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学习能力

金岳霖的逻辑分析方法

时间:2010-05-22 09:33:01  来源:  作者:

摘要:金岳霖十分重视和提倡逻辑分析,并运用逻辑分析方法来讨论学术思想问题。他的逻辑分析方法,包括了先验逻辑分析和经验逻辑分析两种方法在内,到后期则归于一种普通形式逻辑的逻辑分析方法。他运用逻辑分析方法,分析形而上的“道”、知识、逻辑等,建立起形而上学的思想体系,使他的逻辑分析方法,事实上成为他形而上学思想体系的方法论之一;他还运用逻辑分析方法,分析罗素等思想家的逻辑分析方法,比较罗素作为逻辑分析对象的意义和作为逻辑分析结论的意义两者的异同,如实地发现了罗素逻辑分析方法的不足。金岳霖的逻辑分析,具有科学性,是中国现代学人中进行逻辑分析的典范,同时,又有形而上学性,发人深思。
关键词:逻辑分析;逻辑分析方法;普通形式逻辑

逻辑分析是金岳霖理解世界的基本方法,也是他创造新哲学的方法。他引进并运用西方的逻辑分析方法,分析逻辑、知识、“道”等问题,建立了分析性很强,思路非常清晰的哲学思想体系,可以说他是中国现代学人进行逻辑分析的典范。他在中国传统哲学的旧范畴、旧命题中,装进西方哲学的部分内容。而他从西方哲学中吸收的东西,主要是新实在论的实在观念和罗素的逻辑分析方法。在融会创造新哲学时,他运用逻辑分析方法,对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一些范畴、命题进行逻辑分析和意义发掘,推动中国传统哲学现代化。这种现代化的标志之一,就是学术思想分析性的增加。这种分析性,可能包括学术思想的结构谨严,表述清晰,意义明确,有科学基础等。那么,他的逻辑分析方法,所依据的是什么样的逻辑?渊源何在?他是如何对待逻辑分析的?他又是如何进行逻辑分析的?他的逻辑分析,逻辑性或学术意义如何?搞清楚这个问题,对于我们反思逻辑分析方法论,无疑有重要意义。

一、两个渊源和后期的发展

金岳霖的逻辑分析方法,接上了西方逻辑分析的两大传统:一是以康德、格林等为代表的先验的或形而上学的逻辑分析传统,二是以休谟、罗素等为代表的经验的逻辑分析传统。
1914年,金岳霖留学美国,著博士论文《T.H. 格林的政治学说》。格林是英国新黑格尔主义的真正奠基人。在思想方法上,他偏重康德的先验分析,比较注重分析人们形成认识的逻辑条件。从格林那里,金岳霖学习到了先验逻辑分析方法,承受并树立了自己终生不变的形而上学追求和理想主义信念。他深切体验到,形而上学是“任何一种哲学的出发点”,[1]当然也是逻辑分析方法的出发点。这就使金岳霖的逻辑分析方法,依附于他的形而上学,具有先验性和理想主义色彩。后来,先验逻辑分析事实上就成为金岳霖逻辑分析方法的一部分。
金岳霖先验逻辑分析方法的特点是,以形而上的“道”这种理性实在作为分析对象,以先验论、理想主义等先验或超验知识作为分析的知识基础,以形而上学思想作为分析内容,可谓形而上学的逻辑分析方法。1940年出版的《论道》一书,是金岳霖形而上学体系形成的标志。在该书中,他用逻辑分析方法,分析形而上的概念如“道”、“式”、“能”等的意义和结构,保持了本体先天、先验而又不可知、不可说的性质,建立起现实世界之所以能存在,有秩序的最基本的根据,即“道”本体世界。相对于传统中国哲学的“道”本体论而言,金岳霖的“道”论,逻辑性更强,思想更清晰。在表达方式上,《论道》仿照西方一些学者的著述方式,由一个个命题或陈述组成,而这些命题或陈述之间,具有一定的逻辑联系。《论道》一书充分展示了金岳霖的形而上学逻辑分析方法。
但是,学人们通常注意的是金岳霖的经验的逻辑分析方法。1921年,金岳霖转往英国伦敦大学学习,读到大卫·休谟的《人性论》、罗素的《数学原理》,深受其影响,自觉地开始“注重分析”[2]。1931年底,他赴美国哈佛大学向谢非学习逻辑学,从此坚定地“走上了比较着重在分析的哲学”的道路。[3]1935年,金岳霖撰写《逻辑》一书,运用逻辑分析方法,对传统形式逻辑以主宾词句式为主要命题形式的看法提出疑问。他举例分析说,如“所有的人是有死的”一命题中,“是”有九种可能的意义,即:两类的包含关系、个体与类的种属关系、具体事物与其属性的关系、无条件的两概念之间的当然关系、主词在相当条件下的一种一定的情形、主词在存在的条件下的一种实然的情形、有时间限制所以有“是”与“仍是”二意义、无时间限制主词作为“集团”解释则“是”又有各种不同的意义等。[4]
经验的逻辑分析,在金岳霖那里,以经验实在为分析对象,以经验知识为分析基础,科学性是思想内容的主要特征。这种逻辑分析方法在他的《知识论》一书中有非常充分的运用。通过对真命题的条件、产生发展过程、标准和理想的探讨,他详尽缜密地分析了逻辑与知识的关系。比如,他具体地分析讨论了命题和事实、命题和语言、命题和判断、命题和概念、命题和思想等的关系,讨论了命题的定义、分类、结构、对象、内容、性质等,也探讨了命题成真的意义和标准等。这些分析,充分体现出他掌握西方现代逻辑分析技术的熟练程度。
1949年以后,金岳霖的逻辑分析方法有变化。1965年,他著成《罗素哲学批判》一书。该书站在和日常生活比较接近,广大人民群众比较容易理解和掌握的普通形式逻辑的立场,分别分析和批判了罗素逻辑哲学中的存在论、逻辑分析主义、逻辑构造论、定义论、主词论、摹状词论等。这时,他的逻辑分析方法主要倾向于一种“普通形式逻辑”的逻辑分析。这种普通形式逻辑,据金岳霖当时的想法,包括了形式逻辑、数理逻辑、辩证法、逻辑史等内容在内,而又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密切相关,与日常语言密切相关。比如,他重视普通形式逻辑学,在讲授逻辑学时,他少用甚至不用符号,语言尽量贴近群众生活;他甚至用日常语言为标准批评罗素的摹状词论,说罗素所分析出来的命题不像语言,他还用普遍形式逻辑为标准,批判罗素夸大数理逻辑学的作用,贬低传统形式逻辑学地位的形而上学倾向等等。这些思想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弥补了他前期逻辑分析方法中先验逻辑分析与经验逻辑分析之间存在的裂痕。从这个角度说,金岳霖后期的逻辑分析方法有进一步丰富与发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