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父亲、麦田和其它

时间:2013-10-10 18:55:03  来源:  作者:

 在梦里,又看见了你憨厚的笑容:深情的黄土地!
是你,哺育了麦田、哺育了多么美丽的波浪——没有麦田,她怎会拥有快乐的童年;没有麦田,她怎会知晓生活的苦楚;没有麦田,她怎会理解了父爱如山。
那一年麦收的时节,正值豆蔻年华的她刚刚中学毕业。
她跟随父亲来到金黄而充满希望的麦田间。坐在地头的柳树下,她和父亲一起等待收割机的到来。父亲在磨那把生锈的镰刀,她在观望她家的麦田。麦子熟了,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金色的海洋。一阵清风吹过,海洋里翻滚起层层的波浪,夹杂着淡淡的麦香扑到脸上。痒痒的,就好像小时候父亲抱起她用他硬硬的胡须刺她脸的感觉,很舒服。她不禁感叹起时光的匆匆流逝。几个月前,她放假回家的时候,它们还不过是绿油油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麦苗;现在它们却已全身泛黄,连那最有活力的头颅也埋进了怀里。
她转过脸去看父亲,这也是离家求学的几年中她如此近距离地端详父亲。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的皮肤黝黑,脸上也布满了沟壑。那一条条皱纹是饱经风霜后岁月留下的疤痕。在她的记忆中,他的眼睛很大、很亮,但现在也已变得混浊;他的胡子很长、很长,似乎很久没有修剪过了,而且都已慢慢地变白。父亲已不再是她小时候引以为豪的英俊的父亲了,他的头发是秋天的稻草,他的身躯是嶙峋的山峰,他留下的是蹒跚的步履……
她突然不敢再去看他,生怕会掉下眼泪来。
父亲毕竟是老了,但老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以前总是听他说种地这样那样,这般那般,现在却只能回想。他已经决定不再种地了,今年收了麦,她家的地就要租给别人。她又想起父亲说过的话来:“土地是农民的生命。”可现在父亲也必须离开了,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份他认为能多挣一点钱的工作,没时间再去种地了。她们几个孩子又何尝不是父亲种下的麦子呢?他时常对她们说,养育她们就像是给庄稼投资,希望她们会有回报他的一天。但她知道,他无非是希望她们争气一点,将来不必像他一样辛苦罢了。
父亲依然在默默地磨着他的镰刀,但刀已经露出银白色的锋芒,显然已经很锋利了,可他并没有停下。她好想去帮帮他,让他歇一歇,但她知道他一定不肯:只要他能做的事,就不会让儿女去做。这时他已经注意到她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于是,父亲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又继续磨他的刀。他是一个不善于用语言表达情感的人。这么多年,他并没有说过很多话,但只要提起和她们有关的话题,那就大不相同了,他很会向寨子里人表扬她们。不知为何,这时父亲的形象在她的心中突然又高大起来。
她觉得自己很无用,不能帮父亲的忙,甚至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她不敢再想了,她怕她自己真的抑制不住眼泪。
父亲的动作越来越迟缓了,但依旧不肯让她替他磨镰刀。她知道,母亲在外的这几年,他一个人在家里,很寂寞。他虽然不太爱说话,但至少还需要关爱,在家的时候她尽量陪他说话来减少他的孤独感。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收割机终于来到了她家的麦田。她和父亲都感到欣慰,毕竟忙了一季,终于等到收获的时候了。父亲和收割机驾驶员交谈起来,他们先谈价格,又谈到了如何收割麦子的问题。她站在边上认真听着,过了一会儿,收割机振动起来,要开始收割麦子了。父亲拿着那把被磨得闪闪发光的镰刀跟在收割机的后面,割掉收割机遗漏的麦子。天气依旧很热,收割机慢吞吞地前进着。从收割机后仓喷涌而出的麦糠夹杂着尘土扑到父亲脸上、身上,不一会就把父亲染成了一尊可移动的灰色的蜡像。可即使这样,父亲也没有停下脚步。他一向很珍惜粮食,从不浪费一颗一粒。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她们兄妹从小就养成了节约粮食的习惯。收割机从这头驶向那头,父亲被远远地拉在了后头。父亲毕竟是老了,她又开始心疼起父亲来。像他这样的年纪,本应该在家安详地度过晚年,但是为了她们几个孩子,他一直都在坚持着,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在她眼里,他是铁打的汉子。
可是现在父亲老了!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她忍不住向他狂奔而去。“爸,你歇一会儿,她来替你!”这次他终于没有拒绝,直起腰,看着她说:“嗯,别急,慢慢来。”然后把镰刀递给了她。她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直到他转身离开,她才慢慢地目送他的背影远去。他走得很慢,几乎是拖着脚步,但他哼着小调,显然很高兴—那是一个父亲特有的骄傲。她跟在收割机的后面,太阳的温度加上机器的轰轰响声让她心烦意乱,那麦糠扑在她的脸上、身上,也像是刀割一样难受,可是她此刻并不在意了,帮父亲分担一些,减少了她内心的愧疚感。用收割机收麦,只是这几年而已。她十岁之前都没有听说过收割机,更别说用它收麦了。那时候收麦都是用镰刀割。父亲那时更辛苦。他先要把麦子割倒,然后用车拉到马路上,让麦子脱落,最后再借风的力量把麦粒和麦子彻底分离。现在有了收割机,收麦不用像以前那般辛苦了,但父亲已经没有精力再种地了。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摧残了他健壮的身体,只留下他坚不可摧的灵魂。随着她们几个孩子相继考上大学,父亲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每学期他都要为她们筹集学费。想到这,她更觉得对不起他了。收割机停止了前行,麦子收完了。她虽然很累,但心里却有说不出的高兴。看着金黄的麦粒似河流从收割机的仓斗里呼啸而下,父亲的眼睛都笑了。麦子就像她们几个孩子一样承载着他厚厚的希望。今年是一个丰收年,也是她家最后一个丰收年。父亲执意要外出打工,并不是收成不好,他只是认为年年都丰收也解决不了她家现在的困境。麦河依然在流淌着,一直流进父亲的心里。父亲仍然在看着麦子。她知道他希望麦子多收一些,这样就能多卖一点钱,供她们兄妹几个上学。她又何尝不希望这麦粒永远流下去?那样父亲就不用这般拼命,也不用这般辛苦。但这只是一厢情愿,金黄色的麦流越来越小,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在地上堆积起一座麦山。
父亲的视线离开了麦子,这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天上布满了七色的云彩,真的很美丽。她转过头来望着父亲。他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布满泥土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脸上的汗水和泥土掺在一起,把他变成了马戏团里最惹人注目的小丑。晚上回家之后,她思绪纷飞,没有一丝的睡意。今年的高考,她自己觉得考得不是太好,回来她跟他提起这事,他只是一如既往地鼓励她,让她不要担心。可能他觉得她从没有让他失望过吧!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她的成绩都很好。可这不是他严格要求的结果,他从没有要求过她什么,甚至连她的成绩都不过问,只是偶尔地问问她在学校里的生活。他并不是不在意她的学习情况,只是不想给她太多压力。每次期末考试后她捧回一个奖状,他都会笑得合不拢嘴。第二天,他会把奖状糊在他卧室的那面墙上。她们兄妹几个从小到大得到的所有荣誉都在上面。那不仅是属于她们的骄傲,更是属于父亲的骄傲。然而这次高考,她可能会让他失望了。她这样想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天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