同时,它增加了我们生活的意义元素,这只能出现在人类身上。在每个实例里,朋友们是这样或者那样的特殊个体,一群人过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特殊生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