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演讲全文

时间:2013-10-13 16:06:39  来源:  作者:

 陈启宗演讲全文:

陈启宗:谢谢辉耀,今天我感觉非常不良好。田溯宁是90年代出去,薛澜是80年代出去的,你们几个人都是80年代出去的,我是1967年来出去的。刚才你们都是第五代,对不起,我是第四代。希望因为年纪的关系,得到各位的尊重。我不是从大陆出去,也不是回到大陆,我是从香港出去,我回到香港,还好香港回归了,也是海归。

陈启宗:第二个感觉不大良好的是什么?我想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中国那么特别。从来没有一个国家那么注意留学生,当时何亚非讲过,他是侨办,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注意华侨,也没有人出去会回来,留学回归,没有人会注意到,所以也没有一个国家有欧美同学会,更何况是一百年的欧美同学会。这在历史上,在全球大概是非常特别的一件事。既然是好事还是坏事,大家都要冷静地分析一下。我个人认为,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是比较中性的。当然从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大家从小读书的时候,包括我们在香港读书,都知道詹天佑,都知道胡适,都知道顾维钧等等。一百年之后,这些前辈们创办的欧美同学会,今天我们这些小毛毛能够坐在这里参与,一辈子没有想到我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我们大家冷静地想一想好事还是坏事,当然有好事的一面,因为历史证明以往一百年来,留学回来的学人学者,在社会进步方面是做出了极度卓越的贡献。没有海归,恐怕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从一个层次来说是好事实。倒过来想,为什么出国?因为我们落后。可能证明不那么落后。20年后才落后我出去读书的时候更是落后,但是今天可能不那么落后,所以有一天,我去年在论坛里说过一句话,我说百年的留学梦,我的梦是什么?我的中国梦是什么?我的中国梦就是再过不久,我们中国人就不需要再做留学梦了,我们不是说瞧不起留学,无论你多么地成功,多么地有成就,就如今天的美国,也应该多派人来中国,一万、十万是不够的,也应该谦卑地学习,何况中国,要来一百年、两百年,还是应该有大量的学生到海外去留学,去学习,然后把学习带回来。但是要是这个国家需要有欧美同学会作为一个社会上很特别的东西的话,恐怕不一定是国家的好事,我不敢说,我也不想说欧美同学会是中国的耻辱,但是确实有一点点那一方面的事实存在。所以允许我在一百周年的时候,一方面我敬佩我们的前辈,我也敬佩他们所做的一切的卓越贡献。另外一方面,我也希望中国人能够站起来,能够在各方面也贡献世界,也成为别人的留学梦的一个国家。

陈启宗:最后讲三点。第一,留学生该学什么;第二留学生学不到什么;第三留学生不该学什么。学到什么?基本上一百年来学到的是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科技,也有一点点先进的思维。这些都是对国家有非常大的好处。但是我认为该学的还不只是这些,这些是比较简单,我们中国人脑子不错,读博士应该没问题。但是真正要学,还不是那些技术性的问题,学术性的问题,三件事。第一,法治的精神跟法治的意识。第二,学术的严谨性。这是美国今天富强的最主要的原因,学术的严谨性。第三,是理性的思维。我们中国人是比较感性的民族,我们的语言,我们的艺术,都是比较感性的,非常好,值得我们保留,值得我们引以为荣。但是我们在理性的思维上,可能我们缺欠的一点,不是我们没有这个脑子,但是我们的文化背景,较这方面可能不够注意。第二学不到的,有些知识是学不到的。我们中国人的教育是知识跟德育连为一体,老外的教育是分开的,有他们优胜的地方,也有他们缺陷的地方,我们中国人要做士大夫,读书的人是应该有士大夫的精神,是应该有社会的大任为已任的,是应该把社会的好处放在我们个人的好处之上的。这是我们中国人优良的传统。留学生在海外学不到这个,确实应该保留这个。我们不只要注意学什么,也要注意不能学的是什么?唯有知道不能学的是什么,才会知道我们中国文化该保留,该学习,该记住的一面,最后不该学什么,不该学的是别人,这个对自己没有好处,但是这个不能不讲,不讲的话,你还想让别人去管,别人好的,你不一定学得到,别人好的话,那就不是最正面的留学归国人才。


陈启宗:不该宣传的是什么?比如说西方的文化背景是非常对抗性,基本上西方的文化是犹太教跟基督教,我曾经跟中国的外交部一些朋友说,要是你没有读过《圣经》,根本不可能明白西方文化的精髓是什么。所以西方好的东西,我们要学,西方在严谨性方面是很有帮助的,但是我们该学的东西,不要带到我们感性,也不要带到我们社会。最后一点,比如说现在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已经走到很多不良影响都慢慢显现出来。我们在这个关口上学人家那些短,引到自己的国家里来,那是傻得不得了的事。外国好的东西,技术性的东西,学术性的东西,不难学,外国人好的精髓的事,法治等等,严谨性等等,我们不一定学得到,别人不好的,我们确实很容易,随便地学来。 允许我在百周年的今天,为我们今天的海归,留学生回国的,再做一点点的补充,甚至可以说做一点点定义,该学什么,要学什么,不要学什么,非常重要,希望大家学到该学到的,不要学到不该学到的,谢谢!

陈启宗简介:

陈启宗,恒隆集团主席,原籍广东顺德县,1949年生,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60年,其父陈曾熙成立恒隆有限公司,并于1972年上市。1986年陈曾熙去世,集团业务便暂由陈父的弟弟陈曾焘主理,直至1991年1月,陈曾焘宣布退任主席一职,由侄儿陈启宗正式接管父业。恒隆以地产发展为主,前期土地储备多集中于新界等地。1992年,恒隆在陈启宗带领下正式投资内地,参与上海虹口区与徐家汇区的物业发展。目前,恒隆在天津、沈阳等地继续发展顶级商用物业的开发战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