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基础学习

象、概念与概念思维

时间:2010-04-09 18:10:22  来源:  作者:

王天成

--------------------------------------------------------------------------------

  王树人先生率先提出并进行的象思维的研究,为当今理论界提供了一个新的视野。在象思维的研究中,涉及到极为复杂的理论问题,而象思维与概念思维的关系问题,可以说是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又涉及到象与概念及概念思维的关系。本文试从西方哲学的理路出发,结合西方哲学的材料对此问题提出一点想法
,供讨论,恳请大家批评。

  1.概念思维以概念为平台,那么概念是什么?对此可从两面观之。一是历代哲学家如何反思和看待概念,二是概念的真实存在状态。就西方主流学术来说,对概念的反思受两个前提的制约,一个是对人类认识活动的感性和理性的严格区分,另一个就是与这种区分紧密相联系的直观(直觉)与逻辑的严格区分。这样的区分从西方文明的源头处——古希腊就定型了。按当时的说法,认识机能分为感性和理性。感性是直观的能力,而理性则是判断和推理的能力。直观在表象的平台运作,而判断和推理则仅仅是概念联系。这两个领域无论从内容上看还是从形式上看,都是异质的,因而是相互隔绝的。就内容来说,它们所表现的是两个世界,一个是物的世界,另一个则是理的世界。就形式来说,一个是具象,另一个则是概念。具象因其偶然性不能把握理,而概念则因其确定性不能把握物。物总是流动变化的,只能在感性形象中把握,而如果用概念去把握则只能出辩证法(意见的逻辑实质)。比如,一只鸟在飞,在感性直观中能够表现,但在概念中就会陷入芝诺式的辩证法。

  在感性和理性隔绝的前提下,古希腊多数主流哲学家崇尚理性而蔑视感性。他们之崇尚理性,一方面与他们对人的本性的理解以及与此相联系的认为人必以自由、永恒为旨归有关系,而理性的本性恰恰是自由,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点。另一方面,是因为理性在其形式与内容的协调中所达到的是一个确定的世界,而只有确定性才可成为真理。因此只有理性才能成为真理的承载者和判定者。当然,理性的形式可以去判别物象的世界,但这是一种误用,因为这样判别的结果出现的只能是没有确定性的辩证法或自相矛盾,因而它不是真理,而是意见。由此看,理性思维及其形式——概念,不仅从形式和内容上与感性及其形式——直观或象隔绝,而且被当作了唯一的真理存在的基地。正因为如此,感性学或直观学的内容长期被忽视了,以至于以后出现了诸多感觉主义、直觉主义、非理性主义的理论来对此矫枉过正。

  既然理性思维与感性、概念与直观隔绝,那么理性便不能假于直观、感性来获得真理的明见性,而只能从概念本身的王国中,即在概念与概念的关系中得到确定性和真理性。因此理性思维的形式——概念便与理性思维的法则——逻辑合为一体了。逻辑作为概念与概念关系的必然性(即理性思维的必然性)的反思得以出场,随之而发生的便是概念的逻辑化,而定义也就变成了概念的逻辑内容。通常我们说概念是“规定”,其潜含的前提就是在这种与直观隔绝的理性之法则——逻辑的框架中理解概念的,其实这只是西方人在早期对概念的一种片面的反思,即逻辑化的概念,并不代表真实的概念。

  2.这种将直观和概念、感性和知性隔绝的作法,以及对理性形式——概念的片面反思,促成了建立在对理性思维法则——逻辑法则基础上的西方特有的“逻辑思维”。这里所说的逻辑思维,并不是指他们的思维符合逻辑,而是指他们的思维是在他们所反思出来的思维法则作为逻辑法则的自觉支配下进行的。相比之下,中国哲学则因其未作这样的反思,也就不存在西方意义上的理性法则——逻辑,当然也没有形成西方意义上的逻辑思维。但是,我们切不可由此断言中国哲学的思维不符合逻辑。由此看,西方理论家在逻辑法则规范下的概念以及概念思维实际上受到了逻辑法则的严格制约,甚至于将无法用他们所反思出来的逻辑法则解释的思维运动看成了非概念、非理性。这就掩盖了概念的原创性,掩盖了真实概念的活动,而中国哲学思维则没有这个弊病。

  现在的问题是,西方的哲学是否总是在坚持非直观的概念?是否对概念的原创性未加一点涉及?不是。随着对认识反思的深入,西方人也看到了其中的一些弊病,也在弥合概念和直观的隔绝。康德就是一例。一方面,康德仍秉承希腊古训,一是认为概念和直观绝对异质,二是崇尚理性和逻辑,认为只有研究先天概念的逻辑才是纯粹真理。另一方面,他为了解决知识的创生性问题又试图将先天概念运用于直观。由此他确立了知性作为纯直观(感性)和纯概念(理性)这个认识的中间环节。在康德看来,知性的法则虽然也是概念(范畴),但这概念与理性概念不同,它们是与直观的固有关系,因此,它们就不能合法地离脱感性直观,在纯概念中活动,而只能应用于直观材料,对直观材料进行综合连接活动,以实现“感性材料的必然连接”。这种“感性材料的必然连接”就是科学知识。康德的先验逻辑,核心内容就是关于知性概念的逻辑,而其建立的原则就是概念与直观的逻辑关联性或张力关系。

  康德通过知性法则的探讨,接触到了思维的原创性环节。一般说来,思维可以分为原发性环节和继发性环节,原发性环节是一种思维的自生自发性,最能代表思维的创造性,康德的知性活动以范畴综合感性的环节主要涉及的便是思维的原发性环节。所谓继发性环节,便是在对原发性环节的规律进行反思后在这种反思成果制约下的自觉的思维活动。由于继发的思维活动受对原发活动之反思的制约,而不同的反思又有不同,故而继发活动便有不同的特点。前面所说的西方特有的、在逻辑法则规范下的逻辑活动,便是在对原发活动之逻辑线条的反思的制约下形成的继发的思维活动;而所谓的形象思维,则是在对原发活动之形象法则的反思和理解的制约下形成的继发的思维活动。更有甚者,即使是对原发活动的逻辑反思,也各有不同,有的关注纯形式,有的关注内容等等,因而也会产生不同的逻辑法则,进而出现不同形式的逻辑思维,如普通的逻辑思维、辨证思维等等。由此看,康德关于知性活动的研究,对揭示思维的本真状态、原创状态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