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艺术是什么》 泰戈尔

时间:2010-08-07 15:11:32  来源:  作者:

我们与我们所面临的大千世界的联系是纷繁复杂的。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必须生存,必须耕耘土地,必须搜集食物,必须穿衣,必须从自然界获取物资。我们不断制造能满足我们需求的物品,不遗余力地去接触自然以满足这些需求。因此,我们总是出自饥渴和一切肉体需求而去接触大千世界的。

 

然而,我们有心灵;而心灵也要寻求它自己的食物。心灵同样有它必要的需求。它必须在事物中寻找出理性来。面对复杂多样的事实,如果找不到一个能简化事物多样性的统一原则,它会感到困惑不解。人的本质就是如此,他不仅必须发现事实,而且必须发现一些可以简化数和量的法则。在我之中还有另一个人,它不是肉体之人,而是人格之人;它有自己的好恶,并企求发现某种能满足它爱之需要的东西。这种人格之人只有在我们摆脱了一切必需——超越了肉体和精神的需要,——超越了私利和实用的地方才能找到。这个人格之人是人之中最高尚的。它本身同博大的世界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是为了得到能满足人格之物才与世界相联系的。科学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它是力量的抽象世界。我们可以借助我们的智慧来利用它,但不能借助我们的人格来实现它。科学就像一大群技工,虽然他们为作为个人的我们制造了物品,但对我们来说,却仅仅是一些幻影。然而还存在另一个对我们来说是真实的世界。我们能看见它,感知它;我们用全部情感与之交往。它奥秘无穷,因为我们不能分析它或度量它。然而我们可以说:“它就在这里。”这是一个由艺术取代科学的世界。如果我们能够回答艺术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们就会认识到这是一个艺术与之有着内在联系的世界。艺术是什么,并非像它实际存在那样,是个重要的问题。因为艺术就像生命本身一样,它是在自身的冲动中成长的,人对于它是什么没有确切的认识,却甚为喜爱它。我们可以将它安稳地放在意识的心田里,在那儿,有生命之物在幽暗中被抚育滋养。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世界被彻底倒置了,处在底层的一切被拉到了表面。我们的生命过程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我们必须将它置于知识的详查细究之下,——尽管认识就是扼杀我们考查的对象,使它成为博物馆的标本。“艺术是什么?”的问题早已提出,并且它的答案也是因人而异的。这些讨论的结果便将有意识的目的因素导入我们创造才能和享受才能都处于自发的和半意识状况的领域。这些讨论的宗旨在于向我们提供十分确定的标准。来指导我们对艺术作品作出判断。我们时常听到在当代,人们根据他们自己制定的某些特殊规则,作出的各种评判,那是因为千百年来无人怀疑其至高无上地位的那些不朽的人物已被废黜。滥觞于西方的文艺批评领域里的动乱已经跨洋越海,在我国的孟加拉登陆上岸,它带来了云和雾,而那里曾是晴朗的天空。我们开始扪心自问,对艺术创造的判断是否不应依据它们符合不符合人们的普遍理解,或不依据对生活的哲学表达是否恰当,或不应依据它是否对解决现实问题有用,或不应依据它是否能表达艺术家所属民族所特有的思想?因而,当人们认真考虑依据某些不是艺术所固有的东西来确定艺术的价值标准时,——或者换言之,当人们将依据河道来判断河流的优点时,我们不能把问题推给命运,而必须对其深思熟虑。我们应先下一个定义吗?然而,对一个具有生命的事物下定义实际上等于为了看得清楚,反倒限制人的视野一样。清晰性不是真理的唯一方面,或者说不是真理最重要的方面。牛眼状提灯的视野虽很清楚,但并不完全。如果开始我们要认识一个转动着的车轮,我们不必担心能否数清它的全部车辐。如果不仅需要精确地认识车轮的形状,还要测定它转动的速度,那么我们只得满足于不完美的车轮定义。生命物质与它们周围外界之间有着深远的联系,有些外界事物是不可见的并深入于地下的。为了热心追求定义,我们可能会砍掉一棵树木的枝桠和树根,把它变成一根圆木,这根圆木容易在教室之间滚来滚去,因而它适宜于教科书。