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人间美文

皇帝、诗人和渔夫

时间:2010-05-22 11:33:48  来源:  作者:

南唐后主李煜,假若不是一个诗人,除了历史学家,中国人根本不会记忆这样一个名字。他是一个不合格的皇帝,却是一个十分合格的诗人。一个民族在自己的文学史里记忆自己的诗人,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但是要记忆一个皇帝,却总是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色彩。中国民间还没有像罗马人对待凯撒、俄罗斯人对待彼得大帝、法国人对待拿破仑、美国人对待罗斯福那样,来对待过自己历史上的一位皇帝。
李煜的存在,是文学和诗歌的存在,至于他的悲惨的命运,中国人一般不会去记忆和妄加评论。他仅仅是南唐的后主,他没有继承盛唐时代的辉煌,却继承了公元九世纪唐朝没落时的破败和悲惨。他没有继承盛唐时期唐朝诗人的浪漫和宏大,却继承了唐朝某些诗人那些哀婉和悲凉。我们读李煜的词,读到的是他羁留时对故国的留恋和对于皇宫生活的留恋,读 到的是雕栏玉砌里的哀伤和落花流水的忧愁。似乎李煜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江山对于他是一种羁绊,只有诗词才是他心灵的故乡和心灵的皇宫。
假若我们找到李煜前期的诗词,可以看到李煜的诗人性格和皇帝生活的抵牾,可以看到李煜留恋的不是皇帝的位置而是渔夫那样的轻松生活。李煜早年的《渔父》就是这样的诗篇。
浪花有意千重雪,
桃李无言一对春。
一壶酒,一竿身,
快乐如侬有几人?
皇帝留恋渔父的生活,或许是诗人的本性所致,或许是南唐时期一个诗人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无奈。其实当他羡慕一个渔父生活的时候,就是他皇帝的位置摇摇欲坠的时候。假若李煜的皇位十分稳固,决然不会去羡慕渔父的。我们会这样想,渔父肯定是羡慕皇帝的,只要让他当一天皇帝,情愿去死的渔父是很多的。但是让皇帝当一天渔父,就去死的皇帝肯定是没有的。这就是南唐后主诗歌和生活的悖论。
依然是《渔父》,李煜写了一首还不过瘾,接着又写了第二首。
一棹春风一叶舟,
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就满瓯,
万顷波中得自由。
看来当一个皇帝,特别是当一个亡国之后苟延残喘的皇帝,应该是不自由的。李煜早就预料到了自己不如一个渔父的这一天,会迟早到来。他写的《渔父》之二,就是自己书写自己的宿命。渔父是不会想这么多的,只要有一壶酒背在身上,只要江渚上开满鲜花,渔父就会在自己的小船上倒一杯水酒,一边下钩一边独酌。这样的生活自己感觉不到是十分惬意的,但是作为皇帝诗人李煜却替他感觉到了。不是渔父的皇帝感觉到渔父的快乐,这就是诗歌所流溢出来的芬芳。
和南唐后主李煜一样,柳宗元也写过《江上渔者》。由于柳宗元纯粹是站在一个诗人悲天悯人视角来看待在江上打渔的人,他就把爱怜和同情倾注在诗歌里。
江上往来人,
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
出没风波里。
柳宗元把渔父的生活悲惨化了,把渔父生活的诗意去掉了。他看见的是生活的另一个本质和实在的东西,不是因为柳宗元比李煜要伟大很多,而是因为柳宗元更加的贴近渔父的生活。只有距离生活本身遥远的皇帝,才羡慕渔父意识里没有的生活。不论是李煜和柳宗元,他们都不是渔父,他们都不知道渔父究竟要干什么,究竟在想什么?或者渔父什么也没有想,只是打渔卖鱼补贴自己的生活而已。不是鱼不知道鱼的快乐,不是渔父怎么知道渔父的快乐?皇帝和诗人是生活之外的人,他们看待生活之内人的快乐,或许都不是真实的。诗歌和生活的距离就过于遥远了,过于陌生了。
皇帝、诗人和渔夫,都在生活里存在过,都在诗歌里存在过。作为特指的个人,皇帝从生活里消失了,诗人也正在从生活里彻底消失,而渔夫作为一个群体,还存在着。我在我一年到头游泳的鹳河里,看到两只脚踏着两只小船的渔父的时候,总想起李煜和柳宗元的诗歌。但是渔父知道李煜描写过他吗?知道柳宗元怜悯过他吗?知道不知道都没有一点关系,只要我们的河流里还有四季流淌的水,就会有渔父的船在水上飘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