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国务卿克林顿在香港发表演讲

时间:2011-07-28 08:28:38  来源:  作者: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1年7月25日

2011/T51-39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发表演讲
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繁荣的原则

2011年7月25日
香港香格里拉酒店
(Shangri-La, Hong Kong)

国务卿克林顿:十分感谢你,奇普曼(Chipman)先生,谢谢诸位今天光临。 我还感谢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主席陈启宗(Ronnie Chan)先生和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总裁陈德霖(Norman Chan)先生。

今天,我十分高兴来到这里并有此机会向诸位发表讲话。这项活动是由美国、香港和澳门商会成员和亚洲协会安排的。我个人向美国商会支持上海世博会美国馆表示十分感谢。我被称为美国馆之母,在我漫长的公共生涯中,这的确是一个比较令人喜欢的称呼之一。(笑声)

很高兴再次来到香港。约30年前,我丈夫任阿肯色州(Arkansas)州长时曾率领这个小州的第一个贸易代表团前往东亚访问,当时我首次访问了香港。自那时以来,我一直十分钦佩这个城市。当时,香港作为开放商品和思想交流的象征,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今天,香港依然如此。人们从世界各地被吸引到这里来,甚至从遥远的阿肯色州,我们来自阿肯色的一位好朋友南希∙赫恩赖奇∙鲍恩(Nancy Hernreich Bowen)今天也在座就证明了这一点。

从那时以来,香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毫无疑问,香港的城市风景线就是明证。毕竟在东亚极少有固定不变的事物。但香港有一点没有变——这里深入人心的一些原则。在“一国两制”政策下,香港仍然是连接东西方的桥梁,依然是一座向四面八方开放的城市。在这里,各种构想转化为各种工商活动;公司凭自身的实力相互竞争;数百万人民切身受惠于实际的经济机会;通过激烈的经济竞争提高效益的时代特征得到充分体现。

正因为如此,男女工商业者继续涌入香港,一些美国人也因此有机会在香港安居乐业长达20年、25年乃至30年。正因为如此,我今天来这里谈谈本地区国家和美国可如何为自己、为彼此、也为全世界加强我们的经济伙伴合作关系,如何共同为一个繁荣的未来和全世界人民获得机会而努力。

但在我讨论我们需要如何共同努力之前,让我们首先回顾一下我们已经取得的进展。亚太地区的经济崛起是惊人的历史性成就,对当今世界和未来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河内,自行车和水牛已被摩托车和网吧取代。深圳等中国小渔村已变成拥有证券交易所的大城市。尽管在改善劳工待遇和扩大进入正规经济的途径等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但有关的数字令人震撼。

30年前我首次前来香港之时,本地区80%的人口依靠每天不到1.25美元的收入生活。到2005年,这个比例已下降到20%。在湄公河下游地区的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20年中提高了两倍多。仅在泰国,贫困率就从1988年的42%下降到今天的8%。有史以来,从未有如此众多的人口如此快速地获得这么显著的改善。

虽然这一进步主要归功于亚洲人民自己的辛勤劳动和聪明才智,美国也为我们在促进繁荣方面发挥的作用感到自豪。理所当然,我们帮助日本和韩国重建、在亚洲的海上航道巡逻以维护航行自由、促进了全球商品运输、并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与我们的条约盟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泰国和菲律宾、还有新西兰和新加坡等其他主要合作伙伴——一道,我们在几十年里保证了地区安全,并因此帮助创造了增长的条件。

作为一个主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一个惠及亚洲企业的创新来源、一个每年接纳35万亚洲留学生的东道国、一个开放市场的带头人、一个普世人权的倡导者、一个为亚太地区安全和稳定的捍卫者,美国继续为亚洲增长做贡献。奥巴马政府作出了全面的承诺,要为我们作为太平洋地区的大国加强参与而努力——巩固联盟和友谊、主动与新兴合作伙伴联系,加强多边机构。

这些努力都反映了我们对今天的亚洲状况持乐观看法并为之感到振奋。当然,这一地区的国家也面临着种种挑战。我们都一样。但我们看好亚洲的未来,虽然美国正面临着自身的困难,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也看好美国的未来。

美国仍然是一个充满机会的社会——一个发挥特长的地方、一个事事都有可能、人人都有希望成功的国度,在这里,一个在大学宿舍里产生的创意或在车库里发明的一个产品能够找到一个全球市场,成长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我们的工人具有世界上最高的生产力。我们的发明家持有最多的专利。今天,我们正在对我们的基本面进行再投资——基础设施、清洁能源、保健和教育。我们正在落实重要措施以巩固我们的金融体系,保护投资者,减少过度冒险行为。

当我在本地区访问时,很多人都问我美国将怎样应对我们在债务上限方面的挑战。让我向你们保证,我们理解其中的利害。我们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和你们都极为重要。目前华盛顿的政治角力很激烈。但这种争论在贯穿我们共和国历史的政治生活中一直存在。有时它会给人以乱糟糟的印象。我清楚地记得上世纪90年代政府被迫关闭;我有机会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但是,这正是一个开放和民主的社会最终达成共识制定正确的解决方案的过程。因此,我相信国会会作出正确的选择,就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并与奥巴马总统合作,采取必要步骤,改善我们长期的财政前景。在一个多世纪的增长中,美国经济一再表现出其实力、韧性以及无与伦比的适应和自我更新能力。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当我们寻求复苏和增长时,我们把经济因素作为我们外交政策的优先事务,因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地依赖密切的外交关系,而外交发展取决于密切的经济关系。因此,美国正在努力利用我们与其他国家关系的所有方面支持我们的共同增长。我最近在美国全球领导力联盟(U.S. Global Leadership Coalition)探讨过这个问题,还将在今年秋天一次有关美国的战略和经济选择的内容更广泛的讲话中再次加以阐述。但是,经济问题在我过去两周的访问中始终是首要与核心问题——希腊正在努力走上经济稳定之路,行程中另外四个国家都是正在兴起的经济增长中心,即土耳其、印度、印度尼西亚和中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