但是,由于它让人如实地、清楚地看到了自身,因此,不能说看到了一根圆木就等于真实地看到了整体的树木。因此,我不想为艺术下定义,而是要探究艺术存在的缘由,并试图查清,艺术之所以存在是源于某些社会目标,源于满足我们对美的享受的需要,还是源于表现的冲动,即我们的存在自身的冲动。围绕“为艺术而艺术”这一观点,长期以来争论不休,在西方(文艺)批判领域里,这一观点似乎已声名狼藉。它是清教徒时代禁欲主义再现的标志,在那个时代,追逐享乐被看作罪孽。但是,整个清教徒主义都是一种反动。它没有反映真理的正常面貌。如果享乐失去它与生活的直接联系,那么刻意挑剔和虚幻空想的风气,就会要求克己自制,摒弃欢乐,视欢乐为陷阱。我对贵国现代艺术史的了解肤浅,故而没有丝毫资格来讨论;然而我可以断言,如果一个人弃绝欢乐的欲念,把欢乐变成仅仅是求知和行善,其原因必然是他已失去他的青春年华和健康,从而失去感觉欢乐的能力,这是一个普遍的真理。古印度的修辞学家们毫不踌躇地说,享乐是文学的灵魂——享乐是公正无私的。但是,使用“享乐”一词必须慎重。倘若分析之,艺术的七色光带通过它不同的星球世界显现了色彩缤纷、强度各异、永无穷尽的光线系列。艺术世界包含各种不同要素,它们放射出的光线各自具有特定的范围和性质。我们的责任就是区分它们并企及它们的来源和发展。动物和人之间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动物的活动几乎完全限于寻求生活必需品的范围之内,它们的大部分活动是保存自身和种属所必需的。动物恰似一个零售商贩,从它生活之贸易中,获利无几;它的大部分收入必须偿付银行利息。它的大部分精力都花费在糊口度日之上。然而人则不同,在生活的商业中,人是一个富商巨贾,他的收入远远超出他必需的支出。因此,在人的生活中,有着巨额财富,这财富给他以无所事事、任意行为的自由。人的生活必需品的四周存在着一个宽阔的地带,其中有着众多的本身就是目的的对象。动物也要有一定的知识,以便适合它们生存的需要。然而,它们仅此而已。它们之所以必须了解周围外界,为的是寻求遮蔽处和食物,它们之所以必须了解某些事物的特征,为的是搭建巢穴,它们之所以必须了解四季的征兆为的是能适应换季而做准备。人为了生存同样必须有知识,然而,人具有动物所不及的长处,这就是,人可以自豪地宣称为知识而知识。他可以享受纯粹知识的乐趣,因为在人那里知识是自由的。正是由于这一区别,才有人类科学和哲学的兴盛繁荣。其次,动物有一定程度的利他主义。这就是亲子关系的利他主义,是兽群和蜂群的利他主义。这种利他主义纯粹是种属的保存所必需的。人具有利他主义的目的远不止于此。虽然,人必须行善,因为,善是人类所必需的,然而人的目的远不止此。人的行善不是小量的恩施,仅供每日维持道德之用,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宣称为行善而行善。在行善的基础上,——诚实的价值不在于它是最好的策略,而在于它可以反对一切权谋——人奠定了偏理道德。“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想同样源于人胜于动物。让我们来确定一下,是什么丰富多采的活动导致了艺术的产生。无论对于人还是对于动物来说,表达乐、苦、惧、怒和爱的感觉都是必需的。在动物中,这些情感的表达超不出实利的界限。而在人中,尽管它们的根仍是植于原初目的之中的,然而它们在无限天空中扩展的枝桠,已经高居于它们植根的土地之上。人拥有丰富的情感能量,这些能量除用于自我保存之外还绰绰有余,其剩余能量便在艺术创造中寻找出路,人类文明就是建立在他们剩余能量的基础上的。一个勇士不仅需要战斗,而且要借助军乐和装饰来表现、渲染其高涨的勇士意识,前者是必需的,而后者不仅不是必要的,而且常常是自杀性的。具有强烈宗教感情的人不仅虔诚地崇拜他的神衹,而且他的宗教人格热望将这宗教性人格表现在庙宇的庄严华丽和祭祀礼仪的隆重上。如果在我们的心灵中萌发一种情感,它远远超过产生它的对象所能吸收之总量,那么,这种情感就会返回我们自身并凭借其回波造成我们的自我意识。倘若我们一贫如洗,我们的全部注意力就会集中在身外之物,——集中在我们所要求的生活必需品之上。倘若我们的财富大大超过需求,其财富之光就会反射到我们身上,于是我们感觉到我们是富翁,从而欣喜若狂。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