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上海大学应用数学和力学所seminar剖析

时间:2013-12-23 07:55:58  来源:  作者:

2009年7月,中国力学学会力学史与方法论专业委员会在烟台大学召开第四届全国力学史与方法论研讨会。下面录入的是我和我的学生在这个会议上交流的一篇稿件。此稿缘起于2008年9月我所申报著名上海大学校园文化品牌的过程,那时,我应所里年青领导之约,对原申报书进行了大幅度修改(此次申报最终获得成功,“力学所seminar”已成为上大的著名校园文化品牌)。此后,我们又进行了一些调研、思考和分析,对原稿进行了较多的修改,形成了如下的会议论文。此次重发未对相关的数据进行更新。欢迎各位博友批评指正。

Seminar——头脑风暴的孵化器
——上海大学应用数学和力学所seminar剖析

戴世强 陈然
(上海大学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上海200072)
冯秀芳
(宁夏大学应用数学与力学研究所,银川7500021)

摘要 本文试图从力学史和方法论的角度阐释seminar的功能及其对学术交流和产生“头脑风暴”的作用。首先简述seminar形成的历史和已有成效;接着通过剖析上海大学应用数学和力学所的seminar活动,具体探索这种学术交流平台的长期效应、对发展力学和其它科学研究的影响以及有效开展seminar活动的经验,以期在更大范围内推广普及这种做法,并从中领悟钱伟长先生的学术思想和治学理念。

上海大学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的seminar(以下简称为力学所seminar)已经持续举办了24年有余,在上大校园里尽人皆知,已成了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校园文化品牌,在国内外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它在上海市应用数学和力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为力学所)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过程中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且经学校领导的普及推广,目前seminar已辐射到全校,正在对上海大学的教学、科研产生积极影响。本文简要地回顾力学所seminar的指导思想、成长历程、具体做法和主要效果,试图从力学史和方法论的角度对其做一番剖析,并从中领悟钱伟长先生的学术思想和治学理念。

先进文化,代代传承

seminar,指的是大学师生举办的研讨会或研讨班(也有称为讨论班的)。世上自有大学之日起,就有了seminar,而真正成为校园文化,则发端于十九世纪中叶的德国,其中尤以当时享有盛名的哥廷根大学办得最为出色。哥廷根大学的应用数学和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Klein和Prandtl,把该校的seminar的效用推到极致,形成了Prandtl的学生von Karman所推崇的“哥廷根的自由民主的学术气氛”[1,2]。随后,von Karman把seminar带到了美国的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出现了著名的“von Karman客厅seminar”。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传人钱学森、钱伟长、郭永怀、陆士嘉、范绪箕等人回国之后,又把seminar传到了中国,带到了他们各自的单位。早在20世纪五十年代,钱伟长先生就在北京举办了“薄板大挠度问题讨论班”,所产生的科研成果荣获1955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3];1956年,中科院力学所成立之后,钱学森先生立即组织了高超声速流动seminar(讨论班),一开始只有16人参加,后来规模变大,个数增加,在我国近代力学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4, 5];郭永怀先生在他创建的中科院力学所电磁流体力学研究室中,也开展了有声有色的seminar活动,大家集中攻读留比莫夫的专著,经常争论得脸红耳赤,由郭永怀先生做“老娘舅”,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6,7]。
seminar的形式多种多样,一般有一个或几个专题主讲人,接着是无拘无束的广泛讨论乃至激烈辩论,气氛自由而民主。这样的讨论实际上是 “头脑风暴”的一种形成过程。凡是盛行seminar的校园或基层,就不会存在万马齐喑的科研教学局面,有的是生机勃勃的讨论、不拘一格的切磋、喜出望外的顿悟,从而形成一种高尚的积极的校园学术文化。正因为如此,哥廷根学派出了20余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而积极开展seminar活动的Caltech的诺贝尔奖得主有近50人。
其实,如果我们不是数典忘祖的话,古代教育家孔丘给七十二贤人、三千弟子授课,学生们可以自由发表意见,进行丰富多彩的专题讨论和激烈争辩,这不也是一种seminar吗?只不过没人提到过这个词汇而已,整部《论语》实际上是一份seminar记录[8]。
最近,本文第一作者参观了长沙的岳麓书院(简介可见[9]),获益匪浅。岳麓书院是一所著名书院,名列我国古代最佳书院之首,创立于北宋开宝九年(公元976年),此后绵延不断,时有兴衰,目前成为湖南大学国学院。可以认为,这是一千年前我国的一个著名的古老学府,办学水平至少达到现今的大学研究生院的水平(不过学科较为集中,只有人文科学)。直至1903年之前,有52位学者名流担任山长(即院长,因为书院地处岳麓山麓,故名“山长”;其它书院也位于山林,故这个称呼有普遍性),其中最有名的山长当推张栻(1131-1180),他是南宋杰出的理学家,与朱熹、吕祖谦齐名,1165至1180年期间任岳麓书院的山长,而更有名的理学家朱熹(1130-1200)对岳麓书院的发展也起过很大的作用,那段时间是该书院的全盛时期之一。这里只说说书院的seminar活动。参观岳麓书院时,我们发现它有高等学府的所有要件:办学方针、教学制度、学生分等(大致相当于现今的学士、硕士、博士)、学规;图书馆、办公室、教室、宿舍等等,而最令人注目的是它的会讲制度(即seminar制度)和它的会讲厅(相当于力学所的seminar room)。最著名的一次会讲是1167年9月的“朱(熹)张(栻)会讲”。那年,朱熹从千里之外的福建崇安赶到长沙。由于朱熹享有崇高的学术声望,前来听他讲学者甚众,以致“一时舆马之众,饮池立涸”(那个池塘还在,不算太小),开创了岳麓自由讲学的风气。朱张的学术讨论非常热烈,持续了三天三夜,朱张在会讲厅分坐“主讲”、“副讲”之席,厅内外挤满年青学子。二人分别宣讲各自观点,师生在一起激烈争辩,最后以朱熹接受张栻为首的湖湘学派的学术主张告终;而后,张栻也根据朱熹的观点修正了自己的主张。因此,朱张会讲闻名遐尔,成为历史上的一段学术佳话。
因此,我们说,坚持举办至今的力学所seminar是先进校园文化的传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