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吴敬琏先生"怎样重启改革"演讲全文

时间:2013-03-23 19:20:48  来源:  作者:

什么叫用市场在资源的配制中起基础性作用,学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说,市场形成的价格决定了资源,因为市场竞争形成的价格,他能够反应每种资源的相对成段,就是供求状况,所以作为市场配制资源,就是自由价格制度配制资源,就是说要放开价格,价格要有竞争。

当你货币超发的情况之下,一放开价格,价格就会猛涨,他就会对改革带来很不好的冲击,使的沉重对于改革产生怀疑,甚至反感,所以在1985年的,中国共产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通过了一个中共中央关于制定第七个五年计划的建议,那个建议1985年的那个七五建议里面,对于1985年那个时候决定要在1986,年1987年推出整体性的改革。

那个决定里面就讲了,要为改革准备一个总供给和总需求比较协调的,比较宽松的经济环境,就是安排建设的时候,不要安排的速度那么高,建设的规模那么大,要留有余地,不要出现货币超发的状况,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现在很担心的是,就是从去年,大概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许许多多的地方都搞了大规模的投资计划。

城市建设计划,一个省动测就是几万亿的投资规模,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有没有改变,如果这种状况不改变的话,他就会造成信用膨胀,货币的超发,这样就会使得我们推出整体改革的环境变坏。

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一定要注意,要使得我们生产安排,建设的安排,投资的安排,要为推出改革留下比较大的空间,准备一个比较好的环境。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说,请问吴老,有人认为十八大的改革仍然是在威权统治下的弹性增强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回归改革,请问,吴老怎么看?

吴敬琏:因为我现在不知道我们实际上会推出什么样的改革,因为主要方向不变,到底是哪些改革项目,现在正在讨论,正在研究,所以我不认为现在先给他套个帽子,说他威权主义,什么主义的,因为他是什么还不知道,至少我无法肯定他是什么主义的。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吴老,刚才在您的演讲当中也提到了改革的过程当中会遇到来自既得利益的阻碍,中国有句话叫做摸着石头过河,结果发现在河中还能摸到鱼,这个收益比在岸上多多了,改革的阻力恰恰来自只想在河里捞鱼,而不又不想过河的人,请问,吴老,关于重启改革,如何处理这样阻力,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建议。

吴敬琏:社会总是很复杂的,大家不能够期盼所有的人想法都是一样的,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一个最好的前途,也许是更加现实的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说,您刚才在演讲当中提到,现在最重要的是十八大精神的落实,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地方版的GDP目标基本上都还是两位数,投资比重丝毫没有降低,好像与中央的精神是有违背的,您认为地方经济目标的问题应该怎么样去解决?

吴敬琏:刚才我已经说了,如果目标定的太高,增长的目标,投资的目标定的太高,对于改革的推进是不利的。政府应该要采取措施,制止这种不利于改革的倾向的发展。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关于房地产问题的,请问吴老,新的一轮改革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打破房地产的泡沫,泡沫破裂,是否会反过来阻碍改革的效果,从而影响改革者的决心。

吴敬琏:房地产改革,看不出来什么方面进行改革,就是说,我不可能判断什么样的改革会打破泡沫,房地产的改革是什么样的改革。这个限购不是改革,改革注重于体制上的改变,限购不是一种行政上的一种措施。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关于税收方面的,您刚才演讲当中提到了,营改增的改革,但是我们对于服务性企业的税收没有减少,反而是负担加重了,想请问,国家在税务体制改革当中应该所倡导的主导思想和方向是在哪里?

吴敬琏:营改增,他的基本的理念是什么呢?就是营业税是重复征税的,营业额里面有一部分是转移价值,所以你分工越细,这个转移价值的征税的次数就越多,所以这是不利于服务业发展的,所以要改掉。

改变结果,因为这个营,改了增值税以后,在服务业里面抵扣很难做到完全抵扣,所以在某些行业中改了以后,它的其实税收增加了,这怎么办呢?调税率,据我看到的材料,好像并没有出现普遍加税了情况,是有个别的行业有税收增加,增值税比营业税还高,还多,这个要做进一步的调整,但是这两件事不是同一回事,因为你只有是营业税,一定会重复征收。

有些地方这个分工不那么深,分工发展的不那么强,所以他重复的数量少,重复的次数少,这样他一改以后,有可能他增值税比原来的营业税还高,这种情况这个税率要做进一步的调整。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说,汪洋有一个说法,叫做改革就是割自己的肉,而他现在也要进入中央了,想请问吴老,怎么样重启改革才能够避免不出中南海。意思是说,现在都是在,你也讲话了改革是需要一个自上而下的机制,但是怎么能够保证中央的政策能够有效的贯彻下去,避免正面不出中南海。

吴敬琏:我没有看到汪洋同志是怎么说的,我想一般人的理解,因为改革,政府来改革,他就是革自己的命,所以他有一种形容的说法就是割自己的肉,如果是这个意义的话,看他到国外副总理,或者什么跟他在广东当书记是怎么样的事情,如果是国务院领导的话,他也是割自己的肉,怎么跟中南海。我想是这样的,就是说,因为改革这件事,是政府改革就是革自己的命,换句话说,他是有一点要牺牲一些权力和利益。

但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也是为了整体的利益,也是为了自己的长远利益,牺牲某些权力和利益,我想有觉悟的人应该可以做到的。我们不是唯物主义者,所以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绝对不会做,我想没有这回事。

提问:下一个问题,新型城镇化是新一轮改革的重点,想请问一下吴老,政府如何在未来达到控制大中城市的规模,而发展中小城镇的浮标。

吴敬琏:我想所谓新型城镇化和旧型城镇化,他的区别在哪里呢?是一个需要进行研究,弄清楚的问题,我想为什么会有旧型了城市化,他的根本原因,我们要找到他的根本原因,旧型的城镇化的特点,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好多年前,10年前,中国科学院的一些院士,就已经强调的呼吁政府要采取措施,要制止这种现在叫做旧型城镇化的做法。

他们说这要带来灾难,他们把旧型城镇化很形象的说叫什么?就是造大城运动,这种城镇化的(01:29:59视频卡),又从根本上说,城镇化为什么非常重要,为什么城镇化是工业化、现代化相伴随的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他的根本的原因在于集聚效应,在早期工业化阶段,这个集聚效应就是工商业需要集聚,所以工业化就一定伴随着城镇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