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学习能力

读写能力生长论

时间:2010-08-10 16:18:31  来源:  作者:

读写能力生长论


一、读写能力略说

“读写能力”,这是省略的说法。详细表述,叫做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它们与听话、说话能力联结在一起,并称“听说读写能力”,乃是四种密切联系着的基本的语文能力。
能 力
作为心理学的概念,能力是指一种能够完成某项活动所必需的个性心理特征。这个定义中,包含着这样的要点:能力在相关的实践活动中能够起到稳定的调节作用;这种在实践活动中产生作用的能力是有个性差异的;离开实践活动,能力既无从生成和发展,也无法比较;能力属于个体经验范畴。
语文能力

语文能力即在语言实践活动中能够起到稳定的调节作用的个性心理特征(或曰心理条件)。这种语言能力实质上包括掌握相关的知识和灵活运用这些知识两个方面,但通常表现为在交际过程中根据实际需要,即时完成听话、说话、阅读和写作四项基本的言语行为。换言之,听说读写是语文能力主要的外显形式,对言语行为具有并发生稳定的调节作用是其内在涵义。语文能力结构是一个智力与非智力因素共同参与建设和构成的复杂的能力结构。
阅读能力
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是语文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基础教育阶段语文学科教学范畴内所要求培养的语文能力的重点内容。对阅读能力结构的理解,语文教学界认识还不大一致。笔者拟从三个侧面来描述这个能力结构的基本面貌和特点:
(1)从阅读能力生长过程的宏观视角来看待,发现它一般经历五个由低到高的发展阶段,也可以称阅读能力的五个发展级别,简称“能级”:认读、释义、解析、鉴赏和研读。这是由周正逵先生提出的观点,并应用于语文实验教材建设工作,取得了教学改革实效。
(2)从阅读能力在语言实践中发生作用的微观视角来看待,发现它需要这样一些基本能力作为支撑,主要有:体会、想像和联想的能力,亦称感知能力;解析和分辨的能力,亦称理解能力;鉴赏、评判并表述其所得的能力;筛选和整理所读信息的能力等。
(3)从运用阅读技术的视角来看待,发现它经常需要这样一些基本技能作为支撑,主要有:默读与朗读、精读与略读(含速读)、记忆与背诵、评点与生发等。
――这三个视角,形成了三个层面,即技术的层面、心理活动的层面和教学进程(阅读能力提高过程)的层面。它们交织在一起,能够大致显示阅读能力结构的基本面貌,其特征是:阅读能力是一种能够作用于言语行为的复杂的心理条件,体现为综合性很强的心理活动过程;这个综合性很强的心理活动过程需要相关的基本技能参与,这种复杂的心理条件具有提升和发展的一般序列。这是从大处着眼,对阅读能力结构作一般的静态为主的分析。若从个体阅读能力结构转化为阅读流程,发生实际效用的情况来考察,即透视阅读能力如何对阅读活动产生的稳定的心理调节作用,我们会发现这样的事实:“语感”乃是阅读能力最为经常和直接的体现者,推而广之,“语感”也是整个语文能力最为经常和直接的体现者,从这个意义上说,“语感”是语文能力的核心,这是有其理由的,尽管这种观点尚存在争议、其本身立论与辩正方面也不无进一步锤炼的必要性。
或许可以这样说吧,我们的语文学科教学所凭借的必有因素之一是学生已经具有的“语感”,这种教学工作所要达到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改造和提升学生包括阅读能力在内的语文能力结构――并最终主要以“语感”的形式积淀在学生身心里。探讨语文能力的核心,是否将语言运用(交际行为)作为判断的基本标准才比较恰当。准此,那么语文能力的核心应该是这一组矛盾的统一,即在言语行为过程中,对语言的直接感受与理性分辨的统一。但要特别指出,这一组矛盾中,前者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一般由它决定个体语文能力的水平,并引导语文水平实现新的提升;后者的作用也是不可缺少的,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直接感受所得作出有效的判定,深刻认识其原因,二是对直接感受所得加以补充和丰富,这也就是平时所说的“掩卷沉思”“反复揣摩”“含英咀华”“推敲”之类。在进行理性分辨的时候,往往感性的因素仍然会加入进来,二者很难割裂。其实,在运用语言实现交际的过程中,所谓“直接感受”这个方面,也隐含了理性的因素,只不过“语感”的实施非常迅捷,乃是长期的语言实践积淀的瞬间爆发,仿佛完全凭借了语言直觉。当进入理性分辨的时候,速度延缓下来,将瞬间还原成一个比较大的时间跨度,并填加了更多的理性活动。这是包括阅读能力在内的整个语文能力的本质特征。
写作能力
写作能力与上述阅读能力,在基本特点方面有近似的地方,所以这里只结合写作能力本身的个性作简要分辨。写作能力结构也可以从三个层面来认识:
(1)从写作能力生长过程的宏观视角来看待,发现它一般经历五个由低到高的“能级”:写字、造句、构段、谋篇和锤炼文意。这也是由周正逵先生提出的观点。
(2)从写作能力在语言实践中发生作用的微观视角来看待,发现它需要这样一些基本能力作为支撑,主要有:阅读能力、观察能力、联想,想像(形象思维)和思考能力(抽象与辩正)、文字表述能力等。
(3)从运用写作技术的视角来看待,发现它经常需要这样一些基本技能作为支撑,主要有:写字、遣词造句、选择和组织材料、遵守行款格式(行文)和基本的文章体式、修改等。
从能力、语文能力说到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这展示了从整体到局部的探究过程。在学生“能力”发展的漫长进程中,“语文能力”的发展状况如何,起着非常大的制约作用,而“阅读能力”又是“作文能力”的基础,是语文能力乃至整个能力结构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阅读决定一生。

二、读写能力的交互生长过程

读写能力的正常发展就像种子的发育滋长一样,属于一种“生长”过程。把握住这一点非常重要,可以校正我们探索和认识读写教学规律的基本方向。笔者在拙著《汉语文教材概论》(2004年9月北京大学版)中,曾经借助古老的太极图来阐发读写能力的生长特点,兹引用一部分要义,并作出新的补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