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牛津大学的导师制教学

时间:2013-10-03 22:10:48  来源:  作者:

 初次听说牛津大学的导师制教学,是来自徐志摩的《吸烟与文化》。虽然我不会天真到认为不抽烟就不能学得好教得好,但他所描述的情形让我颇感好奇与向往。我从中猜测关于牛津大学的导师制(当时还不知道这个命名)的特点:导师与学生的平等关系;学习的自由甚至闲散,等等。

当时我好奇的是:“不教”也能教好学生?似乎象武侠小说上的“无招胜有招”?还是禅宗所强调的“悟”?牛津大学也许有什么《葵花宝典》,为我这种平庸之辈所不能窥见,而让徐志摩推崇?然而我上面那些根据只鳞片爪的文字,再经过胡思乱想而猜测出的特点,后来发现在很大程度上不仅片面,甚至是误解。

这个十一假期有些空闲,把买了一段时间的书《高等教育何以为“高”――牛津导师制教学反思》拿来读(原著于2008年出版,2011年译为中文并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这本书以前数次开了个头又没有看下去,原因是我觉得这样的话题需要认真对待,而当时看了几页后觉得难以深入下去,思维一直飘浮不定。这次读书时的感觉不错,觉得正好一鼓作气领会一下这个让我感兴趣的话题。由于这本书是牛津大学的教师和在该校当过学生的人所写,是关于这个话题的第一手材料,所以会避免道听途说带来的误解。

毫不奇怪,任何一种事物都有其来源。导师制教学源于早期牛津大学特别是“新学院”对中世纪教育方式的反动,更早的理念可追述到苏格拉底式的教学。顺便说一句,本书主编David Palfreyman在序言中认为,苏格拉底式和孔子式的教学虽然看起来差别很大,这点大家从东西方文化差异方面有过较多的认知(例如东方较少挑战权威和长者,更多地求同;而西方较多地求新求异,不惧怕挑战权威等),但二者在教育理念上的差别没有那么大,而更像是追求同样目标(让学生能得到心智的独立)下采取的不同手法(孔子更委婉而苏格拉底更直接)。

导师制教学服务于高等教育,因而首先需要澄清高等教育是什么?包含什么内容,要达到什么目的?还是让我来引用书中的一些原话来表述:

高等教育,无论是发生在哪个学科,都意味着个体交往能力及敏锐的批判意识(综合、分析和表达)的发展

高等教育是为人们的终身学习能力及职业转变作准备的,是让人们以受过教育的公民身份奉献于社会(而不仅仅是作为掌握技能动训练有素的员工服务于经济)。

因此,高等教育不应该混同于职业教育(诚然如有些人所认识的,二者并不是截然对立的),应更接近于“通识教育”。在这种意义上,学习知识处于较不重要的位置,而培养学习能力应该放到更重要的位置。

正如在书中一再强调的,导师制教学的本质是一种自由教育,是培养独立的心智,特别是质疑精神。在书中甚至有激进者将这种教育表述为要建立“颠覆精神”,也就是说如果大学不能使学生产生质疑一切的观念(从教科书、权威文章到自己的导师、同学和同事),就没有达到目的。当然,也许从一个东方文化背景、较少激进更多理性的角度出发,我对这种可能近乎导致不可知主义哲学的激进教育理念难以认同,尽管我十分支持要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但强调是“理性的怀疑主义”(参见我以前的博文)。

导师制教学或者自由教育是否意味着导师在与学生平等基础上的循循善诱?不完全是,其实更多强调的是学生的自主学习,而老师负起监督和指导的责任。例如有人回忆的内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