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美国应试教育由来已久,200年来弊端尤存,孩子不堪重负

时间:2013-04-22 15:31:03  来源:  作者:

对于将近5000万美国公立学校的学生来说,考试几乎无处不在,有的是学校老师安排的考试,有的则是那些多如牛毛的专门编考题的机构搞的。为完成学校绩效考核工作而进行的这些考试,都有着熟悉的形式:多项选择题,作文,能力测试,学业成绩测试,全国教育进展评估,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学习能力评估测试。

对任何老师来说,任务都非常明确 :提高考分,不得找借口。风险很高,就像很多在全国各地被揭露出来的作弊丑闻所显示的那样,包括最惹人注目的,最近在亚特兰大对35位教育工作者进行的起诉。


但是我们也可能想知道,这些都是从哪里开始的?事实说明,这种力争上游的竞赛在其背后隐藏着很多历史原因。

波士顿教育委员会在1845年夏天,打响了考试战中的第一枪。考试委员会,通常会定期检查当地的英文语法学校,口头询问一些学生,再写个简单的报告敷衍交上去,随后便被置之脑后。


很多波士顿人都自鸣得意的以为,他们资金充裕的公立学校是全国最好的。他们和很多来访着一道,长期以来对当地的教育体制赞不绝口,这包括一个著名的拉丁语学校及于1821年,在全国最早建立的公立中学。

市民们对一个结果震惊不已。检查人员第一次对文法学校的最高年级,进行了一次普通笔试,这是由一些想对学业成绩进行精确测评的政治活动家们设想出来的。检查人员对530名学生进行了考核-高中以下最优秀的一帮学生。结果他们大部分都没及格。立刻,便有人指责检查人员把政治带入了学校,贬低了老师和学生。

考试的基础工作是在1837年开始进行的,当时有一位马萨诸塞州名叫贺拉斯.曼恩的律师和立法委员,当选为新设立的州教育委员会的主任,这是辉格党揽权,并要使学校现代化且可以进行测评的奋斗目标中的一部分。在去国外进行了一番实地考察后,曼恩于1844年在一份在全国发表的报告中称,普鲁士的学校让孩子更方便,优于美国的学校。波士顿的文法老师,感觉受到了羞辱,通过写文章攻击曼恩,他也礼尚往来予以回击。十二月份,一些辉格党的改革者,包括曼恩的至交塞缪尔.格瑞德利.豪,当选为教育委员会委员,并很快到考试委员会任职。


豪策划了书面考试。他的委员会成员,带着印好的试题,来到了波士顿文法学校,这激怒了那里的老师和惊恐的学生。学生要用一个小时来参加每门功课的考试,试卷中的问题都是从使用的课本中选摘出来的。

检查人员在一份长篇报告中解释说,他们想得到“用白纸黑字写下的真实情况,”来了解学生学到的知识。为了以后做比较,豪的委员会还用同样的试题在波士顿以外的城镇进行了测试,包括当时很繁华的郊区--罗克斯伯里。

整个夏季,豪和他的同事们亲手给这些考试判了卷,评审了31159份答案。平均分数是30分。该委员会就该结果,写了一份探讨性的说明。并制作了一份表格,按照平均分把各学校进行了排行。它们都没有达到罗克斯伯里的水平。

在八月份的教育委员会会议上,当按规矩重新聘用老师时,这三位检查人员拿出了他们的报告。报纸上全是社论和写给编辑部的信 ,指责或赞扬豪的报告。这些都被曼恩刊登在了他那个有影响的《公立学校期刊》上。全国各地的城市都开始进行同样的考试。

检查人员的报告严厉批评了学校。该委员会指出,“有些答案简直是荒谬绝伦,”让人以为学生是“故意和委员会捣乱。”小学生死记硬背了一些根本不理解的东西。那些能背诵著名的诗词“死亡随想曲”里诗句的学生,却解释不清诗名的字义。中学生不知道安大略湖是流入伊利湖,还是后者流入前者。 任何和刚参加完标准化考试孩子说话的人,都能想象出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

检查人员认为,是老师构成了学校,这是考试思潮出现时的一个占主导性的假设。他们说,考试,能识别很多采取只重视死记硬背,而非理解教学方法的老师。他们点出最差老师的名字,并要求开除他们。

考试的各方面都存在着争论。检查人员抓住了一个向学生泄题的老师。他们批评实行种族隔离的史密斯学校的校长,没有看到黑人孩子的潜力,他们的考分低得可怜。他们追问为什么波士顿会落后于一个郊区城镇。他们很有远见地提出,考试终将会跨越国界对不同国家的学校进行比较。

预计到家长们的反应会很愤怒,曼恩告诉豪,通过把低分归咎于老师,来转移人们对检查人员的责难。虽然教育委员会解聘了几位校长,但家长们依然指责豪故意羞辱学生,而在第二次选举中将他赶下了台。

其他的改革者接替了豪的位置,考试在继续进行。但是,没人能说清为什么有的学校比别的学校成绩好。当时统计分析学尚处于初期,笔试只显示了不同的考试成绩,却没有简便可行的解决方法。考试委员会的主席在1850年写道:“学校之间的比较做不到公平,”“虽然各科目在各校的设置都不同,就像在火堆的不同侧面感受不同一样,而且还要受到和出生地、年龄、住处及很多其它不利情况连在一起的缺陷的制约。“

我们能从”高风险考试“的出现中学到什么?当时发生的很多问题,现在依然耳熟能详:作弊丑闻,少数族裔孩子成绩差,课程设置越来越狭窄,公众对教师感到羞耻,采用更复杂的评估措施的要求,别的国家的高分数,所有这些实际上就是一个常鸣的警钟,宣告着教育的失败。

提高考试分数,无论出于什么动机,依然是每所学校改革者的心声。十九世纪困扰着波士顿的同样问题,现在依然存在着。贫困孩子远远落后,富裕家庭的父母赞助那些最不开放的学校,以把他们的孩子和那些被称为”低于平均水平“的孩子分隔开来。求生的本能,使得很多教师以应试教育方式进行教学,依赖于死记硬背的方法,而这是最初时的考试试图揭露的。


豪的委员会成员着迷于数字、表格,排行榜的魅力,但他们也指出,学校有很多无法用统计测量的重要任务,比如培养学生礼仪规范和引导他们做好人等。而且公众对学校的要求越来越多。

从1845年夏天至今,我们走过了漫长的道路。当时还处于初期阶段的公共教育,现在已经四处开花结果,考试可以让人们对一个学校的教学情况有一个基本的有价值的了解,但过分使用考试,会扭曲教学,并忽视教育更广泛的目标。如豪的委员会所坚持的,考试结果不应该是对学校和老师的全部和最终评定。在孩子的教育上,有比”用白纸黑字写下真实情况“更多的内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