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杜占元副部长在2013年度“2011计划”推进座谈会上的讲话

时间:2013-08-28 18:57:33  来源:  作者:
4.有效地促进了政府部门的职能转变和管理创新。
一是从过去的“论资排辈”,转向更加的开放了“竞争择优”的方式。不限定范围,不固化模式,面向各类高校开放。“体现改革、强化认定、突出成效、规划程序”,谁的培育做得好、谁的改革力度大、谁的成效明显,就优先认定谁、支持谁;二是从过去强调行政审批,转向更加强调了宏观的指导和政策引导。转变以往计划、工程的操作思路和模式,注重宏观指导和政策研究,注重基层经验的发掘和总结,注重部门之间和司局之间的协同配合,注重经费与政策的多元化支持方式;三是过去内部为主的运作方式,转向面向外部开放操作方式。既包括计划启动后的宣传宣讲,也包括认定过程中的信息开放、媒体参与、旁听公示等安排,都体现了我们工作方式、方法的转变。认定过程的每个阶段,均保证有50%以上的教育系统之外的专家参加。通过调查问卷的反馈,专家对认定工作的认同度超过了98%,这既是对认定工作的鼓励,也是鞭策。
总体上看,以上几个方面的工作这一年来进展比较明显。当然,还有其他的成效需要进一步总结,比如在直接社会贡献、经济效益、学术创新等方面,尚需在计划实施过程中进一步地反映出来。
二、建设协同创新中心需要把握的几个关系
在“2011计划”领导小组会上,袁部长提出在“国家急需、世界一流”基础上,增加“制度先进、贡献重大”的新要求,这是一种发展的观点,是对过去工作的进一步提炼和补充。尽管“2011计划”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取得了一些阶段性的成绩,为下一步的全面实施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计划实施也仅仅是有一个开端,还面临着许多问题。按照上述十六字的要求,建设过程应重点把握好以下几个关系。
1.把握好国家重大需求与协同创新需要间的关系
这个问题之所以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它至关重要,不管是哪个层面上的协同创新中心,这个问题都是首要的问题。那么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过去讲国家需求的必要性比较多,但是对于协同创新的需要则讲的不够。我认为,国家需求是建立协同创新中心的必要条件,而协同创新需要则是充分条件,二者加起来才能构成建设的充分必要条件。“需求导向”是“2011计划”实施的一个基本原则,而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则首先要强调“协同”,这是前提。组建协同创新中心的时候,首先要明确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领域,其次就要说明为什么一定要建设个协同创新中心,协同什么,怎么协同,不需要协同就能解决问题的就未必一定要建设协同创新中心。只有通过协同解决的,起码是更有效、更有利、更好更快解决问题的,才是有必要建设的。不要把“协同创新中心”变成“创新中心”,如果只是个创新中心,那就没有必要把这么多单位结合在一起,也没必要花这么大的精力,更没有必要搞的这么复杂、这么难。因此,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是协同创新中心组建的基点。
2.把握好人才、学科、科研三位一体的关系。
“2011计划”是一项支持高校创新能力提升的计划,但这种能力不是“一维”的,至少应该是“三维”,甚至加上机制就是“四维”的。袁部长指出,“2011计划”是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总揽性抓手,要充分发挥高校学校作为科技第一生产力和人力第一资源重要结合点在国家发展中的独特优势,这种优势就是“三位一体”的特征,缺少哪一个方面,都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高校创新能力。到现在为止,有的学校和同志还认为“2011计划”就是联合搞项目、联合建平台,这种理解还远远不够。刚才,河南农大汇报时就讲到,上世界60年代就有协作了,也建立了很好的机制,但是不能等同于协同创新,到了现在这个时期,才能算是进入了协同创新的阶段。
3.把握好培育组建与国家认定的关系。
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与否、方向选择、组建单位以及采取什么样的机制,从根本上讲,都是高校和地方的自主权利。教育部、财政部可以从宏观上加以引导和指导,但无法取代。协同创新中心培育得怎么样,首先也是取决于高校。之所以“2011计划”分为三个层次来推进,就是要充分调动高校和地方特别是省级政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国家认定从一定意义上是鼓励性和奖励性的。由于计划实施的时间比较短,大家对于2012年度的认定工作还不大清楚。对于认定内容和重点还比较模糊。2013年度协同创新中心的认定,将更加强调前期培育工作,更加强调机制体制创新,更加强调具体的操作实施和实际成效。应该说,到底协同创新中心需要的团队有多少、科技创新的领域有多宽、能够汇聚的资源有多少以及采取何种组织管理和运行机制,都应该是在培育组建过程中,根据重大协同创新任务来确定和解决的。这些问题不解决,协同创新中心的培育任务就没有完成,就不可能得到国家的认定。认定后的国家支持,只能是帮助中心进一步地完善和深化。
4.处理好协同创新中心组建单位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大家都明白,协同创新中心建设成败的关键就在于协同单位是否能够真正地协同,协而不同的现象在当下高校的培育组建过程还较为普遍。一些高校还在抱着先联合申请、有了资源再真正协同的幻想。对此,我们在评审认定中给予了高度关注,作为认定的核心要求,坚决避免有浑水摸鱼的情况出现。处理协同创新中心组建单位关系的关键还是在于名和利的问题,这其中主要是牵头高校和参与单位之间的关系。我再次强调,牵头高校仅仅是“牵头申报”的高校,并不意味着牵头高校就是所有运行和管理过程中的“老大”,在实施过程中牵头高校也可轮流坐庄,或其他有效的运作机制。如果两个高校谁来牵头申报都协商不下来,那么多的机制体制问题估计也解决不了。牵头高校与协同单位之间,并不意味着谁大谁小,这只是一种阶段性的组织形式。我们提倡,协同创新单位间应建立以创新任务和创新目标为导向,以资源投入和创新贡献为依据的协同机制,谁的任务重、谁的作用大,谁的支持就多,谁的投入多、谁的贡献大,谁获得的收益就大。创新任务和目标可以是动态的,协同机制也可以是变化。特别反对搞拼凑、搞形式主义,协同创新的目不是制造矛盾,而是实现协同共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