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吴敬琏先生"怎样重启改革"演讲全文

时间:2013-03-23 19:20:48  来源:  作者:

开列出清单以后,进行梳理,制定出我们一个下一阶段改革的总体方案,比如一个概念,比如我们在报上,在一个讨论会上,大家讲到90年代改革的时候用了一个概念,有些读者问这什么意思,叫做最小一揽子的改革方案,就是总体规划看起来是一个从最小一揽子的改革方案,这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改革不能单向突进,因为他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各部分之间有一个互动的关系要协调,所以不能单向突进,要配套改革,叫一揽子,但是我们现在提了问题非常的多,你不可能四面出击,在一个阶段解决所有的问题,那么,就要挑选出那些关系最紧密的那些改革项目,提出一个即是一揽子的,但是他包含的内容都是最小的,这是最小的一揽子。

这种方案一个方面我刚才已经说了,一方面要全社会的参与,现在实际上许多研究机构都在做自己的研究,向中央提出自己的原因,再有一个,中央直属统筹的机构把他编制出一个最一揽子的总体方案,然后在今年晚些时候能够在中央会议上确认,有一个大体的蓝图可以在晚些的时候全面推出。

但是这并不理想,有一些改革他是跟其他的改革没有最大的关键性的,你就可以相继随时推出,比如前几年,有些地方做了很好的改革创意,比如我在过去一些文章里提到,上海的营改增,就是服务业的营业税改成增值税,这对于服务业的发展是一个很重要的,他跟其他财税方面的改革关系不那么大。当然中央地方财政收入的划分有一点关联,但是可以用一个临时性的措施解决了,所以像上海这个方面的改革在去年开始实行以后,现在已经几乎在全国的城市都已经进行了。

另外一个就是前年从深圳开始的,到后来是广东做的,就是民间组织无主管登记,这个是一个市场经济社会里面一个经济,因为民间组织是民间的自己组织的自主性的组织。他本来不是一个二政府机构,本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主管单位的到民政部门登记,可是过去一直我们为了呼吁做这件事,在无锡有一个论坛,到今年已经是第12年了,大概我们这个论坛进行到第9年,第10年的时候,与会的政府部门的、学者的、商界的人他的观点是一致。但是初做就是从深圳开始,然后是广东,我们现在也看到,最近国务院的机构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的改革里面已经把这一点放进去了,四类民间组织不在需要主管单位,直接向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像这样的改革,他跟其他的改革没有太大的关联,所以随时都可以直接成熟。我们第二步如果做到的,就是第三步了,第一步、第二步,你每一步看起来都是不容易,但是第二步可能比第一步还难,第三步比第二步更难,因为我们做好了一个大体的规划,但是要落实这些改革措施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过去这些年所谓特殊既得利益群体,我强调特殊既得利益群体,就是说是靠权力来获取利益的这样一些人。

这样一个群体不是说个别人,而是说这个群体来说,可以理解为城乡阻碍改革的推进,因为改革会使他们丧失自己的权力和利益,所以为了要把这些改革的方案措施规划落到实处,就需要有很强的执行力,打破这些障碍和阻力。当然这个需要所有的公民积极的参与,包括我们企业家们的积极参与,这才能够把这些方案落到实处。

我最近思考的就是这一些,我用了一小时的时间,下面我想根据会议的安排,听众,还有做出评论的,或者我们进行一些讨论。

提问:现在铁老大终于变身了,铁路总公司成立,吴老,您认为对于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来讲,他最难处理了是什么问题?

吴敬琏:这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的问题就是你遗留的问题,刚才大家已经可能在报上看到过,就是因为铁路建设欠下了很大的债务,到去年9月大概是2万6千亿,估计现在债务数量大概接近3万亿。可他自己是很难,因为高铁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也很难靠他自己的营运收回投资,这个世界几乎没有这样的先例,而且这个数量巨大。

但是这个事情应该说是一个遗留下来的问题,更重要的,这个问题应该由政府来统筹的加以处理,因为这中间如果说有浪费,或者有贪污腐败,不是现在这个法人实体造成的,他很难解决,原来他是一个政企合一的结构,其实他的债务就是中国政府的债务,最后几乎当然是落在纳税人的身上,用什么方式落在纳税人的身体上面。

而是新建立的法人实际上更重要是怎么能够把这样一个经历了六十几年的这么一个政企合一的这么一个政府机构,能够脱胎换骨改造成为一个市场经济的独立运营的一个发展。根据我们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看,这中间是会碰到许许多多的困难,所以他要解决,像铁路总公司的问题,恐怕要总结我们整个国企改革的经验,我们国企改革经过30年的改革,有些企业改革不错,但是相当大量的企业没有完全到位。

进一步改革的任务很重,无非是两件事情需要解决,第一件事,就是要明确产权,第二件事情就是建立有效公司制,所以有效的公司制就是要建立起所有者和经营者之间的制衡关系,我们在中国经济这门课程里面有专门的章节讨论这个问题,情况很复杂。

但是,只要认识明确,采取的措施坚决有力,国有企业能够做到产权明晰,能够做到建立有效的公司制,这个是可行的。现在之所以不能够到,我觉得还是因为对于一些基本问题有不同的人士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我想需要我们领导的部门,不光是公司,我们的领导部门要认真总结我们国企的经验和教训,来避免其他企业出现过所有问题。

因为铁路总公司是一个巨型企业,所以改起来可能比中小企业更困难一些,这些机制问题解决了以后,还有一个长远的问题,就是过去政企合一的国企形成了一套文化,这套文化的改变,根据我的观察,比起机制的改变恐怕耗费的时间更长,但是机制体制的改革是他的基础,如果体制机制不改变,这个文化很难改。

提问:下一个问题是这样的,请问吴老改革需要符合什么样的货币政策,现在呼声很高的,人民币国际化和利率自由化会对改革有什么样的影响?

吴敬琏:根据过去的经验,改革推出所需要的货币就是保持一个比较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所谓比较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的意思,就是说,总供给和总需求比较协调的一个状况,如果货币超发,就是通货膨胀压力很大,或者是资产泡沫很大的情况之下推出改革,就是对改革造成很大的冲击,道理是这样的,因为所谓改革就是要由原来用行政力量来配制资源,改成由市场来配制资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