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分门别类

建立中印特殊友谊的十大理由

时间:2011-02-13 10:54:31  来源:  作者:

中国与印度建立特殊友谊是因为两国之间两千多年来一直存在着一种特殊友谊,是中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之间都不存在的。因此建立中印特殊友谊不会和当前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友谊相冲突。比方说,中印特殊友谊并不会减弱已有的中国和巴基斯坦友谊,而是使中印关系发展到像中巴关系那样亲热,甚至有所超越。那样的话,中巴友谊并不会受影响,而是会被带动、更上一层楼。

我有十大理由认为中印特殊友谊必须建立、势在必行。五大理由是从积极面来看,五大理由是从消极面来看。

从积极面来看,首先,中华文明数千年来持续发展在全球是突出现象,这是因为中华文明吸取了印度文明的精髓。中国民间的“文化英雄”,特别是阿弥陀佛、观音、弥勒、河神、龙王等,都有印度文明的影子。正如季羡林所说,如果不是中印文化数千年交流,决不会有中国今天的社会。1924年印度诗圣泰戈尔在中国住了一个多月,感觉到中国文化并不陌生。他曾打趣说,大概他前世是个从天竺来华的高僧。中华文明的“天人合一”和印度文明的“梵我一如”是同一理论概念。中华文明的理想是“世界大同”,印度文明的理想是“天下一家”,两者如出一辙。印度从古到今自我修养的“梵功”和中国佛教的“禅功”是大同小异的。我们建立中印特殊友谊就能够在新时代把中印文明的“梵/禅功”推陈出新,把中印文明发展推向更高阶段。

第二,从全球地理来看,19世纪以前,大陆的重要性与战略地位远远高于海洋。中国与印度之间虽然有喜马拉雅山脉横亘,却是经济交往的紧邻。所谓“丝绸之路”主要是中国和印度的商人走出来的。印度神话中的“金地”,指的就是从丝绸之乡四川经云南、缅甸到印度东海岸这一带,与“丝绸之路”的繁荣有关。然而,西方殖民主义征服亚洲,海洋交往昌盛,大陆交往衰退。两个世纪以来,昔日的“金地”变成穷地。现在殖民主义已经消失,大陆的重要性逐渐恢复,这就要求建立中印特殊友谊,跨越喜马拉雅障碍,把两国用高速铁路连通,变成活跃整个欧亚大陆东半部的脉搏,使中国辽阔的中西部以及印度大部分地区繁荣起来。

第三,当今科技发达,世界变小,中国在国际地位提升的同时也扩大了全球视野,认识到和谐世界对中国的重要。中印两国总人口是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二。我们要建立和谐世界,首先要把这五分之二的人类变成像同胞兄弟一般。最早提出“兄弟国”概念的是泰戈尔,是指中印两国而言。当前中印两个十亿级的人口超级大国以人口的优势一跃成为经济超强,形成“十亿企业家”现象,这不但为中印特殊友谊打下基础,也会因为中印特殊友谊促进两国繁荣昌盛。

第四,中印两国各自的最大理想就是摆脱贫困,全民丰衣足食。这是两个新兴的、具有伟大理想的“文明国家”,可惜它们没有经验,在这“民族国家”世界的大包围中未能以地缘文明范式为基础,把符合数千年中印传统智慧的新型关系建设起来。现在人们的思维与时俱进,中印两国未来应以泱泱文明大国的风度,建立起特殊友谊,对世界秩序移风易俗起领导作用。

第五,文明的存在超越国界,古代文明跨国界交往而互不征服。中印两大文明之间从未划界。中印都是世界上的新兴文明国,只有建立起两国之间新的边界任务,并不存在着自己过去所没有统治过的“领土”纠纷。两个文明大国之间的新的边界当然是和平、友好与便利边民来往的。边界虽然只有象征意义,但它的划定与两国之间签署类似《万年和平友好条约》的协定定会成为喜马拉雅那样的神圣标志,对中印特殊友谊永远起着鼓舞作用。

从消极面来看,首先,中印两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大国建交60年来仍然无法建立和平边界是很不正常的。当然,在错综复杂的原因中最重要的就是达赖喇嘛逃亡印度所产生的西藏部分人士对中国的离心力。我们从这一原因中认识到,这种不正常的中印关系是导致西藏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中国必须借靠中印特殊友谊的力量才能取得西藏社会的稳定。中印特殊友谊建立起来后,在“印中人民是兄弟”的大环境中,西藏同胞对祖国的向心力才有坚实的保证。西藏稳定了,新疆也稳定,中国才能真正成为各民族团结友好的大家庭。

第二,应该清醒地看到,当今世界危机四伏,苏联解体后美国试图一超独霸,却碰上全球伊斯兰“圣战”恐怖运动的钉子,美国自食提倡“文明冲突”的恶果。唯利是图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由于华尔街贪得无厌而并发金融危机。当今世界秩序,正像泰戈尔所说, “冲突与征服是西方民族主义的根源,扎根于它的中心。它的基础不是社会合作。它发展出逞强的完整机构,但没有精神理想。它像一群必须要有受害者的捕食禽兽。”如果中印两个文明大国不建立特殊友谊,就会被各个击破,精神上变成西方逞强主义的俘虏,参加到“捕食禽兽”的行列中去,结果两败俱伤。

第三,以华尔街与跨国公司引导的全球化推行弱肉强食的所谓“竞争”,把人类分为“强势”与“弱势”两大类。要看到发展或事态总是能动的,只有中国和印度团结起来才能打破当今全球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形势。中印建立特殊友谊,相互切磋,消灭两国土地上的贫穷落后角落,那样人类五分之二进入小康社会,世界也会大变样。反之,如果不朝这一方向努力,中印两国的广大人民就会变成“捕食禽兽”的受害者。目前这样的迹象已经出现,不能掉以轻心。

第四,目前中印受“民族国家”包围、受地缘政治范式(邻国必然是竞争对手)的误导,不自觉地搭上以美国为引擎的逞强争雄的列车。中国暗地里和美国博弈,印度暗地里和中国争雄,中国感受到美国“威胁”,印度感受到中国“威胁”,美国反过来怂恿印度“制衡”中国。这样的国际关系是反常的,是人为地把和谐世界搅浑。近几年来,西方某些媒体加油添醋,造成一种中国崛起引起亚洲诸多国家对抗的形象,对中国的国际信誉伤害很大,只有中印建立特殊友谊才能扭转这种形势。

第五,如果世界经济发展的总趋势是美国、中国、印度成为21世纪三大经济巨头,那么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按照过去欧洲“民族国家”之间“一山不容二虎”的惯例,三国之间做殊死斗,不但冷战、商战不止,还可能发生热战、实战而同归于尽。另一种是意识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大巨头之间不玩零和游戏,同舟共济,相辅相成发展。美国与印度之间隔阂较少,容易朝第二方向发展。中国与印度之间摩擦较少,也容易朝第二方向发展。这样看来,中印建立特殊友谊是21世纪三大经济巨头同舟共济,相辅相成的可靠保证,全世界都会受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