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科研院所招聘信息 | 正心修身 | 爱职敬业 | 齐家治国 | 和谐关系 | 和平崛起 | 创意梦工厂 | 调查数据 | 新思维新观念 | 分门别类 | 政产学研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发展 > 正心修身

古代爱情故事精选

时间:2009-11-14 17:36:48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陆游的《钗头凤》词,是一篇“风流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
据《历代诗馀》载,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婉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婉,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与唐婉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这便是这首词的来历。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见了这首《钗头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首。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又过了四十年,陆游七十多岁了,仍怀念唐婉,重游沈园,并作成《沈园》诗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尤吊遗踪一泫然。
          


孙窈娘   流传在长安街市上的殉情版本

故事发生在唐朝武则天当政时代的京都长安。孙窈娘出身于官宦世家,幼年时,家境虽不富足,却受到了极好的教育,加上她天赋颖慧,不但知书达礼,而且能歌善舞,擅长女红。到了及笄之年,窈娘被她父亲的好友左司郎中乔知之看中,收养在府中,身份介于侍婢、歌舞姬和养女之间,过着类似乔家大小姐的生活。当时窈娘正值二八妙龄,容貌秀丽、清雅脱俗、歌喉婉转、舞姿飘逸,被乔知之视为掌上明珠。孙窈娘渐渐滋生了一种刻骨铭心的依恋之情,两人之间的感情不知不觉中,由长幼爱护之情,化为跨越年龄界限的恋情。
有人自己得不到美人,心有不甘,就把“乔家艳婢,美慧无双”的消息到处传播,最后终于传到了武承嗣的耳中。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亲侄儿,是当时武家的红人,他生性好色,又恃宠生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于是派人到乔府提亲。尽管乔知之可以不在乎别人,对武承嗣却不敢怠慢。一下子方寸大乱。

一天上午,秋官侍郎来俊臣受武承嗣之托来到乔家。来俊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乔知之不敢怠慢,拖到午饭过后,只好答应当天就把窈娘送入武承嗣府中。但是孙窈娘心中忘不了乔知之,对武承嗣若即若离,巧妙周旋,歌舞之外,不肯轻易失身就范。

乔知之因为献出了窈娘,在武承嗣的授意下,由五品郎中升任四品侍郎。然而他为窈娘终日茶饭不思,忧郁成疾,想着与其无情无趣地苟活人世,不如为情舍身,重续来生缘。前思后想,满怀感慨地写道: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解买娉婷;
          昔日可怜君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
          君家闺阁不曾难,常将歌舞借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别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红颜为君尽。
乔知之把诗句写在一罗帕上,嘱咐家仆设法送到窈娘手上。

窈娘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展开罗帕,完全领悟了旧日情人的一番苦心,下定了决心要一死以殉贞情。最后,她把写有诗句的罗帕紧系在裙带上,趁着四月下旬月黑风高,走到后花园中,找到了一处废弃的古井,纵身一跃,结束了她短暂而凄艳的一生。

一时间,长安市上到处传扬着这个故事,不少人为之唏嘘感叹。“孙窈娘投井”了,这朵娇艳的花朵为了真挚、坚贞的情义而过早地凋零,虽然花颜飘逝,但留下的清香却永远萦绕在人们的心间。


柳摇金与韩翊   破镜重圆的患难夫妻

柳摇金是唐玄宗天宝年间长安富商李宏家中的歌姬,容貌秀艳、举止娴雅、通晓翰墨、歌喉婉转曼妙,深得李宏之宠,出入李家的宾客,也多对她倾慕不已。

李宏虽为商人,但性情文雅,书卷气很浓,乐于结交文人雅士,常收留一批才华俊逸又暂不得志的人,韩翊就是其中的一个。韩翊是南阳郡人,正值弱冠之年,颇有文才,特从家乡前来京都长安谋求发展,一时找不到入仕之途,偶尔结识了李宏,两人成为莫逆之交,于是就寄居在李宏家中,等待着机会。

