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晨歌(选自《麦加菲读本6》 )

时间:2014-04-27 10:44:20  来源:  作者:

喜欢这样漂亮干净的文字。(看到已经有庞冰心优美的译文了,刚好我也译了,拿出来给大家拍砖吧。)

(威尔逊·弗拉格(1806——1884),生于马萨诸塞州的贝弗利市、他曾就读于安杜佛镇的菲利普斯学院,并进入哈佛深造,但没有毕业。他的主要作品有:《在田野森林间学习》、《新英格兰的树林和小道》和《新英格兰的鸟儿与季节》。)
自然,为刚刚睁开的双眼带来欢悦,用最动人的美丽色调涂抹了清晨的天空。她生怕这欢悦太多,会让人眼花缭乱,起初便只用微微的晨光宣告白日的来临,随后在渐升的曙光之上倾注了一抹紫色,又往整个天空泼洒了透亮的嫣红。随着天色渐亮,一朵朵点缀着玫瑰红的白云不断涌入镀金的天空,变幻莫测的彩虹编成花环,仿佛为它们加冕;山林湖泊之间映照出一片红光,每个村庄的教堂尖顶都被它们的光芒打磨得闪闪发亮。
最后,在绯红的雾气之中,我们注视着太阳那大大的圆盘冉冉升起,如此庄严沉静,不等它完全释放出所有的光芒,世间的每双眼睛都已留意到它的存在。在初夏的拂晓来到丛林和果园附近漫步,这其中的愉悦,住在城镇里头的人们懂得并不太多。清爽宜人的晨风吹来,渐渐驱散了我们起床时的昏沉睡意,很快我们就感到神清气爽、活力十足。
夜里,最让我们震撼的是万籁俱寂,每一个不经意的声响溜进了耳朵,都能让我们格外敏感。而早晨的时光则恰恰相反,打动我们的是百鸟啁啾,是它们那声势浩大的大合唱。这是首盛大的自然之歌,假如你想要倾听它的开场,你就必须早早起床,那时天刚破晓,微微的晨光尚未在东方的天际划出完整的半圆。
鸟儿是大自然里欢唱的小小主人,黄道眉尖尖的啁啾声唱出它们的第一个音符——温暖的夏夜里偶尔也会听到这种鸟儿的声音。这一段乐曲是一连串颤音,一次次地重复着,间隔越来越短,逐渐成了持续不断的连唱。但不等那黄道眉唱出高高低低的音符,一只独身的知更鸟就开始在邻近的果园里婉转歌唱,很快其它的伙伴也纷纷加入其中,直到东方的天空焕发出绯红的光芒,整个乡下的每一只雄性知更鸟都热情万丈地唱了起来。
在这场演出当中,要弄清楚各种鸟儿开始演唱的先后顺序并不容易。而蓝鸫的歌声只是一段短促而圆润的鸣啭,几乎与知更鸟的欢唱同时响起了,还有歌雀,在唱了一小段悠扬的变调以后,便加入了合唱之中。其他各种鸟儿也争先恐后地一展歌喉,直到这欢乐的清晨颂歌响彻云霄。
常常让我惊叹的是,这千百种不同的音符几乎是同时奏响,听起来却没有一丝杂音,是完全和谐的演唱。在这多声部的大融合之中,没有哪两个音符互相抵触,也没有谁的鸣叫声一直持续到让人觉得声音刺耳的程度。尽管每位表演者只演唱一小个乐段便稍作停歇,但所有歌唱家是一个接一个地轮番登场,于是我们听到的是音乐源源不断如行云流水,直到白日里四射的阳光把它们吸引到别的事情上去。
当黎明的微光足以分辨各种鸟儿之时,我们便会不时看到一只单身的燕子,飞落在谷仓或木棚的顶上,它不停地重复着两个颤音,每蹦出一个音符,都伴随着一个急速的转身跳跃。看起来像是这鸟儿故意要吸引他的爱人注意,而这个举动似乎能协助它的爱人找到它的方位。一到天色渐明,诱它展翅高飞,当它在云间穿行,这啁啾的乐段便让它唱成连绵不断的乐曲。
然而过了一刻,紫色的圣马丁鸟便亮开嗓子,唱出更为优美动听的歌声,这歌声如此嘹亮,有好一会儿,我们的注意力都被它们吸引过去了。紫圣马丁鸟的歌声是如此欢欣鼓舞,自然界里没有任何一种声音能与之媲美,用它来驱散愁思是再理想不过了。尽管这不是我们最早听到的歌声,但当这种鸟儿加入这唱诗班之时,这大合唱的圣歌便陡然变得更嘹亮动人了。
当晨空中的红光变成明亮的朱红,太阳即将破云而出之处是一片炫目的光亮,知更鸟的鸣叫已经不那么明亮了。它们开始奔忙,为早餐搜寻食物,于是一只接一只地飞离了树梢,也许你能在在犁过田地上看到它们跳跃的身影,它们在那里搜寻着,想找到那些夜里从藏身之所悄悄爬出来的蚯蚓和小虫。
但知更鸟的歌声减弱之时,稻雀便开始骄纵狂歌了。在喜欢想象的人眼里,似乎知更鸟逐渐隐退,把表演的舞台让给了稻雀——知更鸟一唱完,稻雀的歌声便接着响起。小小的黄道眉依然在鸣唱个没完,它最早便加入了演出,又一直坚持到最后。尽管这鸟儿的声音并不十分甜美动听,但却与其他鸟儿的歌声融合得天衣无缝,让这合唱之歌大为增色。
要一一叫出加入大合唱的所有鸟儿,恐怕会冗长得令人生厌;但我们不得不提一下京燕,它唱的是愁肠百转的小调,时不时就能听见,像穿插在一部清唱剧里的小乐段。我们也不能遗漏黄鹂的名字,它是这场表演的台柱之一,它的羽毛鲜艳夺目,而它那婉转的歌喉又是那么清亮圆润,胜过了所有其他鸟儿的歌声。还有野云雀的清脆乐音,为这所有的和声加入了一种欢快的变调;它唱着尖尖的调子,歌声里带有一种特别的幽怨,稍稍停歇后复又重唱,声声入耳。
还有一种小小的棕色麻雀,除了羽毛上星星点点的黄褐色以外,与黄岛眉的样子并无二致。它的歌声在群鸟的鸣啭中清晰可闻。在业已耕作的土地上极少见到这种鸟儿,而在荒野上却到处可见它的身影。这种鸟儿在仲夏里的鸣叫声格外甜美,那是蓝莓已成熟,田野上到处是盛放的红色百合。
它的歌声里没有夹杂别的乐音,只有一个不断重复的音节,它越唱越快,音调越来越高,一口气唱到结束。有时它会把它的乐段拉长,歌曲的旋律听起来就变得时高时低、错落有致。在日出之前,这哀怨动人的曲调持续不断,唱得格外的响。有十几只这种鸟儿齐声歌唱,歌声飞散田野,也许是我们聆听的这场林间清唱剧里最为华美的乐章。
到了日出时分,整片树林几乎听不到一只知更鸟的鸣叫,这场演出在最后半小时全部换了角色。第一幕的清唱剧更柔和悠扬,而最后一幕听起来更为欢欣鼓舞、动人心魄。草地雀、绿鹃、鹪鹩和朱顶雀都亮开嗓门加入了合唱,其中要数稻雀的歌声最为嘹亮。但鸟儿们的演唱听起来已没有日出前那么踊跃了。它们一只接一只地安静下来,到了正午太阳高照的时候,田间几乎只听到稻雀与捕蝇鸟两位歌唱家的声音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