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强记重要内容、公式

时间:2013-02-28 15:03:41  来源:  作者:

学生,教:教师,李:李晓榕。

教:我问个题外话,您怎么记住这么多别人说的话呢?你是不是有个笔记本,或者是摘抄下来的?


李:我所引用的话,大多数是看到时就产生共鸣的,即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就记牢了。其中不少更是名言,一再看到,它们更使我觉得“吾道不孤”。我并没有做大量笔记或摘录。此外,还要归因于复习。我看一本书,觉得有收获,后来就会温习,就记得更牢一点。另外,搞熟了,脑子就一直警惕着,就会发现不少关系,就容易记牢。


学:您的记性很好,经常旁征博引,信手拈来,还常讲故事,不限于领域之内的东西。我总觉得自己的记性不好。


李:不少学生说我的记性好,其实我的记性并不好。《道德箴言录》(Maximes)的作者拉罗什福科(La Rochefoucauld)说得好:抱怨记忆力者多,抱怨判断力者少。(Many complain about their memory, few about their judgment.)人们说庞加莱具有照相机式的记忆,但他仍抱怨说自己的记性不好。不过,记性差未必不是福气,比如容易忘记不快和痛苦,过目不忘则容易陷于枝节,见树不见林。梁启超说,“好记忆的人不见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较的倒是记性不甚好。”(《治国学杂话》)一位美国历史学家说,不忘记绝大多数东西,就记不住任何东西。(We could not remember anything unless we forgot almost everything.)确实,遗忘是生存之必需,不遗忘次要的旧东西,就无法更好地适应现在。
各人的记忆力确有区别,比如指向性不同,某一类的东西记得特别牢。我跟我太太记忆力的指向性就明显不同。她的形象记忆比我强得多。但逻辑数字记忆,我比她强。她挖苦说,她的记忆比我的高级,因为计算机处理数字、逻辑是轻而易举,而对形象则难以驾驭。我反唇相讥说,逻辑数字记忆是人类特有的,动物对付形象本领高强,在数字面前却束手无策,对逻辑更是浑然不知。这有生理基础,——掌管逻辑推理的大脑前额皮质层区域,是人类进化的最新产物。假如我们都是计算机,那么她的记忆更高级,但我们都既是人,又是动物,不是计算机,所以我的更高级,而她只是动物记忆强而已。
各人记忆的强项不同,应充分加以利用。让我们讨论增强记忆的方法,谁有什么窍门跟大家分享一下。


教:记忆更多的可能是跟重复有关。即使对它有兴趣,时间长了还是会忘。我一般是这样,觉得文章中重要的东西,我会摘到小本上,然后只看这个小本。重复看它,经常用它,这样就能记住。还有就是跟之前的知识联系、挂钩。有些人建议编口诀、顺口溜之类的。但是,并非我们工科的所有公式、理论都能这样做。像某些记忆力书上写的,增强记忆的方法还是重复,理解之后多重复。


李:摘录到小本子上,时常看看,这方法不错。清朝一代文坛盟主王士祯,读书遇到妙处,就用纸条抄下,贴在书房壁上,时时览读,直到熟后才揭去,换上新的。不仅要摘录,最好还要记录疑惑:即“心有疑,随札记”。(《弟子规》)
我同意,增强记忆的关键在于和已有知识相联。《惊人的记忆力》一书说:记忆的最基本规律,就是对新的信息同已知的事物进行联想。这种联想其实就是心理学上的“统觉”。除了丰富联想外,目的明确、集中注意也可以增强记忆。好奇乃注意之父,正如注意为记忆之父。(Curiosity is as much the parent of attention, as attention is of memory.) 这么说,好奇就是记忆之爷了。据说注意时,相应的神经部分兴奋增强,突触联系加强。我主要靠理解来帮助记忆。我对诗词、古文经典感兴趣,一丝不苟地背过一些,确有含英咀华的乐趣。我要背一首诗或一篇古文时,会先找到尽量多的版本和解释,力争理解深刻,然后才去背。一旦理解就容易记牢,这还可以增强直觉。我特别重视也很习惯地尝试直观理解,包括几何直观、物理直观,等等。


学:为什么理解的深刻,就容易记牢?


李:我想,深刻理解往往就是识别或提炼出了模式,而模式是一种共性,即普遍存在的规律,因而会常常遇到,不断反复,所以就容易记牢。《智慧的矛盾》(The Wisdom Paradox)一书说,一种模式越普通,不同经历之间的相同范围越广泛,所形成的记忆就越牢固,所以在众多记忆中唯独模式最稳固。
几年前我突然意识到,做研究时我从来没故意背过东西,这对做研究不好。所以要
强记重要内容、公式等。
比如说重要公式,长时间地瞪着它,看它是什么结构的,拼命想清楚,把它记住。强记的好处不少,花的精力也不大。我一直是听其自然。意识到这点后,很替自己遗憾,错过了这么多年,不然我现在肯定更熟悉好多东西。


学:为什么都要记住?如果没记住,需要时再去查不也行吗?关系有那么大么?


李: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临渴掘井怎么行?这使我想起《百喻经·愚人集牛乳》的故事:有人请客要牛奶,他想,如果现在天天挤奶,不便放置,还会变质,不如宾客来后再挤。于是,他自作聪明地分养母牛和小牛,不让小牛吃母牛的奶。一个月后,宾客来了,母牛的奶子却已干瘪,挤不出奶了。书到用时方嫌少,公式没记住,它与其他事物之间的联系就不会跳出来。如果明确记牢了,思考时就会马上意识到这种联系。这就是学以致用,用以促学。注意,联系至关重要,一个研究成果无非是未知与已知之间的一种明确联系。记住了还可以“反刍、发酵”——慢慢消化和回味。


学:大牛人李开复似乎很反对背诵,他说背诵是压抑创新的杀手。


李:你是不是断章取义或误解?背诵本身不是杀手,只背诵不思考才是。创新是好,但现在强调创新几乎已走火入魔,这是西方思维洗脑的结果。依现代新儒学鼻祖梁漱溟之见,西方文化一往直前,不断加速,如果任其发展,后果不堪设想。西方贵原创,中国重守成。现在对守成不屑一顾,其实,创新与守成不可偏废。
温故而知新,人类的精神财富已极为丰富,天下无新事。(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创新只是对创新者所在的小范围来说,对于人类而言,绝大多数并非真正的创新,即所谓“历史性创造”(H-创造)极少。对此,英国作家英格(William Inge)说得深刻而风趣:何谓原创?未被识破的剽窃而已。(What is originality? Undetected plagiarism.)著名史学家吕思勉在《经子解题》中说:“社会科学之理,古人皆已引其端(开始);其言之或不如后世之详明,而精简则远过之。”胡适一生鼓吹新学,倡导新文化,重视创新可谓足矣,但他在《信心与反省》中也说,“创造只是模仿到十足时的一点点新花样……一切所谓创造都从模仿出来……没有一件创造不是先从模仿下手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