日子长了,柳摇金与韩翊的眉目传情终于被李宏察觉,他看出了其中隐秘而曼妙的情意。李宏本是个豪爽之士,又确实认为韩翊与柳摇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于是把柳摇金慨然地赠给了韩翊,而且好人做到底,给他们在长安城中的章台街买下一所宅院,拨给他们三十万金,让他们组成了一个甜美和满的小家庭。从此,柳摇金与韩翊不但成为恩爱的夫妻,而且也成为长安市上的社交名流,人们誉之为“金童玉女”。夫妻俩心中明白,这一切都是恩人李宏所赐,对于这位古道热肠的好朋友,他们的感恩戴德之情是无法言喻的。韩翊于是决心努力进取。在红袖添香的温柔关照下,埋头苦读,终于在天宝十三年考取进士及第,夫妻两人相拥着笑出了泪。

衣锦还乡的韩翊在家乡大宴亲友、拜访故旧、祭祖扫墓,着实风光了好一阵子。远在长安的柳摇金独坐空帏,朝思暮想,闭门不出,静等丈夫归来。就在这时,安史之乱爆发了。柳摇金忧心如焚,直后悔没与丈夫同去。 等到潼关失守,唐玄宗率朝廷仓皇离开长安,逃往西蜀,长安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柳摇金在脸上涂了烟灰,换上破旧衣衫,随人流逃到郊外,寄居在法灵寺中。

在惊天动地的变乱中,韩翊无法奔回长安,因而辗转就近投奔节度使侯希夷军中担任主簿,随军征战,戎马倥偬。
后来韩翊托人寻访柳摇金,并带去一首《章台柳》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春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柳摇金见词不盛呜咽,复诗《杨柳枝》交与来人:
            杨柳枝,芳菲节,苦恨年年赠离别。
            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诗中暗含“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心意,提示丈夫及早归来团聚,且莫磋砣岁月,以免时不予我而空留遗恨。果不其然,正当韩翊追随侯希夷战场上往返扫荡贼兵残余势力之时,已经日渐恢复繁荣的长安市里,一批帮助大唐皇朝平定叛乱的回纥番将,凭着他们的战功,趾高气扬,横行霸道。柳摇金因出色的美貌,被番将沙叱利看中,强行抢入府中占为己有,柳摇金在他身边天天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

时过不久,朝廷诏命侯希夷回长安任左仆射,韩翊也随之回到长安,当他欢天喜地赶到章台街熟悉的家院,不料却一片荒凉,早已人去楼空。四处打探,他终于获知爱妻已被抢入番将沙叱利府中,韩诩哀声叹气,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心趣。事情却被他的好友许俊知道了,许俊全副披挂,跨上一匹骏马冲向沙叱利府中抢出了柳摇金。韩翊与柳摇金一见面就相拥一起,抱头痛哭,直哭得个天昏地暗。后来由于老上司出面,这件事就算圆满解决了。两条久别的船儿又能相并而行了。

韩翊经过这番变乱,心灰意懒,辞去官职,携带爱妻返回老家南阳。在南阳,两人过着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此时韩诩的诗名已经传遍天下,被列为当时全国的“十大才子”之一,他最著名的一首诗是《寒食》:
           山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这首诗不但广为众人传诵,就连皇帝也十分欣赏,因此在中书舍人出缺的时候,大臣们推荐两人,唐代宗都认为不合理想,他想起擅长作诗的韩翊。而当时有两个韩翊,一个是柳摇金之夫,另一个是江淮刺史,为了弄清身份,诏书下特注明“给作寒食诗的韩翊”。

“中书舍人”相当于皇帝的机要秘书,算得上是朝廷中举足轻重的职位。在同僚们眼热的贺送下,韩翊与柳摇金风风光光地又来到了京城长安。

垂垂老矣的柳摇金,此刻虽然芳颜尽去,但与韩翊的情感在饱经坎坷与悲欢之后,更加真挚坚贞,两人白头偕老,相并驶向人生的终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