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何恩情: 续红楼梦第八十二回 史太君寄意话双玉  王夫人托思语单金

时间:2012-08-02 16:34:07  来源:  作者:

第八十二回 史太君寄意话双玉 王夫人托思语单金
话说凤姐嘱毕,便回屋料理诸事。那旺儿家的侯准消息,却早早进了角门,于帘外毕恭毕敬,负手斯候。凤姐将袖子一甩,摆摆手,命他近前回话。
旺儿家的先一个躬身,嘻嘻笑道:“给奶奶请安!奶奶万福!”凤姐指着地下,哼了两声,笑道:“府上婆子却多,偏你抹了花蜜。今儿个怎么巴巴地赶来?倒像那促狭肠子!看谁吃了你不成?”旺儿家的低眉顺目,点头哈腰笑道:“不怕奶奶笑话儿。托奶奶金福,那彩霞已被婆子领出园子,太太的主张是叫二奶奶处置此事,故我特来讨二奶奶示下。”凤姐一怔,道:“太太的意思,自然明白。彩霞曾是太太屋里的,还得掂量着办。这事急不得。”旺儿家的听如此说,便耷拉着脸,半晌,掏出一个绣花锦丝缎包,用红丝线细细缠绕着。旺儿家的四下一扫,见并无旁人,方悄悄递与凤姐。凤姐道:“这是林之孝家的托付与你的?”旺儿家的挤眉弄眼,满脸奉承,笑道:“奶奶莫闲弃,且收着。那林之孝家的原认识那石呆子,他们二人曾有过往,这是林之孝家送与我的。可巧我眼拙嘴笨,呆头呆脑的,哪能识别这其中缘故?二奶奶,您见识多,人缘又好,理应交与奶奶处存着,便是奶奶拿去用,亦使得。原是孝敬奶奶的!”凤姐用手一掂,笑道:“这是你的好处。他既送与你,便是瞧与你。你只收着便是。”旺儿家的便耳语几句,凤姐亦不言语,径直掖于袖内。那旺儿家的瞧见凤姐顺道捎下,心内暗喜。一时,凤姐又道:“彩霞之事,估摸着办。你且回去,略避避。倘或泄露消息,提防你的皮!”旺儿家的忙不迭点头称“是”,答应着,退步从角门一溜出去,不提。
闲言少叙。且说宝黛钗并探春、惜春、李纨等闻知迎春凶信。众人念起斯日姊妹情谊,哭他一场。园内花木哭哀,紫气凋零,寒霜难禁,登时哀声一片。这里薛姨妈并宝钗等到王夫人处泣笑叙阔。姊妹情深,叙及旧日,各自感慨,不提。
却说那日绣桔又单与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表过迎春之事,贾母、邢王夫人哭了一场。贾母一行落泪,一行叹道:“我们好歹也是个大家子!那孙家却骑到咱们头上来了!如今迎丫头没了,他老子爹好歹得过去,讨个说法!这会子你们倒哑巴不吱声了,倒没得叫人笑话!”邢夫人见贾母如此说,未免心中不受用,直臊得脸皮发红,亦自悔无尽劝谏之责,终难自持,犹忖度如何处置,方才妥当。
邢夫人素日禀性愚弱,一味承顺贾赦,以求自保。这会子纵有十二分委屈,亦无处去诉,少不得赔笑道:“老祖宗说的何尝不在理?但只我的话他何曾听得一句半句,若听了,倒罢了,也是他的好处。若不听,少不得又骂我不守妇道。”贾母只当刑夫人素日被贾赦淫威惯了的,只没料到这会子竟愚弱如此,好歹一路夫妻,竟连个话儿亦不曾闻得,登时笑道:“你正经念道,便说是我的意思,也就完了。他若不依,叫他来回我,自有法子。”邢夫人闻言,臊红脸,尴尬难持,保不住点头答应,寻机抽身出来,径直登车离去。
