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榜样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 基础学习 | 语言学习 | 人间美文 | 学习能力 | 学习工具 | 学习理论 | 科研美图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快乐学习 > 古今学习模式与中外人才培养

廖保平:什么时候才能摆脱灌输思维

时间:2009-11-20 13:48:06  来源:  作者:

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各科目全部教材的修订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教委负责人明确表示,义务教育教材和高等教育教材不同,教材内容不是学术上的研究、讨论,“有争议的内容不得进教材”。(11月19日《北京晨报》)

细读新闻,发现什么叫“有争议的内容”,标准是什么,语焉不详,就整个意思而言,是否可以理解为,有些在学术上有争议的问题,可以进入高等教育教材,但不能进入义务教育教材。这好理解,毕竟两者的认知水平不一样,接受能力不同,可以区别对待。但这并不能因此否定义务教育的开放性,更不能否定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接受多元化观点的权利,而将义务教育搞成只有统一标准答案的教育。这样的教育不是真正的启发式教育,而是一以贯之的灌输式教育。

灌输式教育只是把学生当成一个完全被动的接受者,教育就像“填鸭”,把认为没有争议的、正确的内容往学生的脑子里填,脑子变成了内存,只能存储,不会思考,然而正像某个网友说的,“存得再多,也赶不上百度谷歌”。

事实上,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的,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要人爱自由爱真理,培养独立人格,学会自由思考,不是按模子去烧瓷器。“有争议的内容不得进教材”带有浓厚的灌输思维,带来的危害之一,就是扼杀学生独立思考的意识和能力,并因此丧失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我们一面高喊教育兴国,渴望中国诞生诺贝尔奖获得者(创造型人才),一面又用“不争议”的办法抑止学生的创造潜能,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我们还要在排除争议的标准化教育中走多远?

从教育的连贯性来说,我们不能将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完全隔离开来。但现实似乎就是这样,各搞各的,义务教育封闭,高等教育又相对开放,一对接起来就出问题了:学生一走进大学,完全傻了,因为只接受了被认为标准化的东西,就不能理解和接受有争议的东西,有的学生甚至觉得大学老师“太反动”;因为在义务教育阶段没有学会争议,也就不习惯跟别人争议和辩论,都成了乖乖儿;因为习惯了不争议,也就缺乏怀疑精神和对真理的热爱,注定无新发现。等到真正觉悟争议的好处时,“人生已经是暮色苍茫了”,很多人从愤青变成一个理性的人,差不多都经历过这样的过程。

我们不反对让青少年回避一些有争议的东西,但是我想有争议的东西也是有等级的,一定有适合他们的有争议的东西,如果不是怀着真诚的母爱情结来对待此事,或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故意有违教育的规律,就应该让我们的学生从小学就知道,真理越辩越明,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争议,学会争议比学会存储重要得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