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虞唐·往生记 十 烛窗北风紧 雪夕炭火红

时间:2013-06-13 13:59:58  来源:  作者:

杜鸿道:“当时涌入晋阳城的难民极多,我和二哥也只有跟随其他难民沿街乞讨
,期望朝廷能早日开仓赈灾。哪知朝廷不仅不赈济灾民,反而在难民中抓壮丁去充军
。那年我二哥也只有十五岁而已,就在晋阳的大街上被兵马司的人抓走,想来必是被
发去征辽了。”

萧荼越听越惊:“那……那不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一个七岁的孩子,孤身一
人如何过活?”

杜鸿默然半晌,道:“我至今还记得二哥被抓走时的样子,他两只眼睛紧盯着我
,一直叫我的名字,他没害怕自己被发去辽东送死,他只担心我一个人如何能活得下
去。我追着他跑了很九很久,终于还是追不上,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推上车拉走了。”

萧荼忽然怒道:“那时候的太原留守(注一)不就是李渊么?可见这个人也不是
什么好东西!”

杜鸿涩然一笑:“你可听说过,当年唐国公被炀帝招去江都问罪的事?当时并州
一带民不堪命,流寇四起,强匪越来越多。皇帝命唐国公出兵剿匪,唐国公却明知这
些匪徒不过是些日子过不下去、被逼落草为寇的百姓而已,不愿尽力清缴。炀帝见剿
匪久无战功,猜疑唐国公别有私心,便要招他去江都问罪,只因二次征辽在即,须人
催兵催粮,这才作罢。自那以后,唐国公便是声色犬马、韬光养晦,对朝廷的政令再
不敢有丝毫违拗,以他地位之尊崇、与皇帝关系之密切,尚且如此,旁人就更不用说
了。”

萧荼轻轻吐了口气,低声道:“那你一个人是怎样活下来的?”

杜鸿道:“我不过是跟一群小乞儿在街上打混罢了,能抢到一口吃的便活一日,
抢不到吃的便饿一日。我当时还期望着有一天能与二哥相见,现在想来不过是小孩子
的痴心妄想。后来隋末大乱,原本在一处的亲人尚且不能相保,何况是远征北国的二
哥。时至今日我也再没有得到过他的音信,多半……多半他也早已战死在辽东了。”

萧荼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杜鸿的身世竟是如此凄苦。她默默望着炭火微光中对面
的男子,仿佛眼前这个昂藏青年,竟变成了那个流浪街头、任人欺凌的小乞儿,心下
不由怜意顿生,轻声道:“那后来呢?”

“后来……”杜鸿说到此处脸上却是一红,“后来有一天,我正和一群小乞丐坐
在街边乞讨,忽然走来两个衣着齐整的男子。这一群小乞丐自然立刻围上去哀告,那
两人却不理会,只仔细向这群孩子打量,看了半晌,指着我和另外两个小乞丐道:‘
我带你们去个有吃有穿的地方,你们愿不愿去?’我们三个都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好
事,然而想想不管是什么地方,总比在这里等死要强,自然是愿意去的。那两人便带
我们去了一座大宅,让我们洗浴更衣,还给我们饭食。我们三个心里都很奇怪,不知
这些人要我们来做什么,只觉这宅子中进出的都是些衣饰光鲜之人,仿佛官衙一般。
如此过了几日,我们无意间听到那两人在谈话,一人道:‘裴宫监是如何交代的?是
在这里教习,还是先送去那边?’另一个道:‘汾阳宫那边说,等那批宫人到齐,便
连这三个阍童一道送去,他们自会教习。’”

萧荼奇道:“阍童?什么是阍童?”她一语出口,脸颊却渐渐地红了,低声哦了
一声。杜鸿也是脸上一红,道:“当时我们也不明白,还没来得及细想,第二天便被
送上了一辆马车。马车总共有三辆,里面坐的全都是年轻的姑娘,大概有十几个。”

萧荼道:“都是很美貌的姑娘?”

杜鸿点头道:“都是很美貌的姑娘。三辆马车有两百官军护卫着,出了晋阳城便
一路北行,正是去往汾阳宫的方向。然而行到云中山的时候,山道旁突然冲出一伙强
匪,举刀便向官军冲杀起来。”

萧荼听得颇为投入,不禁啊地一声,道:“两百官军他们也敢抢么?”

杜鸿道:“这批强匪看来并非乌合之众,不仅有长刀快马、强弓硬弩,人数也有
两三百之多。我当时坐在车中,便听外面喊杀震天,兵刃交击大响,人声惨叫不绝,
打得甚是激烈。不多时就见噗地一下,车外不知是谁被砍倒,鲜血都喷在了车帘上。
那些年轻姑娘都吓得尖声惊叫,我们三个小孩儿也吓得直发抖。旁边一个姑娘见我害
怕,还伸臂搂住了我的头。这时候又听噗地一声大响,有人撞破车门仰身跌进了车厢
,却是个官军,手中握着把长刀,脖子已被人割开了。”

“车里的姑娘全都纵声尖叫。我那两个同伴呆了半晌,忽然起身向车厢外爬去,
我想叫他们别去,还来不及喊出声,他们俩已经跑得没影了。只看见车厢外一片大乱
,到处是鲜血和死尸,也不知他们跑去哪里了。正在这时,忽然有个强匪钻进车厢,
伸手扯住那个搂着我的姑娘便向外拖。那姑娘吓得失声大叫,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
回手捡起那死官军手里的长刀,向那强匪捅了过去。”

“这一下正捅在那人肋下,那人吃痛惊叫,反手一刀向我砍来。我慌忙躲他的刀
,一跤从车上跌了下去,顺着山坡滚出好远。却见另外两辆马车旁的官军也已死伤大
半,一群强匪正在争抢车上的姑娘,到处是惊叫声和哭喊声。我一回头,就见刚才那
强匪扛着那姑娘跑了过来。我伸手抱住他的腿想拖住他,却被他一脚踹得飞了起来,
重重摔在地上。我看见那姑娘满脸是泪,一双眼睛瞧着我,被那强匪扛着跑走了,就
像那时被抓走的二哥一样。”

萧荼听得心中一痛,不由低声叹了口气,却听杜鸿道:“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从
西边的山坡上飞来一匹快马。那马来得好快,转瞬到了眼前,便见半空中银光一闪,
一条长鞭忽地卷住那姑娘的腰,一下就将她拉了过去。还没等我瞧清楚,那长鞭又飞
了回来,正抽在那强匪脸上,将他打得惨叫一声翻滚在地。我凝目一瞧,那马上坐的
也是个年轻姑娘,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衣饰很是鲜艳明丽,手中一条银鞭却着实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