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想要做我的男朋友?请先定义》

时间:2011-03-21 00:26:26  来源:  作者:

 

 

第一次约会,他和我讲他对男女关系独特的看法,他认为婚姻制度不应该存在。他又讲到了我们(以及我们的朋友们)父母遭遇的离婚现象,他觉得婚姻除了需要承担金融风险以外一无是处,之后我们又聊到上一次对感情不忠的经历。他解释他之所以对婚姻漠然不是因为野蛮的沙文主义,并且恰恰相反:这正是女权主义的最高表现形式。

 

 

第二次约会,我们在他的公寓里看了爱荷华州新闻报道,然后又听了一会爵士乐,之后他爬上了床,倚靠在床头,说天黑后他从来不开日光灯。我叹了口气,贴着他挤上了床。

 

 

睡觉的时候他不停的打呼噜,又蹬被,用他满是汗渍的双手贪婪的抱着我的身体,就像一个孩子抓到了一个免费的糖果。

 

 

第二天我们起来晚了。在早上我看到他疯狂的穿衣服,那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流浪汉(先是穿灰色的内裤,然后把衬衫塞进裤子里,之后打领带,穿背心,穿棕色尖头皮鞋,灰色毛衣,红色围巾,最后穿外套:样子好玩极了)。他察觉到自己的仓促行为,然后冲着我抱歉的笑笑。我叠好被子,喝了几口前一晚买的橙汁。我们离开公寓,出门试着找一辆出租车。

 

 

就在我们穿过哈德逊大街(Hudson Street)的时候,我们费力的穿过一队上学的孩子组成的队伍,他们两人一组,手挽着手过马路。在他招手打车的时候,我撇到了带队的老师——一个老师在队伍的前面,一个在中间,一个在队尾。

 

 

我再见他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这一周我回到了佛蒙特(Vermont)的学校,听说他去了牙买加度假。我们相约在一间餐厅见面,当我进入餐厅的时候,他说道:“痛苦的回忆里最美妙的部分就是我竟然忘了你是如此的美丽。你真漂亮。”

 

 

在吃饭的时候,我们聊起了色情小说对恋爱关系的影响。吃完饭后,他要去赶飞机。我随意的问了一句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他叹了叹气。“这话另有用意吧。”

 

 

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觉得我问的很坦率。

 

 

于是,他开始撒谎。一个漫长,无聊,令人厌烦而又假惺惺的谎言。谎言连绵不绝,溢出餐桌,滴在地板上,顺着客人们的鞋子一直淌到大街上。

 

 

他说他刚结束一段恋爱关系,恢复单身没有多久,而且也不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如何发展。有很多人都想要和他在一起,但他只是喜欢我;他觉得我很特别。我发誓,他真的说我“很特别”。

 

 

他撒完慌,又问我:“这就是你真正想要问的,对么?再见到我并把我们的关系确定下来?比如说,我们对彼此意味着什么?”

 

 

我说我只是想问一问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见面,因为我觉得在约会过几次之后,问下次什么时候见面是一种礼貌,并且我也很想知道他是否想要我挤时间回纽约来见他。他拒绝了,他说“我们发展的太快,太亲密了。”但他告诉我如果我以后回纽约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他很乐意来见我。

 

 

我们走出餐馆。这时候天上下起了雨,他帮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我们拥抱告别,彼此没有任何眼神的交流。我上了出租车,离他而去。

 

 

我试着修改我的记忆。试着让自己认为他一直都是一个傲慢自大,专横跋扈的男人。我试着体会史蒂文说的那番话。试着回忆起我其实只是想要寻求一段不附加任何条件的纯粹的感情。试着让自己明白没有人是属于我的,而我也不属于任何人,所以我应该充分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因为在最后只有我们共同的回忆才是我们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我试着劝说自己我还年轻,在这个年龄应该率性而为,无忧无虑,开心而又愉快的生活;不要浪费了美好的青春时光。

 

 

 


玛格丽特·菲尔斯是佛蒙特州万宝路学院大三学生。

 

 

 

 


更多《纽约时报》文章请访问:HTTP://BLOG.SINA.COM.CN/52TIMES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