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吴婷婷:等待花开的声音

时间:2013-02-03 01:30:38  来源:  作者:

  成长,从来不是一个空洞的词,它总是被注满了各种色彩和语言。如今的我虽早已过了叛逆和张扬的青春期,但却总被一种似有若无的愁情笼罩,如恼人的雾气般无法驱散。一如今日这6月的天气,在浑浊、闷热和阴沉中游荡着些许躁动与不安。
  我是90后,在公众面前,我与很多个与我同年代出生的人被表述成“迷茫的一代”、“垮掉的一代”。迷茫,是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惑。工业化社会的急遽变革,曾经适用于亲缘社会的血缘纽带早已分崩离析,新的社会规范却尚未形成,我便在这时代断档中无依无着却恰如其分地在21世纪的中国扮演着“美国60年代年轻人”的角色——我想要寻找自己的梦想,探寻人生的意义,却总会误入歧途;我要以臆想中极端的个人主义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价值,却不知如此方式是否只会令我距离人生的真义愈来愈远。
  我似乎失去了存在感,在异化的时代中如同不断颠倒的沙漏般殄蚀自我——是我用自身的破碎来证明了时间的流逝,还是时间的流逝证明我的存在的消失?当一个又一个如我般的陌生人从我身边匆匆走过,我看到了自由、理想和幸福在以膨胀的物欲彰示其存在的人生中逐渐凋零。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曾说,被分化成无数孤立的个体后的民众,脆弱而又孤独,空虚感和孤独感充斥在他们的周围。在社会的重重挤压下,人们不再是有血有肉的个体,而是被压成了一张薄薄的纸片,被时代所裹挟。在这样快节奏的社会里,一个个纸片人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于是我们便开始穷尽一生去追求这些空洞的未来和梦想。但到头来,却很少感受到真正的平静和幸福,于是我们便无往不在迷茫之中了。
  读至此处时,一丝恐惧从我心中掠过:我来世上已逾二十年,而我认识我自己吗?在古希腊的神庙的柱子上刻着这样的一句话:认识你自己。哲学家苏格拉底似乎在阐释这句铭文的外延: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人之所以为人,是因其拥有高级的抽象思维和逻辑思维能力。而作为现代人的我,却屡屡为繁忙所裹挟,在无意识的迷茫中逐渐退化了这种思考能力。
  汉娜·阿伦特笔下无所不在的剥离现状似乎难以骤然消散,而个体的有意识地反抗也许会有助于这种沉闷的重雾加速消减。人是一只会思想的芦苇,生命的脆弱只因思想的光芒才得到升华。然而,思想从何而来?思考缘何而生?在这个“大师”泛滥却智者寥寥、乱象丛生且纷繁芜杂的时代中,也许,正如白岩松所言——“用有用之身,读‘无用’之书”才能在这个集体迷失的时代中用思考叩问思想之门吧。
  所谓“无用”之书,是非功利之作,是陶冶性情、体察万物、感念内心、吟诵古今之无目的性休闲读物。读“无用”之书,一如啜饮中医苦药,讲究于无声之中通体浸润。读此类书,并不要求甚解,重在与作者的交流中获得自己的领悟。这是一个探寻的过程,在无目的的漫游中我也曾接触各色书籍,也曾因它们无法即刻发挥世俗所希冀的效应而萌生弃读之意,直到某一次谈论某一次思索某一次写作,这些“无用”之书所承载的思想如泉水般从我脑海中流出,我才发现,原来,这些书籍早已在我心中慢慢发酵、酝酿着,在某个突然的时刻绽放。当一本好书引发这样的时刻时,心灵的花骨朵其实早已在书籍的养育下成形,一片片花蕾只是在静静等待花开的时刻——从一本又一本“无用”之书中找到一个又一个自己。此时,我突然惊诧,思想会如此轻易造访我的内心:读书,其实是在读自己。
  从今天起,抽出一点时间,在午后或者傍晚静下心来读一两本“无用”之书,省察自己,那么原来厚重的无力感与孤独感也许会消减许多,不至被周遭的浓雾遮住自己的眼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