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想要做我的男朋友?请先定义》

时间:2011-03-21 00:26:26  来源:  作者:

玛格丽特·菲尔兹

 


最近,我和母亲聊到我正在和某人交往,母亲追问我到底我说的是哪种交往,是对方看上了我,还是我看上了对方。我很难回答她的追问,因为很多东西都纠结在我的脑子里,让我自己也搞不明白。但我明白一点,那就是四年前,我曾有过一个男朋友。我确认他是我的男朋友是因为他对我说:“我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我说:“好的。”

 

 

我和他在一起一年多时间,在我们分手的时候,我难过到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吐了出来。在那之后,我从位于布鲁克林的母亲的房子里搬了出来,搬进了曼哈顿东村的一间公寓,从这以后,一切都变得混乱不堪。

 

 

在我和母亲聊过这次之后的几天,我回过了神,到市中心找我的朋友史蒂文喝茶聊天,我问他是怎么看待男女交往的问题。史蒂文和女朋友交往了很长时间,我很好奇他会怎样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他说道“我不介意我的女朋友和别人上床。我的意思是,她不是我的私有财产,对吗?我只是很高兴可以和她在一起。和她共度时光。因为这才是我们真正拥有的,你能明白吗?我不希望她属于我,我也不希望属于任何人。”

 

 

我努了努嘴,环顾了一下临近的桌子,旁边的位子上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其中一个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接着给了我一个微笑。

 


史蒂文解释说道,这不是忠诚不忠诚的问题,而是对彼此的期望是多少的问题。他不希望另一半阻止自己有和其他人上床的想法,所以他也不能阻止另一半也像他这么想。他们彼此都还很年轻,生活在纽约市,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明白,在纽约你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遇到任何一个人。

 

 

为了简单明了的表明主题,我承认我和很多男人约会过。但这并不表示我和很多男人睡过觉,或是和很多人上过床,有很多人我只约会过一次。但的确,我邂逅过很多的男人。

 

 

我邂逅的场合包括公园,熟食店,美术馆,朋友的聚会,或是在网上。在网上交朋友的想法是源于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某些应用程序筛选个人信息,从而剔除掉那些明显的疯子们。

 

 

但实际上这种想法并不管用。曾有一次,我和网友见面一起吃晚餐,他倚靠在椅子上将近一个小时不发一言,然后突然间尖叫道:“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你是爱我的!”还有一次,一个网友站在我的公寓门口,一只手按门铃,另一只手挡住门镜,一直在按门铃,直到他最后精疲力尽才独自离开。

 

 

还有一些男人和我只有一面之缘,比如说我曾在火车上连续两次碰到同一个建筑工人,但我们没说过一句话。第三次我又遇到那个人,于是我们就接吻了,第四次又接吻,第五次我们上了床,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还有一个手指有刺青的家伙,他是个年轻的共和党人,来自爱尔兰,当时他正在纽约度假,这个家伙偷了我三百块钱去买毒品。我还遇到过政治活动家,演员,图书管理员,服务员,还有证券交易员。

 

 

于是,当我和朋友们聊到关于婚姻的话题时,我认为我对婚姻还有点发言权。因为,即使大多数和我邂逅的男人们同我只是保持了非常短暂的关系,也无论我在与他们短暂的关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始终觉得我渴望在这些男人身上得到的是一份持久的关系。

 

 

有些时候我不喜欢这些男人,他们让我感到恐慌,而大多数时间里我更是厌烦这些男人。但我害怕,或者可以说是不喜欢,亦或是厌倦掩饰我潜在的想要和一个男人长久在一起的渴望,至少是和一个想要稳定下来的男人长期的在一起。

 

 

即使是在我嫌弃那个男人的时候,甚至直到两个人发现彼此变得陌生的时候——我仍旧愿意相信有一个人会是命中注定和你相遇,相爱,并和你相守一生的。那些六十年代标榜的恋爱自由或是其他什么暧昧的口号都靠边站吧。

 

 

可是,我们唯一能够拥有的只有暧昧。

 

 

我曾遇到过一个男人,他的头发是红色的,手掌大而有力。我们手挽着手在华盛顿广场散步,他亲吻着我的后背,说他想要做我的男朋友。但在我们下一次散步的时候,他没有牵我的手,并解释说他上次说的“男朋友”其实是按字面意思理解的“男性朋友”。

 

 

还有一个在酱油厂工作的男人,有一次我去他家,他给我做黏糊糊的意大利面食,还硬要我看英式足球比赛,他睡觉的时候还说梦话,乱踢被。在春天的时候,我还和一个大我12岁的男人在一起过,他让我住他可以俯瞰汤普金斯广场的大公寓,我们一起观察一个装着长款衬衣的老头绕着广场漫无目的的闲逛。

 

 

我还遇到过一个粉底擦的比我还要厚的男人,他还涂睫毛膏,化妆。而且有一次在他喝醉的时候曾和一个男人一起睡觉,然后在清醒的时候又和另一个男人睡觉。(他始终坚持说他不是同性恋,只是感到好奇;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觉得难以忍受他了呢?)

 

 

在这个夏天,我和一名神学院的基督徒分手了。原因是在我说不想只约会三次就上床之后,他就不再给我打电话了。在秋天,我回到了学校,我和一个住在新英格兰伍德地区的班卓琴演奏师在一起了,他还带我去见了他的家人,随后他搬走了,并让我等他。我确实那么做了,等了他几个月,直到他打电话来说他深深的爱上我了。天啊!一听他这么说,我就迫切的想要见到他(暗自盘算今天就买车票去找他!),但他再打电话来的时候却说我们发展的太快了,他还没准备好。

 

 

我还遇过这样或是那样的各种男人。

 

 

今年冬天,我在取修好的电脑的时候遇到了这个男人。他有着蓝色的大眼睛,好看的嘴唇,一双纤细的双手,留着棕色的头发。他坐下来,问我在哪所学校读书,有没有男朋友。因为他想要约我出去。他的脸庞笑起来仿佛是一张带着熏香的纯白色亚麻布,我无法抵抗的瞬间被他的微笑征服了。此外,我还喜欢他略显冰冷的性格,自信,而且他还熟知大量外国电影导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