绣桔于王夫人上房处拜别告安后,便径直往孙府而去,行至半路,绣桔思道:这会子回去,少不得步迎姑娘后尘,罢了,另寻别处安身,方是正理。不成想孙府小厮备怜适才预备,躬身等候。见绣桔怔在原地回思,忙携至僻静拐角。绣桔会意,红脸,并不言语。备怜悄声道:“不能回府,若你归别,性命堪忧。”绣桔点头,无言自泣。绣桔素日亦有那段心思。登时二人一处打谅商议,备怜作定行装,携绣桔登车远遁,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里贾母向王夫人道:“从没瞧见这样的人,已半辈子夫妻,正经道理亦不曾闻知,忒愚弱了!”王夫人见贾母心烦,不好替邢夫人分辨,只从旁劝慰,亦拿别语来岔。因笑道:“老祖宗还没听说罢,如今宝玉长见识了,前一阵听袭人丫头说‘宝玉兴冲冲,预备给林姑娘开剂药方’,还说什么保管吃了见好!”话犹未说完,贾母笑个不住,因招手命鸳鸯上前捶背。歇了半晌,贾母方道:“可见是扯谎!他不曾学医诊脉,如何便延药开方?再者,药不对症,又岂是混吃的?宝玉既如此说,便是心疼他林妹妹,见他是药罐子,病不见好,少不得心下作急烦恼,才使出这法子,倒没的叫婆子们笑话!若他果真如此,亦是造化。只一件,宝玉与林丫头延药诊脉确万万使不得,倘或见效,倒罢,倘或求医无效抑或弄巧成拙,那时便如何处置?断不可由着他性子胡来!开方细细斟酌一番,让太医过目,瞧瞧可曾适用,才是正理。”王夫人扶额颔首。
及念道两个玉儿,贾母叹道:“他们兄妹俩自小一处住着。日日耳鬓厮磨,一处吃,一处睡,我亲自看顾。我今遭怕这个病着,明日又怕那个摔着,哪一日不操心?偏生两个玉儿都弱不禁风。宝玉唯恐他老子要他读书作学问,每每拘束了他,硬生生把个孩子唬得老鼠见了猫似的,胆都唬破了。要不是我素日护着,指不定出甚么乱子。林丫头更不消说,风吹吹倒了,自打从娘胎出世,汤药不曾断过!饶是这么,病不见好。天可怜见,打小父母俱亡,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住我那苦命女儿!我估摸着宝玉素日在林丫头身上就够用心,他们两个从小一处厮混,倒不差的。前些年张道士赶着与宝玉说亲,我只说宝玉年纪小,后来宝琴来了,他那摸样儿、性情儿,我无有不喜欢,偏又有了夫家,只得作罢。如今精神儿比不得往年,前日晚间吃些瓜果栗子,夜间便作呕难禁。鸳鸯打发小厮延请王太医,偏巧他抽不开身,回江南老家而去。及至请医开药,歇息调理,不曾见好。如今宝玉愈发大了。这亲事咱们仔细估摸着,要放心上。你要是瞧上哪家姑娘,不妨说与我,咱们一处商议,估摸着办。”
原来宝玉亲事,王夫人心中早作定人选。列位看官,你们道此人是谁?原是宝钗一人。一则,王夫人素喜宝钗端庄贤淑,温柔识礼,既有大家闺秀之风,又不似黛玉那般心怀芥蒂,目无下尘;二则,薛家亦富贵族坊,门当户对,更兼王夫人和薛姨妈是姑表姊妹,倘或他二人结为姻亲之好,那便亲上加亲,将来有个好歹,亦有照应;三则,宝钗素日宽厚待人,俱得人心,合府之人,无不称赞;四则,金锁与通灵玉亦且相对,玉非金不能斯配。金玉之说焉能不信?况娘娘定系作主赐婚。只这四件,王夫人便认定宝钗是得意人选,只待宝玉弱冠或贾政开言,他便要和薛姨妈一处商量,撮合二人。这会见贾母如此说,王夫人一惊,自思贾母虽不曾明言,忖度话意,竟要把林姑娘说与宝玉。王夫人暗暗焦心,自忖如何处置方妥,见贾母开问,遂试探道:“林姑娘身子不牢,须好生延医调治。老祖宗日夜挂心,便是我们,亦且担心牵挂。我和凤丫头说了,明日换医瞧视。至于宝玉亲事,要放心上。依我看,娘娘定会赐婚。虽如此,老祖宗之话,亦是不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