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界大牛 | 助推学术 | 致辞致谢感言 | 论文撰写与演讲 | 协同中心 | 学术期刊 | 研究群体 | 学术搜索 | 学术软硬件 | 学术会议 | 学术论坛 | 科普展览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人生 > 致辞致谢感言

秦绍德:在夏征农教育思想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

时间:2011-07-23 08:37:17  来源:  作者:

尊敬的周克玉将军,尊敬的朱训同志,
各位前辈,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复旦大学是夏征农同志曾经求学、工作过的母校。上海市社联也是夏老多年领导、工作过的地方。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怀着崇敬的心情共同缅怀夏老并研讨他的教育思想,就显得特别有意义。今天有很多老前辈、老同志参会,大家不远千里、不辞辛劳,从祖国各地赶来,让人感动,也令人钦佩。在此,我谨代表复旦大学和上海市社联,向各位表示热烈的欢迎。
“半是战士半书生,一行政治一行诗。”夏老的这句诗是他百年人生的准确概括和真实写照。
这里的“战士”,指的是夏老一生戎马。他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革命事业,历经了南昌起义、抗日战争、皖南事变等战火纷飞的考验;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经受了“文革”的磨难。一路走来,沉浮坎坷,却从未消磨革命意志和对党的忠诚。
这里的“书生”,我个人理解,夏老在他充满传奇的一生中,从未离开过他挚爱的教育和社会科学研究工作。夏老与复旦有着不解之缘。他原名夏正和,1927年在陈望道先生的帮助下,进入复旦大学中文系学习,并于次年担任复旦大学共青团支部书记。当时,他一边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一边与同学们合办《青鸟》杂志和壁报,刊登进步文章。也正是在那时,夏老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夏征农”。
1978年,夏老回到母校工作,担任复旦大学党委第一书记,后兼任上海市社联主席。当时文革刚结束,百废待兴。他以“宏图展望心潮涨,夺秒争分竞上游”的诗句激励自己,积极投身于复旦的建设和发展。他一上任,便排除干扰,为在文革中遭受迫害的教职员工进行平反昭雪。同时,为已经离校的学生“右派分子”摘帽,恢复名誉。夏老多次在党委会上提出,凡过去因受错误的思想路线影响而形成的问题和矛盾,都要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加以解决,该认错的认错,该检讨的检讨。为了让师生们能够进一步安心工作、安心学习,他设法和有关方面联系,在复旦大学附近办了一个菜场,解决了多年来教工们买菜难的问题。
夏老一直倡导民主办校。在复旦大学第十届团代会暨第十九届学代会上,夏老作了“要民主办校”的报告,提出要发扬学术民主,贯彻双百方针,提倡学生自治,努力把复旦办成教学和科研的中心。在他的支持下,已经停刊十年的《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复刊,夏老亲自担任主编。在他的鼓励下,复旦成立了许多由学生自己组织的社会科学理论研究小组,各科系都办起了学生自己主编的墙报。夏老每天清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校园内去看这些墙报。因为从这里最能测得出各学科学术研究的“行情”和学生的思想动态。正是在夏老的努力下,复旦大学又一次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
在复旦工作短短一年时间,也是夏老思想最活跃的时期。在那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中,夏老以极大的勇气提出要“解放思想,发扬民主,打破思想顾虑”。在他的支持下,《文汇报》在头版对复旦大学“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进行了报道,这成为上海报纸展开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先声。正是在夏老的带动下,上海市社联、市委党校等单位组织的几次讨论会和部分文章也纷纷见报。在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夏老又先后发表《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重视知识分子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起》等文章,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
夏老在复旦工作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期间的点点滴滴,让我们感受到了一座高耸的人格丰碑。他品德崇高、无私奉献,堪称为人典范;他学识卓越、辛勤耕耘,不愧为师楷模。夏老的事迹和精神,我个人体会有三点特别值得学习:
第一,学习他信仰坚定、实事求是的品格。夏老是一位历尽考验,信仰不变、本色不变、激情不变的革命老人。他坚持真理、反对教条,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始终保持“耳聪目明”;他铮铮铁骨,勇于担当,坚定地冲破思想的桎梏,为党和人民擦亮理论的明灯。夏老曾赋诗:“七十方知六十非,书生意气不趋时。铸成僻性终难改,月夜花荫忆子规。”夏老是这样写的,更是这样做的。他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念、对祖国的赤子之爱、对真理的不懈追求,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第二,学习他挚爱教育、矢志不渝的精神。夏老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起,他先后当过补习学校的教员、高级中学的教师,也当过专科学校的教授。到了晚年,夏老更是专注于教育,为建立教育基金会四处奔波。他曾用一首七言绝句,抒发自己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的情怀:“问余何事笑颜开,习习熏风拂面来。重道尊师兴大业,喜看桃李尽成材。”2001年,夏老98岁生日时,我带了两个刚入党的大学生和用98朵玫瑰镶成的花篮向夏老贺寿(……)我们能充分感受到夏老对复旦的热爱,对教育事业的执著追求。夏老毕生热衷教育的理想、情操,令人尊敬;他教书育人时焕发的人格魅力与亲和力,令人钦佩。
第三,学习他与时俱进、开阔包容的胸怀。在复旦工作期间,夏老以师生为本,不断革新理念,激发办学活力。他与知识分子广交朋友,推心置腹,既敢于批评,又体谅包容,把大家的思想认识统一到共同的奋斗目标上来。面对真理标准讨论中的阻力和忧虑,夏老倡议开办了党员干部读书班,并亲自作动员报告。他说:“办读书班很有必要,虽然耽误了大家一些工作和休息,但只有我们各级干部的思想解放了,认识一致了,才可能在我校建立民主团结的政治气氛,把我们学校办成第一流的重点大学。”他认为,党委抓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是为了启发学生的自觉性,提高学生的社会主义觉悟和思维能力,因此在方式、方法上,一定要采取与人为善、平等相待、循循善诱、潜移默化的办法。要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到课堂教学中去,做到文化娱乐中去,做到日常生活中去;要善于运用各种宣传载体,如黑板报、广播台、图书馆等,使思政工作无所不在,营造一种团结、民主、进步的良好校风,把学生培养成为能够担当建设社会主义重任的人才。他的这些思想不仅符合当时的实际,到今天也仍然很有现实性、针对性。
同志们!夏老终其一生,革命活动、学术研究、教育事业交相辉映。他既是一位淡泊名利的豁达智者,也是一位正直耿介的慈祥长者。他的品德、思想和理论,是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