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阶级分层视野下的美国高中教育

时间:2013-08-31 00:39:11  来源:  作者:

 缘起(一)
作为一个70后,我将自己视为中国教育和高考制度的受惠人,中国的高中教育和高考制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和命运。90年代初中毕业那年,县委和教育局搞了一个规定,即全县中考前50名,不允许报考中专,只能读县一中的重点班。事实证明这个规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50名同学有49名前来就读,除了一名家境贫困的女生自动放弃外,其余48名同学在3年后上了三本及以上的院校,必须指出的是,当时很多同学来自农村,通过读重点高中和高考,他们提升了自身的社会阶层,改变了人生轨迹。当然,这种提升可能并不仅仅受惠于高中教育和高考选拔机制,也得利于中国这二十年的巨大飞跃,但我相信,那些来自农村的同学都会像我一样承认,我们曾经拥有的高中教育和高考制度确实有某些令人难以忘却的优势,在这些优势中,相对公平的选拔机制是我们能够胜出的关键。所以毫不奇怪的是,无论是我,还是很多我戏称为“高考既得利益者”的同学,都会异常重视教育的公平问题和高考对人生命运的巨大意义。

这种立场实在是很好理解,高中教育和高考实实在在地改变了我们的命运,也相信学习能够改变自己的社会出身。这些感情无疑会投射到对教育问题的思考中,也会对质量分化日益明显的高中教育和多元化的大学入学选拔制度,表示这样或者那样的关注和忧虑。例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针对贫富分化和阶层固化问题,他说:“从废除‘学分制’改行‘素质教育’,模糊主管了选拔尺度之后(注:原文如此),翻身就难了! ”在回复网友认为人才不见得都是需要考试选拔的时候,他又说:“‘人才’不全是‘考’出来的,但‘考’是社会晋升的‘规则’,‘规则’越‘简’越‘明’越能够被认为‘公正’,‘公正’是确保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他来自鄂西北的一个偏僻农村,他和他的哥哥都通过教育改变了自身的命运,在考上大学之前,他还是穿着打补丁的衣服,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以后的远大前程:本科毕业时,由于成绩优异而成为某大学教师,之后攻读在读硕士和博士,2006年博士毕业后去了上海,可谓“学习改变命运”的完美典型。结合他的人生轨迹,他的上述评论,以及对自身经历的高中教育和高考制度抱有的感激态度,也就不难理解了。去年,我去某“著名一流”(注:我要说明一下,加引号是为了强调,不是为了讽刺)大学开会,碰到已是该校教师的研究生同学。久别重逢,我们仍像上学时那样指点江山,唾沫飞扬,其中针对高中教育的公平问题,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那个时候,像我这种农村娃照样可以上北师大,现在不行了,现在不说别的,知名高中老师对高考命题的命中率就比我读的那个破高中不知高多少倍,(因为)它们就有教师参加(高考改革)课题组,可以请命题教师来校交流切磋,学生的学习和成绩当然就会很好,我现在至少可以让我的孩子享受这个福利了,但我原来的那个高中可以吗?”类似的感触,我也有非常深刻的体会,一次,一名毕业后去川西偏远地区当老师的朋友在电话中告诉我:“我教的那个班级,平时课堂吵到我的声音都让前几排同学都听不到为止,他们什么都不想学,只想混毕业,摸底考试都是5分10分的(满分100分),你说我该怎么办?”与此相反,一次访问四川一所著名高中,学校对面就是环境优美的市政公园,学生彬彬有礼,平时校园安静到让人怀疑有没有学生在上课,简言之,其秩序和学风与我这位学生所在的学校,显然分属两个世界,尽管他们都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省份的学校。

我说这些碎片化的细节,不在于通过一些个人化的例子来“证明”什么结论,而在于表明我是曾经抱着何种感情、心态和倾向去看待和了解美国的高中教育的。毕竟,与我相类似的感情、心态和倾向,并非我独有,正如下图浙江永康某高中高考标语所宣示的那样,这属于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来源:http://news.163.com/12/0223/11/7QUNF6EH00011229.html )

除了上述心态、感情和个人倾向等原因之外,我花很多的经历来介绍和说明美国高中教育制度(因为我的专业并非是教育学,我研究这个问题,属于典型的“不务正业”),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即美国也是一个教育领域阶级分层非常严重的国家,而美国的教育(特别是高中和大学教育)恰恰也是很多中国家长非常向往的一个教育圣地。如果说美国教育阶层分化很严重,就可以很轻易地推导出美国教育不行,我觉得有失偏颇;如果说现在流行让孩子早点去美国上高中,就轻易地认为我们应该学习美国的高中教育制度,那也是很无厘头的。准确地说,美国教育体制中的公立教育部分,在保持社会稳定和培养守法本分的公民方面,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优点,即穷人(也可以对应地说成是差生,Disadvantaged student)通过教育来翻身的概率不会比通过买彩票来改变人生命运的概率大,但穷人普遍不会因为读了书识了字学会了上网就想造反天天抱怨社会不公,更不会想和富n代和他们组成的政府拼个鱼死网破。这点,自认为是中国精英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们,请你们要多注意啊,一个国家的稳定,离不开一个优秀的洗脑体系,即便富二代官二代们从国外贩个一流大学的文凭回来就可以坐江山了,也要考虑好如何“坐稳江山”才去享受,千万不要认为只要爹姓李名刚或双江就可以依赖体制或者社会资源搞定一切了。至于美国教育体制中的私立教育或者说寄宿制教育体制部分,在培养精英层的连续性方面,有非常优秀的学风和传统,其刻苦努力的程度不亚于我们国内任何一所寄宿制高中,而且这些学生毕业后仍然会把这种学风带到ta所在的大学,例如哈佛或者耶鲁。令我意外的是,这些私立教育的核心教学内容和达到的预期目标,其实与我们传统高中应试教育的教学内容和目的,具有惊人的相似性。我们要思考的问题,不是应试教育搞得不好而全盘否定应试教育而搞“素质教育”,而是要反思一下我们是否是真心搞好了应试教育?是否真心尊重高考的公平性?对高考制度的改革有没有充分兼顾、平衡和协调好富裕家庭子女的教育需求和“一般人民群众”对教育的期望?当然,我并非是跟很多高考既得利益者那样维护一个僵化的高中教育体制和高考制度,而是更尊重这样一个事实:一个学生的“素质”主要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家庭出身”带来的,而“素质”往往了决定ta对教育的态度。或者说,我思考的问题,并非是如何维护“高考改变命运”这种命题的神圣性,而是让每个学生都各得其所:让“素质”归素质,教育归教育。这个结论,请你不要失望,因为美国公立教育体制的那些缺点很有可能会成为中国高中教育的普遍问题,如何避免最坏的局面远比保持一个梦想重要得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